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催妆: 第八十章 危机(二更)

  ,
     萧枕被孙巧颜骂了,但心里反而好受了些,他咬着牙,带着人转身。
     孙相没动,冷月瞅见了,一把拎了孙相的衣领子,将之带走。
     孙相:“……”
     他不走,不想走啊,他女儿还在与人厮杀呢。虽然他这些年见不着她时骂,见着时也骂她,但毫无疑问他十几个女儿里,他给予的关注和关心最多的便是这个女儿。他这颗老父亲的心,怎么能舍下女儿走?
     冷月硬声说:“您留下才是四小姐的负担。”
     孙相:“……”
     好吧,他是一个无用的老父亲。
     冷月带走了一部分暗卫,大部分留给了孙巧颜,所以,城外的士兵虽然一窝蜂地往里面冲,但是耐不住城门口堵着的都是以孙巧颜为首的武功高手。所以,一时间竟没让外面的兵马涌进来多少。
     领兵的中年男子没想到区区京城,里面没有几个兵马,却有高手之多,都开了城门了,也一时间拿不下,让他的士兵损失良多,他对周边护着他的护卫们大喝,“你们都上去,杀了那女人。”
     护卫们听令,一窝蜂地涌向孙巧颜。
     孙巧颜早先翻出城墙用弓箭金针以及佩剑重伤了萧瑾,回到城墙上时,手里的金针已不剩多少,后来又出手杀了被护卫护着的柳望,如今手里已没金针了,而佩剑也没了,如今手里用的剑还是从一个护卫身上拿的,很是不顺手,尤其是杀了一批人后,剑还卷刃了,从死人身上换了一把又换的剑,都不好用。
     所以,哪怕她武功再高,没了最拿手的金针,被群起而攻之时,也免不了被人一剑刺中,虽不是要害之处,但眼看有人就要上前补上几剑。
     孙巧颜已躲避不开,无奈地想,看来她今日要死在这城门口了,她就算想嫁萧枕,也嫁不了啊,若是凌画和宴轻幽州城无恙,平叛成功的话,萧枕以后还是皇帝,不知道他会便宜给哪个女人。
     孙巧颜有点儿不甘心,毕竟她若是就这么死了,也算是为他而死。她至今连萧枕的手都没摸过,觉得自己有点儿亏。毕竟萧枕真的长的还挺不错的,否则她也不能同意凌画说的让萧枕以身相许。
     千钧一发之际,两把飞剑从远处掷来,挡开了孙巧颜面前刺向她的两把剑。孙巧颜趁机飞身而起,用尽力气,一脚踢飞了一人,一剑杀了一人。
     解除了最危机的两剑,她抬头看向那两把救他的剑来的方向,只见远处奔来一行人,当前一人正是换下了一身龙袍去而复返的萧枕,他身边跟着冷月,二人手里无剑,显然刚刚那两把剑出自萧枕和冷月之手。
     这一刻,孙巧颜不知是该气还是该感动萧枕的去而复返。
     他可是皇上啊!不知道回来是要命的吗?
     不过须臾间,萧枕带着人来到近前,他带走的那部分暗卫又加入了厮杀,萧枕伸手扶起孙巧颜,“走。”
     孙巧颜咬牙跟着他走了两步,问:“你是特意回来救我的?”
     “废话。”
     孙巧颜恼怒,“你还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闭嘴吧!省省力气,别让我白回来救你一趟。”萧枕见孙巧颜因走动滴滴答答流血,索性将她拦腰抱起。
     冷月带着暗卫们边打边杀边护着萧枕撤退,但叛军人数太多了,又有高手纠缠,萧枕等人要想离开,十分艰难。
     冷月肩膀上中了一剑,眼看萧枕也要危险,孙巧颜急了,“别再管我,你走。”
     萧枕咬牙,只能将孙巧颜放下,揽住她的腰,腾出一只手来,挥剑与人杀了起来。
     孙巧颜见萧枕死死拽着她,无奈,只能与他拉扯着,也拿着剑忍着伤,咬牙与人厮杀。
     眼看一行人都要命在旦夕,千钧一发之际,一排金针飞来,围住萧枕和孙巧颜的几名高手被金针刺中,手一抖,手里的剑齐刷刷地掉到了地上。
     这一手金针,真是与孙巧颜同出一脉,如出一辙。
     孙巧颜大喜,抬眼去看,果然是青雨山来人了,隔着老远甩出金针的人正是她年迈的外祖父,老人家赶到见到外孙女正陷入如此险情中,暴喝一声,金针的绝活发挥到了极致,在危急关头救下了孙巧颜。
     孙巧颜快感动哭了,“是我外祖父,青雨山来人了!”
     她多么感谢自己送信去的及时,更感谢青雨山的人不知道跑断了多少匹马腿,提前赶到了。
     青雨山来了上千人,都是高手,霎时解了萧枕和孙巧颜这边的危机,尤其是孙巧颜的外祖父青雨山庄的严老庄主,在外孙女得救后,摆手对身后说:“夫人,你去看小丫头,我去杀了那王八蛋。”
     严老夫人落后严老庄主几步,闻言应了一声,带着人奔萧枕和孙巧颜而来。
     严老庄主则带着人直接奔着那中年男子而去。
     那中年男子叫温成,他已认出了萧枕,正在得意就要将萧枕杀了之时,没想到眼见就要得手,突然杀出了一批江湖人,他咬牙大怒,吩咐人,“放箭,杀了他们。”
     对方射箭,但城门口还有御林军和各府的府兵,也都有盾牌在,齐齐竖起盾牌。
     五六万兵马到底不是小数,哪怕只是寻常的士兵,严老庄主和青雨山的人虽然武功高,但在箭羽下,也只能避其锋芒,靠近不得。
     孙巧颜捂着伤口白着脸喊,“外祖父,不必急着杀他,守好城门就是。”
     城门就这么大的地方,进来一批士兵就杀一批士兵,就算反贼有五六万兵马,但若是不要命,只管进来。
     古语有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青雨山的高手有上千人,一个人可以低十人甚至百人,由这些人来堵在城门口,就算是外面的兵马也给堵的完全进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