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炼气五千年方羽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炼气五千年方羽: 第四百八十八章 神秘的赵紫南!

    赵紫南浑身颤抖,流着泪,但没有发出声音。

    这时候,电梯已到一层。

    赵济道冷哼一声,往外走去。

    走出小区大门,来到专车旁边,正要打开车门。

    这时候,赵济道突然转过头,看向赵轩身后的赵紫南,冷声道:胆小?现在我还非得练一练你的胆!这车你就别坐了!自己想办法回家!

    爷爷!赵轩脸色一变。想要说话。

    但赵济道一个眼神,就让他的话吞回到肚子里。

    赵轩回头看向赵紫南。

    此时的赵紫南,脸色苍白,俏脸上满是泪水。

    她看着赵轩,眼里满是哀求和恐惧。

    赵轩的心都揪了起来。

    他们赵家,是一个极度重男轻女的家族。

    从赵济道这一辈,到赵轩父亲这一辈都是这样。

    因此赵家的女性地位极低,丝毫没有话语权。

    因此,赵紫南从一出生起就不受重视,经常受到父亲的打骂。

    她胆怯害羞的性格。就是这样形成的。

    整个赵家,真正疼爱赵紫南的人,恐怕只有赵轩和他的母亲。

    赶紧上车!还有,不许给她钱!赵济道见赵轩还呆在原地,回头喝道。

    赵轩脸色难看。咬了咬牙,小声说道。

    紫南,待会儿你拦一辆计程车,就是那种绿色的轿车,然后跟司机说你要回中心区的赵家大宅,你跟他说等到家了再给他付钱……赵轩叮嘱道。

    哥哥,你不要走……赵紫南小声地哭泣道。

    赵轩感觉心都要碎了,但他没有办法。

    整个赵家,没有人能够忤逆赵济道。

    紫南,你不要害怕……赵轩安慰道。

    赵轩!立即上车!赵济道在身后吼道。

    赵轩浑身一个激灵。

    他知道再不走的话,赵济道真要生气了。

    赵轩摸了摸赵紫南的头,转身走向轿车。

    赵紫南僵硬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赵轩坐上轿车离开。

    直到轿车消失在视野中,她才回过神来,茫然无助地看向四方。

    她身上没有一分钱,她不知道自己身处的位置,也不知道赵家的具体地址。

    但相比起回家,赵紫南更在意的,是赵济道对她的恶劣态度。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赵紫南蹲在地上,捂着脸无声哭泣起来。

    ……

    中午,方羽准备出门去一趟菜园。

    星辰果种子的作用,他已经了解。

    他想要做一个实验。

    苏冷韵正在修炼,方羽便独自离开公寓。

    走到小区门口,方羽随意一扫,便看到一道眼熟的身影。正站在马路的旁边。

    正是上午见过的赵紫南。

    此时的赵紫南满脸泪痕,站在马路边,右手抬了抬,又放下去,不知道在干什么。

    她怎么还在这里?

    方羽想了想,走上前去。

    喂。方羽在赵紫南的身后喊了一声。

    赵紫南身躯猛地一颤,反应有点大。

    她惶恐地转过头,看到方羽,愣住了。

    方大师……

    你怎么又来到这边了?方羽问道。

    我……赵紫南开口,声音相当嘶哑,我没有回去。

    没回去?你的意思是,你从上午十点就待在这里,待到现在?方羽惊讶地问道。

    嗯。赵紫南点头,苍白的脸上满是疲惫。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徘徊了多长的时间,但肯定很长,因为她的脚很疼。

    你为什么没跟着你哥回家?方羽问道。

    我……我惹爷爷生气了。赵紫南小声答道。

    你爷爷……噢,我大概明白了。方羽微微眯眼。

    见赵紫南口唇发白,方羽便知道她有些缺水。

    你要不要喝点水?方羽问道。

    赵紫南不敢开口,她知道今天上午方羽和她爷爷相处的不愉快。

    跟我来吧。

    方羽说着,往前面走去。

    赵紫南愣了一下,而后快步跟上。

    前方不远处就有一个便利店。

    方羽走进便利店,买了一瓶矿泉水,递给赵紫南。

    谢谢。赵紫南接过矿泉水,拧开瓶盖,喝下一大口。

    喝完之后。她忍不住脚传来的疼痛,蹲下身去,揉了揉脚踝。

    我帮你缓解一下疼痛吧。方羽说着,伸出手指,点在赵紫南的额头上。

    指尖上白芒泛起。

    在真气进入赵紫南体内的一瞬间,方羽脸色就变了。

    只要是人类,或者说要一切生灵,无论修炼与否,体内的经脉都是交错复杂的管状存在,就如同另一个血管一般。

    只不过,血管运输的是血液,而经脉运输的是真气。

    可赵紫南的体内……并没有经脉!

    根本看不到经脉的存在!

    可奇怪的是,在没有看到经脉的情况下,方羽灌入赵紫南体内的真气,却被吸收进去了。

    这怎么可能?

