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剑道第一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道第一仙: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老魏的线索

  ,
     夕阳残照,衰草离披。
     乌鸦振翅而去,却有人破空而来。
     这是一个骨瘦嶙峋,头发稀疏的老者。
     他身着一袭猩红长袍,脸上有着一道从额头斜着划过鼻梁的伤疤,似蜈蚣趴在那,让其面容也显得格外狰狞。
     “观主,你可还记得老夫?”
     老者甫一抵达,便声音沙哑开口,一对眸冰冷地盯着远处苏奕的背影。
     苏奕转过身,凝视这老者片刻,皱眉道:“你是谁?”
     “想不起来了?”
     红袍老者自嘲道,“也对,贵人多忘事,更何况当初在天海关一战中,我连观主的一剑也不曾挡住。”
     苏奕哦~了一声。
     红袍老者忍不住道:“想起来了?”
     他眉梢间浮现刻骨的恨意。
     苏奕摇头道:“没有。”
     红袍老者:“……”
     旋即,他羞愤似的指着自己脸庞上的疤痕,愤然道,“这道剑痕,便是拜你所赐!你……竟然忘了?”
     一个人,一心复仇。
     可仇敌却根本不记得他是谁,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打击人的?
     苏奕努力思忖片刻,道:“我只记得,当初的天海关一战,我杀了三十九个自命不凡的老家伙,以及上百个小鱼小虾般的角色,莫非……你是其中之一?”
     “小鱼小虾……”
     红袍老者额头青筋爆绽,脸色都阴沉下来。
     “老家伙,你该不会是来自取其辱的吧?”
     魏山忍不住笑起来。
     红袍老者猛地深呼吸一口气,冷静下来,道:“小鱼小虾也好,忘记老夫是谁也罢,我此来只为一件事。”
     苏奕道:“说来听听。”
     这一刻,红袍老者却忽地笑起来,道:“观主可想知道瘸子老魏的下落?”
     此话一出,魏山顿时如遭雷击,难以置信道:“我义父他……没死!?”
     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
     苏奕也不由挑了挑眉,万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个消息。
     他稳了稳心神,道:“先告诉我,老魏是否还活着?”
     红袍老者禁不住仰天大笑起来,老神在在道:“想知道?可以,我听闻观主一生行事,向来不曾跟任何人低头,可我不信,现在只要你低头求我,我立刻告诉你。”
     苏奕眸子深处冷芒一闪,正欲说什么。
     红袍老者已提醒道:“你若敢动手,我保证,你什么也得不到!”
     魏山震怒,道:“老东西,你当真不怕死吗?”
     红袍老者冷笑道:“老夫若怕死,为何会主动前来?”
     说着,他目光看向观主,道:“观主,该你做决断了!”
     “就凭你信口开河,就想让我低头?”
     苏奕忽地迈步,朝红袍老者行去。
     一股无形的威势,随之从苏奕身上弥漫而开,在这暮色中笼罩四野,一时间,落叶簌簌,山河皆颤。
     红袍老者脸色微变,道:“我既然敢来,怎可能会是玩闹的?站住!你若再靠近,这辈子休想得知瘸子老魏的生死!”
     他双手各握一道秘符,严阵以待。
     苏奕没有止步,自顾自前行,道:“你既然知道我从不曾低头,就应该也听说过,我向来不忌惮任何威胁,若你
     配合,就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此来的目的,若不配合……”
     刚说到这,红袍老者似承受不住那等恐怖的威压般,叫道:“我说!”
     苏奕这才止步,拿出酒壶,畅饮了一口,讽刺道:“胆魄也不过如此。”
     红袍老者脸色难看,阴晴不定。
     可最终,他不敢再造次,咬牙说道:“我此次是奉命前来,请你观主前往一个地方,到了那里自然就知道瘸子老魏的下落。”
     苏奕道:“奉谁人之命?”
     红袍老者摇头道:“我说了,我只是一个跑腿的角色,等你去了,自然知道。”
     苏奕眉头微挑,道:“我再问你,老魏是否还活着?”
     红袍老者这一次却改口了,道:“我……我也不清楚。”
     “艹!你这是耍我们?”
     魏山破口大骂。
     红袍老者冷冷道:“既然我们拿瘸子老魏的下落来请观主,那自然意味着,此人还没死,他若死了,焉可能还有利用价值?”
     苏奕直接道:“去哪里?”
     红袍老者道:“跟我来便是。”
     说着,他转身朝远处掠去。
     可下一刻,他脖颈蓦地被一只大手攥住,躯体顿时发僵,惊怒道:“观主,你这是何意?”
     出手的人,自然是苏奕。
     他淡然道:“我不喜欢处处受制于人,既然你们能找到我,必然是有所图谋,既如此,就乖乖地主动来见我。”
     说着,他松开红袍老者的脖子,拍了拍他肩膀,道:“回去告诉派你来的人,我就在此地等着,过了今夜,恕我不奉陪,去吧。”
     红袍老者惊魂甫定,道:“你……就不怕撕破脸,彻底得不到那瘸子老魏的消息?”
