首页

仙侠修真

妖女哪里逃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妖女哪里逃: 第八三五章 异性相吸

  ,
     李轩从太阳炉工坊返回天宫的时候,发现他的三个孩子,正在一间宽大的院子里玩骑马打仗的游戏。
     虞祐巃骑着一只小木马,带着一群勋贵子弟是一边;张道一与夏允文,带着另一群年纪稍小的孩子是另外一边。
     双方骑着傀儡木马,拿着包了棉布的软木剑相互冲杀。可后一方虽然人数更多,却明显不是对手,被对面冲得狼哭鬼嚎,四面奔逃。
     尤其虞祐巃,他穿着一身金光闪闪的战甲,像是威武的大将军,所向无敌。
     李轩来的时候,就发现罗烟正杏眼圆睁盯着场内,一只手则紧紧按着腰刀。
     “虞祐巃这小兔崽子,他怎么敢用这么大力气?他居然还追着允文打?”
     夏允文是罗烟的孩子,这妞年初怀了二胎,又诞下麟子,所以就让她的长子姓了夏,还从朝廷领受了世袭神义伯的爵位。
     李轩如今从朝廷领受的恩荫伯爵有六个,自是雨露均沾。。
     不过罗烟对朝廷的爵位不是很看重,她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将虞祐巃宰了的神情。
     李轩听了之后不禁无语,这一群孩子身上都有术师的法术护持,那软木剑又包裹棉布,砸上去只略略有些微疼,一点都不会伤到。
     李轩摇了摇头,走到了另一侧江含韵的身边。
     江含韵也在看着院子里面奔跑的孩子,眼中则含着几分异样的光泽。
     “怎么?羡慕了吧?”
     李轩一边说着,一边仔细观察着江含韵的神情:“羡慕了就一起生一窝,保准活蹦乱跳,与这三个崽一样可爱。近年天下妖魔日渐安宁,含韵你真该好好休息一阵,没必要东奔西跑的。”
     关键是他的正宫娘娘还带着一个玉麒麟,让他毫无机会。
     江含韵则是哭笑不得,扬了扬小拳头:“你才活蹦乱跳!还有,你当孩子是猪仔啊?还生一窝?”
     她的眼眸深处,却现出了几分艳羡与思量。
     江含韵特别喜欢小孩,也很想与李轩有个孩子,她的母亲也急的不行。
     可她一年当中大半时间都奔波在外,与李轩独处的时间其实很少。
     而如今这天下间虽然也有妖魔为患,可李轩的羽翼日渐丰满,金阙天宫也逐渐恢复元气,自己歇息一段时间未为不可。
     像罗烟,她虽然兼着大司命与六道司的职位,可罗烟绝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李轩的天庭里面偷懒,养着她的两个孩子,如神仙般逍遥。
     江含韵随后就收起了这些杂念,她神色一肃:“你回来的正好,这次我回来,是寻你帮忙的,我需要动用那什么戴森球。”
     “戴森球?”李轩神色一动,然后上下看了江含韵一眼,目中的神色略显复杂:“你的金身霸体,都到这地步了?这才两年多一点——”
     此时的李轩既欣慰欢喜,又含着点胆战心惊。
     这两年他仗着自己的中子金身,后宫中无人奈何得了他,所以着实做了一些没脸没皮的混账事。
     可如今江含韵的金身霸体,也走到这地步了。
     中子金身对上中子金身会是什么结果?
     李轩虽然自问自己的霸体要强上不少,可他难道还能对江含韵还手不成?他被锤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可能性很大。
     “已经差不多,那么多顶级的灵药供着养着,我再无法凝练金身,那就太废物了。”
     江含韵摇着头,眼现期冀之色:“我现在就只差最后一步了。”
     李轩则已平复住了心绪:“戴森球不行,乐氏夫妇他们还需要用此物祭炼一些器物。不过你这最后一步,由我出手也一样,含韵你随我来。”
     他一把抓着江含韵的手,然后同时化为雷霆闪耀。再现出身影的时候,已经在天宫的后侧‘神天殿’,也就是李轩名义上的寝宫。
     可其实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没一天是睡在‘神天殿’里面的。
     罗烟的云烟阁,薛云柔的小道观,还有虞红裳的太极楼,敖疏影的水龙殿,才是他真正的居所。
     所以这座气派十足的殿宇,更多被李轩当成修行武道的场地。
     江含韵直接在这殿宇中盘膝坐了下来,然后眼含惊奇的看着李轩。
     “李轩你的‘大日’法准已经完成了?”
