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鱼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鱼禾: 第0084章 你利用我?!

    看着鱼丰一脸忧愁,鱼禾一时半会儿不知道如何开口安慰。

    六盘水义军攻破六盘水兵营,确实已经构成了谋逆大罪,任凭鱼禾巧舌如簧,也说不过去。

    “哎……”

    鱼丰叹了一口气,脸上的忧愁更浓。

    鱼禾觉得鱼丰一直忧愁下去,迟早会生出心病,所以思量了一番,强辩道:“今朝的律法虽然严苛,但是今朝的官员并不喜欢遵守。

    攻打六盘水兵营的事情虽然是你我父子主导,但是其中牵连到的人,并非只有你我。

    新帝如果要株连,必然有一大批人会遭殃。

    一些官员为了牟利,肯定会提早放出风声。

    族中的长辈也算是见过世面、有点手段的人。

    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让族人免遭劫难。”

    鱼丰听到鱼禾这话,想了想新朝那帮子官员要钱不要命的做派,感叹道:“但愿如此……”

    鱼禾见鱼丰被自己说动,又趁热打铁道:“我相信阿娘他们不会有事的。”

    鱼丰深吸了一口气,唏嘘的道:“希望处理此事的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我鱼氏在咸阳虽然算不上什么豪门大族,但也薄有一些家资,应该能满足一些人的胃口,从他们手里讨一条性命。”

    鱼禾重重的点头,给了鱼丰不少信心。

    父子二人还想聊几句家常,就看到任方的儿子任舒,带着老仆,推着一车的酒坛子,出现在了草谷场。

    任舒是鱼禾的助教,给鱼禾关系最熟,所以他到了草谷场以后,直奔鱼禾。

    “鱼主记,我阿耶让我给您送一些家酿的酒过来。”

    任舒吩咐老仆将车推到了鱼禾面前,亲自打开了酒坛子让鱼禾验看。

    鱼禾大致扫了一眼酒坛子的数量,约有九坛子,他一边吩咐人卸酒,一边笑着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县宰如此大方。”

    任舒以为鱼禾在变相的说任方小气,赶忙解释道:“我阿耶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我阿耶已经有大半载没拿过俸禄了。我们现在的吃穿用度,都是以前积攒的。”

    鱼禾愣了一下,他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居然能从任舒口中钓出如此劲爆的消息。

    任方已经有大半载没拿过俸禄了?

    仔细算算,平夷被句町人占据的时间,应该就是大半载之前。

    没想到任方居然如此有骨气,居然效仿先贤,不食敌粟。

    鱼禾心里夸赞着任方有骨气,嘴上却问道:“你阿耶掌管一县,县里的税赋全都由他征调,他若是需要什么,完全可以从府库里面调取,没必要过的如此清贫。”

    任舒觉得鱼禾说的在理,他苦着脸小声的吐槽道:“我也这么劝过我阿耶,可我阿耶说了,不是朝廷发给他的俸米,他一粒也不动。”

    鱼禾准备批判任方迂腐,没等到他开口,鱼丰哼了一声,抢先开口道:“身为晚辈,岂能在背后议论长辈是非?

    县宰是一位难得的好官,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用意。

    若是天底下的官员都能像是县宰一样,那大新朝也不会这么乱。”

    任舒在鱼丰批判下,羞愧的低下头。

    鱼禾一脸顺从,“阿耶教训的是……”

    鱼丰起身,甩了甩袖子,摆出了一副长者的姿态,一脸傲然的离开了。

    鱼禾见任舒还在哪儿低着头自我反思,就拽了拽他的袖子,“行了,我阿耶的话你也别放在心上。县宰是不是个好官,跟你没太大关系。你应该在意的是,他是不是一个好阿耶……”

    “可……背后议论长辈,确实不对。”

    任舒小声的辩解着。

    鱼禾板起脸,“长辈做错事,我们也不能说吗?长辈要将我们带到绝路上去,我们也得眼睁睁的看着?孝顺是好事,但不能愚孝。”

    任舒觉得鱼禾说的在理,他眉头一皱,心里纠结了起来。

    鱼禾丢下了独自纠结的任舒,抱了一坛子酒,找了一个能看到曹、张、墙三家府邸的地方独饮了起来。

    任舒送酒,是一个信号。

    是任方告诉鱼禾,他已经对县里大户们动手的信号。

    依照任方的心思,他准备对县里的几个有劣迹的大户动手,他们有劣迹,该遭难。他们族中青壮少,抵抗力度也小,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伤亡。

