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妙手神农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妙手神农: 第三千二百七十章 获取证据

  ,
     “老刘啊,那我可就得谢谢你能理解我工作的不容易了,那你回去尽快准备,我先帮你联系联系。”
     郝建树虚情假意的说道,说完就顺口下了逐客令。
     刘传志点头答应之后,带着余飞迅速离开了郝建树的家中。
     走出门离开了几十米远之后,刘传志就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郝建树可真不是个东西!明明是他应该为村民办的事情,却卡着村民脖子,一开口就要这么多钱,简直就仿佛吸血鬼一般,农村人赚点钱也不容易,他这一开口就想把一家人一两年的积蓄白白拿走,这种人死了之后肯定要下十八层地狱!”
     刘传志在郝建树面前他却不敢讲出来,因为他担心翻了脸之后,真的如同郝建树说的,给多少钱这货都卡着,他们不办事,到时候他们就欲哭无泪了。
     所以刘传志现在骂一骂,也就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但是这钱很明显他已经准备出了。
     “哥,我觉得这钱不能给这样的人,咱们已经送了价值接近千元的礼品了,按理说完全足够了,他这人太贪心了,不能让他这种人得逞。”
     余飞这才开口对哥哥,之前他对哥哥保持了足够的尊敬,所以哥哥和郝建树谈话的时候,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可是余飞很清楚村支书是个什么角色,他们其实就是在村里比较有威望的,用来保持聪明和政府直接联系的人,村民正常的宅基地需求申请按理说属于郝建树的工作范围,他帮大家争取就够了,这也是他领取工资应该做的事情,可是这货竟然以此作为要挟想要发财,余飞觉得这样的这样的人必须要受到惩罚才可以。
     “咱们就是普通的农民,人家大小也是个官,根本拿人家不能怎么样,要是闹翻了,咱们以后在村里就难以待下去了,人家整天找咱们麻烦,给咱们小鞋穿,你说咱以后怎么办?”
     刘传志十分无奈的说道,在村里他已经受惯了压迫。
     “回去再想想办法,这事肯定不是没办法解决。”
     余飞的钱给自己的亲人花多少都为无所谓,一二十万花出去,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但是给郝建树这样的人,余飞觉得多给一毛钱都感觉心里亏得慌。
     “那咱们回去再讨论一下,正好常老板和段支书都在,也许能给咱们出出主意。”
     听到余飞这么坚持,刘传志也没有在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余飞,毕竟现在也是成年人了,而且有了比自己还要厉害的人脉圈子,要是这钱能省下来刘传志当然很开心。
     回到家中的时候,段永谋和常佳乐还在等待,看到余飞和刘传志回来的时候,表情上明显不太开心,两人就知道这事儿办的并不顺利。
     坐下之后,余飞便将刚刚过去所经历的一切给两人讲了出来,想着两人给自己出出主意。
     “大家都是一个镇上的人,其实还经常见面,我以前竟然不知道郝建树是这样一个人。给村民办事,这是作为村支书应该做的事情,我们领取的财政工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给村民办事,其实这对于村支书来说就是帮忙向上递一个申请签字盖章而已,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段永谋十分生气的说道,他是一个十分清廉的人,从来就不收村民一分钱。
     可是听到郝建树这形式风格,段永
     谋就感觉生气的受不了。
     “今天这事儿咱们要是举报上去,这个郝建树,吃不了也得兜着走。咱们要不将他举报掉得了。”
     常佳乐开口说道,他也感觉这事真的太气人了,郝建树要是要的少一点,只要一两千块钱,其实他们也省得麻烦,给了也就给了,可是这货一开口就上万了,你简直太贪心了。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首先就是取证困难,我们又没有留下什么证据,人家收钱的时候收的肯定也是现金,会藏在妥善的位置,也不会给你打收条之类的,你凭什么去举报人家?”
     “而且我听说郝建树能当你们村的村支书,其实是因为在县城还有点关系,所以这举报不一定对人家起效果,说不定你前脚举报,后脚人家就知道是你,所谓立马就可以安排报复的手段了。”
     段永谋摇摇头,他和郝建树算是同级,而且大家经常见面,也了解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
     “要是我可以将整个交易的过程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拍摄下来呢?”