     苏奕淡淡道:“正如你所言,死人是没有利用价值的,若老魏在你们手中,在没能达成你们的目的前,他就不会死。”
     红袍老者沉默片刻,便一语不发,转身而去。
     这一次,苏奕没有阻止。
     直至目送红袍老者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苏奕才收回目光。
     “少爷,我们不追踪?”
     魏山忍不住问。
     “追踪的话,和跟着对方一起前往有什么区别?”
     苏奕道,“我们才刚返回故土,便有敌人冒出来,并且还拿老魏来充当胁迫,这次的对手……明显非同寻常。”
     说到这,他似松了口气般,喃喃道,“不过,于我而言,这也算是个好消息,起码证明,老魏应该没有死,这就足够了。”
     魏山怔了怔,心中也翻腾不已。
     的确,若义父在当初的惨祸中死掉,那才是让人最无法接受的。
     “少爷,那我们就等在此地?”
     魏山道。
     苏奕微微颔首,随手取出藤椅坐了进去,道:“静等风来便可。”
     他拿出一壶酒,自顾自畅饮起来。
     夕阳如火的光影,将他整个人沐浴其中,显得平静且从容。
     目睹这一幕,魏山也彻底冷静下来,默默立在了一侧。
     “其实,我已经想起刚才那家伙是谁。”
     忽地,苏奕开口道,“当年的天海关一战,六极魔君率领一众洞宇境界王布设杀局,试图将我灭杀,刚才那老家伙,就是六极魔君身边的一个属下。”
     “当初我着急赶路,在那一战中,我杀出重围之后便匆匆而去,并未赶尽杀绝。”
     “这老家伙就是当初的一个余孽。”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这次为何是他找上门来了,六极魔君和他背后的‘天血魔门’不是早已覆灭了么?”
     苏奕说到这,眉头不由皱起。
     六极魔君,很久以前的一位巨头级存在,在天海关一战中惨死于观主剑下。
     此战在当初,曾轰动天下,惊动十方。
     也是在那一战之后,六极魔君所在的顶级魔道势力“天血魔门”群龙无首,树倒猢狲散,就此土崩瓦解。
     “我也很奇怪,过往那些年,我一直在星空各界行走,从不曾听说,天血魔门死灰复燃的事情。”
     魏山道,“早知道,刚才就该把那家伙留下来了。”
     苏奕笑了笑,道:“他既然是一个跑腿的角色,那么为防止消息泄露,他注定不可能了解到太多内幕,我敢肯定,哪怕对他进行搜魂,注定也什么也得不到。”
     魏山略一思忖,深以为然。
     天色渐渐深沉,暮色褪去,夜幕来临。
     远处的万柳城灯火通明,照亮夜空,隐隐约约地,还能听到若有若无的喧嚣热闹声传来。
     也衬得苏奕他们所在的这片荒野愈发萧瑟冷清。
     时间在点滴流逝。
     直至凌晨时,一片乌云忽地悄然笼罩在天穹之上,遮蔽星辰。
     一股压抑人心的氛围,开始在这片区域弥漫。
     魏山肌肤微冷,霍然抬头望去。
     黑夜中,雾霭弥漫,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地挪移虚空,朝这边走来。
     这是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黑袍男子,身影瘦削高大,并没有遮掩身上的气息。
     他迈步之下,缩地成寸,眨眼便来到此地。
     魏山眉梢浮现凝色,严阵以待。
     苏奕则躺在藤椅中,眼眸闭合,似是睡着了。
     “这是那个老瘸子身上的一块玉佩。”
     青铜面具男子在百丈外伫足,甩手扔出一块玉佩。
     魏山悄然运转秘法,将玉佩接在手中,发现并没有威胁后,这才仔细打量起来。
     片刻后,他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少爷,的确是我义父常年携带在身上的‘养心玉佩’。”
     苏奕悄然睁开眼睛,看向远处的青铜面具男子,道:“说出你们的条件。”
     青铜面具男子明显也不是废话之辈,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这样的说辞,和之前那红袍老者如出一辙。
     但旋即,青铜面具男子又补充道:“你若不去,那老瘸子必死无疑。”
     话语平静,却流露出不容置疑的味道。
     魏山心中一颤,目光下意识看向苏奕。
     就见苏奕从藤椅中起身,神色平静得毫无一丝波澜,道:“看来,你也不是主使者,回去告诉你身后的人,想谈条件,就带着老魏来见我,老魏若死,我必一一跟你们清算。”
     “小魏子,我们走。”
     说罢,他收起藤椅,转身而去。
     青铜面具男子明显愣住。
     这家伙……真的就无法被威胁!?
     ——
     ps:争取晚上再来2更,时间会有些晚,但会尽全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