    但鱼禾已经提前吩咐过农老寨主了,农老寨主也私底下吩咐过那些夜郎汉子了。

    所以一切注定不会依照任方的心思发展。

    任方带着夜郎汉子出了衙门之后,为了方便行事,选择了兵分四路。

    任方亲自带着一路,杀向了县城里一个姓巴的大户。

    夜郎汉子当中的几个小头目,带着人,去找其他几户。

    为了让夜郎汉子听从他的命令,他还特地将农老寨主带在身边,借着农老寨主的嘴,发号施令。

    只是那些夜郎汉子脱离了他的目光以后,立马奔向了曹、张、墙三家。

    早就守在三家府邸前等候的六盘水义军跟他们碰头以后,果断接手了指挥权。

    六盘水义军率领着夜郎汉子,快速的突破了曹、张、墙三家的门户,根本没给他们一点儿反应的机会。

    进门以后就是一通乱杀。

    三家家主还没有召集齐族里的青壮,他们就已经杀到了三家后堂。

    三家家主原以为前有上万难民围城,后有句町人将至,鱼禾会投鼠忌器,不敢有任何动作。

    却没料到鱼禾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选择对他们三家动手。

    而且一动手就是雷霆扫穴。

    火光从三家府邸所在的位置升起。

    正带着人准备攻破巴宅门户的任方,看到了三处升起火光的地方,先是一愣,随后就怒了。

    他意识到自己被鱼禾利用了,被鱼禾当枪使了。

    他果断放弃了攻破巴宅,臭骂了农老寨主一顿后,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赶到了草谷场。

    抵达草谷场以后,看到了鱼禾坐在一堆干草上,悠然的品着自己送的酒,任方心中的怒火更胜。

    “姓鱼的!你耍我?!”

    任方逼到了鱼禾身前,愤怒的咆哮了一声。

    鱼禾放下了手里的酒坛子,笑呵呵的道:“县宰深夜前来,是打算跟我们一起庆功?”

    任方咬牙切齿的道:“你在跟我装傻?你利用我……”

    任方话说了一半,就被鱼禾粗暴的打断。

    鱼禾幽幽的道:“县宰,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讲。”

    说完这话,鱼禾还示意任方看一看背后。

    任方猛然回头,就看到了草谷场上载歌载舞的场面早以停下了,数百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

    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他找鱼禾兴师问罪,绝对是一个错误。

    平夷,如今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

    它是一个讲拳头的地方。

    谁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毫无疑问,鱼禾父子是平夷县内拳头最大的。

    任方强压下心头的怒火,脸上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神情,憋屈的道:“我喝多了……”

    鱼禾哈哈一笑,对着草谷场内的其他人大叫道:“县宰喝多了,还不忘过来为兄弟们庆功,兄弟们可别辜负了县宰一片苦心。

    接着唱曲,接着舞。”

    六盘水义军们高呼了一声,又载歌载舞了起来。

    任方带来的那些夜郎汉子,也热情的加入到了其中。

    任方看着场面重新恢复到了热闹的景象,用吃人的目光盯着鱼禾,咬牙切齿的道:“你利用我!”

    鱼禾生拉硬拽的将任方按在了自己坐的干草上,笑着道:“县宰这话从何说起,我何时利用了你?”

    任方恶狠狠的道:“你故意让我带人去找那些大户的麻烦,实则是想借着我的手,除掉曹、张、墙三家。”

    鱼禾感叹道:“找那些大户麻烦的主意确实是我出的,但做决定的却是县宰。带人去找那些大户的也是县宰。我只是出了一些人和兵甲,其他的什么也没做。”

    任方愤怒的道:“你分明就是故意用话引我上钩,然后让我成为你手里的刀,帮你去杀人,最后还要帮你背一身恶名声。”

    鱼禾好笑的道:“我真的要杀人的话,何必用你做刀?”

    鱼禾指着草谷场上正在载歌载舞的六盘水义军和夜郎人,道:“我只需要一声令下,他们都会扑出去帮我杀人。”

    顿了一下,鱼禾一脸认真的道:“任何人!”

    任方心头一跳,他意识到,这个哑巴亏他必须吃下了。

    因为鱼禾拳头够大,他无力反抗。

    “你明明答应我,不会擅伤人性命的……”

    任方无力的挣扎。

    鱼禾听到任方这话,放弃了跟任方打太极,他开诚布公的道:“曹、张、墙三家必须死。他们不死,我们就得死。”

    任方质问道:“就是因为他们会找句町人对付你?”

    鱼禾认真的点头道:“就是因为他们会找句町人对付我。四千句町人,足以将我们杀的丢盔弃甲。”

    任方沉声道:“句町人未必听他们的。”

    鱼禾好笑的道:“句町人也未必会听我们的。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手上。句町人一旦听信了他们的谗言,动手除掉我们。

    你任方也没办法独活。

    我们在明面上是你的人,我们有问题,你也有问题。

    你或许能凭借着跟句町人交谈过一番的交情,讨一条性命。

    但是曹、张、墙三家却会因此坐大。

    他们三家在平夷的所作所为,你应该清楚。

    他们一旦在坐大,平夷的百姓就别想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