    没有经脉作为真气运输的管道,真气是怎么进入赵紫南体内的?

    就在方羽疑惑不已的时候,他的脸色再次一变!

    赵紫南的体内猛然出现一股强大至极的吸力,疯狂吸收他的真气!

    这股吸力的强横程度,让方羽体内的真气完全失控,源源流出!

    它吸收的速度和数量都非常庞大!

    换作一般修士。这一下就已经爆体而亡了!

    但方羽不一样,他体内的真气如同澎湃的海洋一般,源源不绝。

    因此,这种程度的吸收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方羽没有将手指强行移开,仍然按在赵紫南的额头上。

    他想要观察。那股吸力的来源,以及被吸收的真气的去向。

    此时的赵紫南,双眸紧闭,浑身上下竟呈现出虚无的半透明状态。

    方羽释放神识,笼罩赵紫南全身。

    而后,他便能清晰地看到,他的真气被吸入到赵紫南的体内之后……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赵紫南的体内没有经脉,也没有丹田,空空如也。

    而大量吸收的真气,在进入她的体内之后。就莫名消失不见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方羽想了想,闭上眼,再睁开眼,眼中泛起红芒,白色的符文在瞳孔之中转动。

    这双眼睛,本应能够看穿虚空之中存在的一切事物。

    可在看向赵紫南的时候,它却突然失灵了!

    没有任何变化!

    赵紫南还是赵紫南,看不到她身上的任何法则之力,视线甚至无法穿透她的身体。

    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赵紫南保护起来一般。

    这一下,方羽彻底呆住了。

    他活了将近五千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无法解释的情况。

    难道中幻术了?

    不可能,不说其他,光是他现在这双眼睛,就不可能被区区幻术所蒙蔽。

    方羽愣了几秒钟,突然意识到体内的真气还在大量流失,立即想要将手指移开。

    但那股吸力同时也把方羽的手指按在了赵紫南的额头上,轻易无法动弹。

    岂有此理。

    方羽有点不高兴,猛地一用力,强行将手指移开。

    啪!

    一声轻响,赵紫南倒在地上。

    原本半透明的她,正在慢慢恢复实体。

    十几秒后,她的身躯完全恢复。

    赵紫南睫毛颤了颤,而后双眸睁开。

    一睁开眼,她就看到方羽近在咫尺的脸。

    此时的方羽,就像看着什么奇珍异宝一般,正在用最细致的目光,观察着赵紫南。

    方,方大师……赵紫南第一次被异形如此近距离地盯着。脸蛋犹如火烧云一般迅速红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呢?连那双眼睛都没法看透?方羽满心都是疑问。

    方大师……赵紫南有点受不了方羽的眼神,颤声开口道。

    方羽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赵紫南醒来。

    你现在感觉如何?方羽问道。

    啊?赵紫南愣了一下,不明白方羽的意思。

    你感觉身体怎么样?还累不累?或者有没有那种充满能量的感觉?方羽急声问道。

    赵紫南站起身来,动了动双脚。说道:我的脚好像不疼了。

    除此之外呢?方羽问道。

    赵紫南看向方羽,呆呆地摇了摇头,说道:其他……好像没什么了。

    怎么会呢?方羽挠了挠头。

    赵紫南刚才吸收的真气若是用来攻击,威力不会小于一个小型核弹,能够把方圆十公里内的一切炸成飞灰。

    可吸收了这么多真气。仅仅只是脚不痛了?

    这么大量的真气,到底去哪了?

    凭空消失了?

    方羽看着眼前的赵紫南,往后退了两步,眼里只有震撼。

    过去五千年里,方羽最大的疑惑是为何无法突破炼气期。

    而现在。赵紫南成为了第二个大疑惑。

    强横无比的吸力,凭空消失的大量真气,还有连那双眼睛都无法看穿的身体……

    方羽相信也许有某种术法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但他确定眼前的赵紫南,是一个从未修炼过的凡人!

    她体内没有一丝的灵气波动!所以她不可能掌握术法!

    很显然,眼前这个害羞又胆怯的女孩,体内存在某种了不得的东西。又或者说……她本身就是极其了不得的存在。

    见方羽一脸惊讶,赵紫南满头雾水。

    从方羽将手指按在她额头开始,她就感到一阵困意,然后睡着了。

    再醒来,就看到方羽一脸的震惊,还问了几个奇怪的问题。

    除这些以外,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现在不累了是吧?那就跟着我走。方羽说道。

    说完,方羽便往前走去。

    走路有益于思考,这是方羽很多年前得出来的结论。

    赵紫南听话地跟在方羽身后。

    怎么会这样呢?到底……一路上,方羽都在喃喃自语。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后,他突然停住脚步。

    要验证这一点,怎么也得试一试了。

    方羽转过身,面向赵紫南。

    方……

    赵紫南开口,正想说点什么。

    这时候,方羽却是对着她的胸口,一掌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