     这个家伙居然悄无声息的就将她与她父亲给超越了。
     她父亲也就是在半年前突破到中天位境,凝练‘寒冰’法准,另一门‘雷霆’法准还在生成当中。
     “我这是取巧,借助了佛门的誓愿之法。那位弥勒佛颇为仗义,手把手教我凝聚‘帝如来’佛体,又借助誓愿之力感悟帝俊的大日法准。不过我担心誓愿太大,无法偿还,许下的誓愿不多。只有三大愿,一愿炎汉子孙,人人都可得温饱;
     二愿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三愿未来我炎汉所有十岁以上的孩童,人人都能习得文字。弥勒说我这誓愿气量太狭,算不得宏愿,可我认为刚刚好,这恰是我能做到的事情。”
     李轩一边解释着,一边按住了江含韵的脑门。
     江含韵知道佛门的誓愿之法,是发下誓愿,换取强大的力量,再借助这份力量,实现誓愿的内容。
     也就是先借再还的意思——
     就在下一瞬,她就感觉到身前的李轩,蓦然间身化烈阳,将无穷无尽的阳融之力,灌入到她的体内。
     李轩选择的第一门武道法准是‘大日’,而非‘聚变’。
     毕竟聚变只是一种单纯的物理现象,‘大日’却将聚变,裂变,阳炎,融化,燃烧,电磁,脉冲等等现象都包含在内,应用范围更加的广泛。
     不过得益于李轩对裂变与聚变的了解,他的‘大日’法准虽然只有极天层次,可就高温的极限来说,明显胜过帝俊一筹。再结合周天星斗大阵的‘大日星宫’,其法准之力,竟隐有圣天之威。
     江含韵稍稍感应了一番,就又一次眼现出惊奇之色。
     可随后她就收起了思绪,全神贯注于自己的体内。
     此时江含韵的躯体,正一点点的崩解,又一点点的再生聚合。
     由李轩出手,助她凝练中子金身的好处就在于自主可调,可以一个个部位来。不像是那九位金乌太子的尸骨,或是帝俊遗骸那般,不受控制的烧灼一切。
     所以效率更高,速度更快。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江含韵发现自己身上的六道伏魔甲与一身衣物都在汽化蒸发。
     这本身就不是什么太好的法器,遇上李轩的大日之力,只挺了大概一个时辰,就蒸发得差不多了。
     江含韵抬起头狐疑地看了李轩一眼,心想李轩对大日法准的掌控力这么弱吗?
     可她没有多想,继续专注于金身祭炼。
     就在大约两日时间之后,江含韵的娇躯上下就生出变化,通体上下的肌肤内层,都现出一层淡金颜色,随后又逐渐消散,恢复原有的娇嫩。
     此时江含韵的体内,也有一股博大恢弘的元气爆发。其血气狼烟赫然冲起百丈,赫然直接灌入云层,凝聚出了一片小小的云涡。
     李轩望着这一幕,眼中顿时就现出几分喜色。
     江含韵竟在凝练‘中子金身’之刻,同时踏入‘中天境’,并且以神境武意,凝聚了‘力’之法准。
     就不知这丫头最近对‘力’的理解,现在又到了何等程度。
     李轩这几天总想找机会与江含韵双修一下,这对他的武道修行有莫大好处。
     他正这么想着,就感觉身前一股极其强大吸力,将他与江含韵的身躯强行吸聚在一起,发出了轰然爆震。
     “怎么回事?”