     余飞想了想之后,对段永谋问道,因为余飞他们之前就使用同样的手段,将一伙毒枭给一网打尽了,那些设备谷辉那边现在还有,只需要拿过来使用就好了,那些毒枭都发现不了,郝建树肯定也发泄不了。
     “那样还行,不过最终这件事能够办到什么程度就不好说了。”
     段永谋点点头,不过他想到郝建树背后有人,总觉得余飞这个办法也不一定会绝对起效果。
     “反正这钱不可能白白给他让这样的人,拿着我们的钱去消费,我总感觉就仿佛肉包子打了狗,这还不是一条好狗,吃完了你的肉包子可能还会继续咬你。”
     反正余飞一心不想让郝建树拿到他们的钱。
     不过宅基地也不急于这一天两天,常佳乐那边要腾出时间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余飞他们今天算是去打了个前战,既然这事儿心中有数了,那接下来去办就好了。
     将家中这些想办的事全部办完,余飞和丁桃桃才乘坐常佳乐的汽车离开,哥哥和嫂嫂,还有小云儿,将他们送到门口,一直目送着车辆彻底消失,才转身走了回去。
     刘传志在余飞走后内心很忐忑,总是担心余飞将这事万一办不好,最后他们被郝建树报复,那以后在这个村里就难以好好生活了。
     不过余飞却已经在内心里面有了一整套完整的计划,在上次他们针对李博瑞和铁钉的时候,已经将这一套技术练得十分纯熟了。
     回到合作社,常佳乐和段永谋迅速告辞离开,毕竟已经耽误了整整两天的时间,他们肯定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余飞和丁桃桃两个人站在合作社里面,顿时还有些不习惯,因为那所旧房子接下来肯定是不住了,大家已经吃完了开火饭,里面需要的家具家电等,一切全部都准备好了,现在完全可以入住新房子了。
     不过两个人早已经习惯了晚上同住在一间房之中,聊聊天看看剧,瞌睡了打一声招呼一起入睡。
     现在虽然这里没有外人,可是两个人想到他们有了各自的房间,晚上就要分开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两个人都不想回各自的房间,但是新房子既然建起来了,他们还不得不住,只好互相打了个招呼,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各
     自回了各自的房间。
     第二天,余飞一早进城去给谷辉送完菜之后,便从谷辉那里拿到了一套之前使用过,现在已经闲置下来的拍摄设备,顺便余飞也带了一万五千块的现金。
     然后余飞便带着这些钱,直接回到了村里寻找哥哥刘传志,他这个人做事效率很高,只要有空,只要还有事儿他就会立马去做,绝对不会拖延。
     回到家中的时候,哥哥和嫂嫂再也没有进山去寻找山货,之前遇到熊瞎子的事情,已经给他们内心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余飞到家之后,悄悄的给哥哥刘传志展现了自己带回来的拍摄设备,而且告诉了哥哥他们今天前去给郝建树送钱之时所要进行的流程,如何进行最好的拍摄,留下最充分的证据。
     哥哥刘传志有些忐忑,毕竟他还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他也只是在电视上看过。
     但是余飞早已经感觉轻车熟路,而且还心理素质更好一些。
     等刘传志做好了准备,他们兄弟两个便出发,再次来到了郝建树的家中。或许是郝建树的老婆知道余飞他们兄弟两个今天会来送钱,所以打开门的时候态度比昨天稍微好了一些。
     走进郝建树家中,郝建树正在客厅里面看着新闻,这货虽然官儿不大,但是派头很足,仿佛他这村支书的身份都需要关注国家大事才能够做好。
     郝建树看到他们兄弟俩进来了,知道两人是送钱来了,开心的急忙站起来招呼,态度比昨天简直好了不少,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好接受,这样的人更爱钱,所以钱决定了郝建树对你的态度。
     余飞身上带着拍摄设备,所以今天和哥哥走进来的时候是并排站在地上,这样只要余飞面对的方向就可以拍摄的清清楚楚。
     “郝支书,昨天咱们说好了,帮我们家办理宅基地需要一万五千块钱,我今天准备好了给您送过来了,您收了这钱可一定要帮我们把这事儿办好。”
     刘传志按照余飞所要求的,故意将事情再次复述了一遍,这样就可以被一起拍摄进去,只要郝建树不否认这件事,那他这罪名就给还扣定了。
     “绝对没有问题,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一定给你们快速将宅基地办理下来,让你们可以建设新房子。”
     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郝建树也没有咬文嚼字,让刘传志将话语中不妥之处改掉,而是打算直接收钱了。
     “那就麻烦郝支书了,我们房子近期就想要动工,您可一定要给我们快点将宅基地这件事办好。”
     刘传志点点头,说完话从怀里将钱拿了出来,甚至为了拍摄取证,按理说一般人送钱都会用信封或其他东西抓起来,他却拿着现金在手里,直接放在了郝建树的面前。
     余飞身上的拍摄设备清楚地拍到了,那些钱被郝建树伸手拿起来点了一遍,最后放进了他家的桌兜里。
     “放心吧,就这几天,我一定给你们家这事儿办下来,我在上面认识不少的人,就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儿,只要钱到位,你们以后要是遇到了其他什么难事,也照样可以来找我。”
     郝建树拿到了钱,还忍不住将自己吹嘘了一番,就是他在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可能要让其他的一些人受到牵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