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 第400章 沐奕:本公子不着急


    
    沉镜温声道:“好是好,可就怕姜妃多想。”
   太后一琢磨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算了,哀家也不能将手伸到姜妃的宫里去,你就多劳累劳累,多关照关照。”
   在慈宁宫动了胎气,传出去总不好。
   不过,也不能传出去。
   若是慈宁宫有点什么事情就能闹得后宫皆知,她这个太后也不用做了。
   “是,娘娘也不要再想此事了,奴婢瞧着青叶的模样,应该是有了计量的,先看看姜妃能不能稳住吧。”
   太后点点头。
   确实,她自己若是稳不住,那谁能帮得了她?
   “还是查查看,到底是如何动得胎气。”太后很在意这个。
   只要问题不是出在慈宁宫里的人身上,那就好办,若真的是慈宁宫有了别样心思的人,那她可不会手软!
   沉镜低声应了。
   等太后用完膳,沉镜伺候着太后漱口,然后搀扶着她再去暖阁看姜妃。
   姜妃刚喝过药,屋里有一股淡淡的药味儿。
   萤水将窗户打开正在散药味。
   “太后娘娘。”一转身瞧见了太后的身影,萤水吓得身体又是一抖,当即跪在了地上。
   这副模样看得太后眉头紧蹙。
   “哀家难道长得吓人?”
   “不,不是的,”萤水也知晓自己的反应太大了,但她是真的怕。
   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是怕自己偷听之事被发现,还是怕姜妃是因为知晓了锦妃怀了双胎,才会气怒攻心动了胎气被知晓。
   “起来吧,你家娘娘如何了?”
   萤水轻咬着唇瓣从地上站起来。
   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冷静:“娘娘刚刚服用了药,此刻好了一些,青叶姑娘正在帮娘娘施针。”
   太后微微点头,朝里走:“哀家去看看她。”
   萤水忙跟上。
   屏风后面的榻上,姜妃闭着眼睛正斜靠在上面。
   听见动静,她缓缓睁开眼睛,见是太后,也只是红着眼睛哑声请安,并没有动弹。
   她的手臂上还扎着针呢。
   太后摆摆手让她免礼:“你怎么没有用膳?可是这些膳食不合胃口?”
   “也是哀家的不是,没有询问你的口味喜好,这些素斋也确实没滋没味的,你想吃什么与哀家说,哀家命膳房做。”
   姜妃哑声解释:“太后娘娘恕罪,不是臣妾不爱吃,是臣妾吃不下。”
   “臣妾用了些药膳后好了不少,刚刚喝了药,如今也不饿了。”
   “倒是让太后娘娘误会挂念,是臣妾的不是,太后娘娘切莫生气。”
   “姜妃说的哪里话?哀家生什么气?”
   太后坐在沉镜搬过来的椅子上,与姜妃说话:“哀家也是自责的,让你留在这里是想让你舒心,谁知竟让你动了胎气。”
   “都是哀家的不是,唉,你若有什么委屈,可一定要说出来。”
   “怀孕期间女子最为娇气了,若是受气憋闷心中,不止会伤了自己,还会伤及腹中孩子。”
   “你是个聪慧的好孩子,可千万不能糊涂啊。”
   姜妃眼眸微震。
   是啊,她到底在气闷什么?
   锦妃怀了双胎,那最不该着急气怒的人,就是她了。
   她腹中怀着龙嗣,若因为她的一时想不开伤及了腹中皇子,那才是罪孽深重!
   到时,她会如何?姜家与肃亲王府可不会理会,他们只会觉得她无用。
   而皇上给予了她那般殊荣,她也会令皇上失望。
   后宫中的女人们,却会一个比一个高兴。
   她们可是盼着她能出事,盼着她无法安然生下小皇子的!
   太后注意到姜妃的眼神变化,总算是放了心。
   不管是因为什么,只要姜妃此刻能想开,就是好的。
   太后离开后,等青叶再帮姜妃诊脉的时候,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之前为了怕姜妃提不起来精神,她没敢将实话说给姜妃听,没想到太后旁敲侧击的一番话,但是解开了姜妃的郁结之情。
   青叶叮嘱道:“娘娘若是困了可小憩片刻,等您药效发挥后,您就会舒服很多。”
   姜妃点点头。
   她确实也困了,她本以为自己换个地方睡不着,没想到才闭上眼睛片刻,就睡了过去。
   青叶是彻底松了口气。
   还好,她真的怕姜妃今夜就传出不好的消息。
   如今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青叶一直到傍晚才回了瑶华宫。
   她回去后,简单洗漱一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直接去内室找黎妤儿回禀。
   “娘娘,恐怕姜妃已经知晓娘娘怀了双胎之事了。”
   青叶将自己的怀疑和推论说了出来。
   “奴婢并没有见到萤水,萤水去找奴婢的时候,景院判也在呢。”
   黎妤儿若有所思:“不用管,她若是想开了就好,若是想不开还继续因为此事生气,倒是伤的就是她自己了。”
   又不是真的皇上的孩子,谁在乎呢?
   肃亲王府还盼着她生下儿子好继续接下来的计划,若姜妃生不出来,恐怕第一个不放过她的人,就是肃亲王了。
   “不过,太后娘娘的一番话倒是点醒了姜妃娘娘。”
   青叶回忆着在辰茉宫姜妃的反常,不禁开始担心:“奴婢很怕,姜妃娘娘会将此事也散出去。”
   “散出去就散出去。”
   黎妤儿不甚在意:“本宫怀双胎之事早晚她们都会知道。”
   帮她宣传宣传也是好事,证明她能耐大,说怀就怀,还一怀就怀俩。
   “娘娘还是多加小心些为妙。”
   青叶没忍住,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沐公子那边,真的不通知一声么?”
   “啊?”黎妤儿愣了愣。
   她眨眨眼睛忽然笑起来:“倒是本宫的疏忽,之前只想着瞒着瞒着,等三个月后再说,也就全瞒着了。”
   “不过,也不用说了,恐怕义兄如今已经知道了。”
   青叶先是不解,很快就明白了黎妤儿的意思。
   沐奕此刻确实知道了。
   他本来正在武林中参加一场盛宴,接到京中有些不利于锦妃的流言消息时,当即离席。
   “公子切莫着急,有黎将军在,小姐不会有事。”
   男子低头规劝道。
   沐奕笑得风轻云淡,反问:“本公子何时着急了?”
   男子瞥了眼躺在地上正在抽搐的良驹:……
   嗯,您没着急。
  
穿成偏执皇帝的白月光  https://www.zjsw.org/book/93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