     李轩先是一阵错愕不解,可随后他就明白过来:“应该是引力。”
     后世众所周知的道理,物体的质量越大,那么相互之间的吸引力也就越大。
     质量大的东西会压缩时空,形成一个深坑,周围的物质会自然而然朝着这个方向掉过去。
     而他与江含韵两人的中子金身,是将自身的血肉细胞,改造成近乎中子星的结构,其密度与质量,自然也就大到不可思议,彼此之间互相吸引,距离被扭曲拉近到接近于零。
     “引力?”江含韵原本也不明所以,可随后就颖悟于心:“我们调一调,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把引力收一收。”
     李轩依言而行,尝试着收缩身周自然散发的引力,可下一瞬,两人都被一股强大的斥力往外推开。竟使两人都撞开后方的墙壁,掀起了漫天烟尘。
     李轩很快起身,与江含韵面面相觑,然后他就心想好吧,看来还得调磁场。
     中子星的磁场旋转极快,其磁轴又与自转轴并不重合,这不但能为李轩带来强大的防御力,还可生出‘脉冲’电流,强化李轩的‘雷霆’与‘大日’神威。
     不过两人之间的磁场对冲,却又成了个大问题。
     于是当李轩开始调磁场的时候,两人‘锵’的一声又被聚在一起,脸贴着脸,身贴着身。
     江含韵就不禁苦恼的挠了挠头:“这磁场不对,再调吧。”
     可李轩已经不想再调磁场了,他不但眼神变得异样起来,手脚也开始活动。
     “这事不急,我觉得我们可以先生一堆小星星出来。”
     “什么意思?”
     江含韵随后就醒悟过来,两人如果都是中子星,那么生出来的自然是小星星了。
     何况此时的李轩,已经在她耳边吹着气,彼此间呼吸可闻。
     江含韵象征性的抵抗挣扎了一阵,可这徒劳无益。
     李轩坏极了,他不但将引力开至最大,也跟随着江含韵一起变化磁极,使得彼此一直都处于异极相吸的状态。
     “你这个色胚!无耻之尤,放开我。”
     江含韵面红耳赤,浑身发软,她开始用拳头去锤李轩的肩。可她没法完全发力,这力度也就很有限。
     同一时间,罗烟的目光从她怀中正在吸奶的婴儿身上挪开,狐疑的看向了‘神天殿’的方向。
     然后她就额角青筋凸显,头疼万分的揉着眉心。
     一年多前,李轩与敖疏影‘龙震’了将近三个月。敖疏影过了许久才在旁人的提醒下意识到情况,然后就羞愧到一整年不敢踏入玄黄天庭一步。
     而如今‘龙震’方休,‘磁震’又开始了吗?
     那两个人的磁力扰动,使得整个玄黄天庭的磁场,都为之动荡不已。
     于此同时,在天宫之外的‘太阳炉工坊’内,乐氏夫妇也抬起头,也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宫内深处。
     乐夫人随后就目光阴冷的看着丈夫:“如此荒淫无道,你确定他是芊芊的良配?”
     乐怀远则是一声轻叹:“嫁妆都已经给了,你还想怎样?何况此子倒还算君子,一直都依着芊芊心意。”
     乐夫人咬了咬唇,终还是把目光转向炉内。
     天宫里边的磁场开始震,他们这边也必须跟着调。
     幸在这‘浑天镇元鼎’已经进入到收尾阶段,影响已经不大。
     ※※※※
     李轩的面皮终究还是没厚到无视一切的程度,他只稍稍调戏了一下含韵就收手了。
     之前与敖疏影的龙震,是因二人都对那震荡茫然不知。
     李轩对自己身边的几个女人还是很尊重的,也早就意识到他们两人引发的磁力风暴会席卷天庭全域,岂能够没脸没皮的再这么做下去?
     关键是江含韵的拳头锤的他很疼,虽然砸不破他的金身,可那力量积累下来还是非同小可,差点让李轩内伤。
     所以在小半刻时间之后,他们二人就都联袂现于人前,平息了所有人的议论猜测。
     至于之前的磁暴,两人修行造成的些许动静而已,这不是很正常么?
     也就在李轩心里筹谋着,该如何找个合适的地点,将含韵骗上床榻。却见一座散着五色光芒的鼎,往他的方向飞过来。
     于此同时,乐怀远的声音遥空传至:“幸不辱命,此鼎已经炼成,共具三大法准,镇压,五行与混元。”
     李轩当即眉眼一扬,一边想这乐氏夫妇的炼器术果然值得期待;一边把目光,往太阳炉工坊方向扫望过去。
     当他发现独孤碧落果然安然无恙,就神色一松,就一手持鼎,再次回归到了‘神天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