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万古第一狂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万古第一狂神: 第三千一百六十章文圣,老夫子!

  ,
     第三千一百六十章文圣,老夫子!
     圣王塔一行人看着那绝代少年,神色惊艳。
     而当他们听到少年的身份,眼中则是明显的流露了震撼。
     神子苏念邪!
     如今谁不知道神鸟天海的两位神子不仅继承了古往今来第一神座,更是云圣白帝的传人。
     面对苏念邪,高傲如洛天行,赵青天这些天骄,也难以骄傲起来。
     因为北境很多人都说神座是阴荒的未来,云圣白帝又是阴荒诸圣,是阴荒最伟大的男人之一。
     “不知神子有何事?”李无伤轻笑,极其客气。
     若只是神子,李无伤心里也不会在意。但,苏念邪背后却站着整个神鸟天海。
     “我来见他。”苏念邪一指赵南荒。
     众人一怔,看着两人相似的面孔,都是瞳孔不断收缩。
     “不知神子找我师弟何事?”洛天行轻笑。
     而此刻,本来嚣张跋扈的赵南荒却是一脸紧张。
     面对苏念邪,赵南荒几次想开口,却是说不出一个字。
     就仿佛兔子遇到大灰狼……
     苏念邪不言,只是瞬息出现在赵南荒面前,眼眸越发复杂。
     “你…你想干什么?”赵南荒紧张后退。
     苏念邪皱眉,似乎不喜赵南荒如此懦弱的样子。
     旋即,他轻声问:“你叫什么。”
     “赵…赵南荒。”赵南荒结结巴巴道,只觉得呼吸都是急促起来。
     苏念邪眉头皱的更深,低沉道:“这个名字不好。”
     众人:“……”
     赵南荒更是气得想骂娘,老子名字碍着你了……可是他不敢。
     李无伤,洛天行他们也皱眉,觉得苏念邪管得太多。
     不过下一刻,苏念邪道:“娘亲如何?”
     “挺好啊。”赵南荒下意识道。
     苏念邪一顿,旋即拍拍他的脑袋,思绪有些飞扬:“带我去见她。”
     ……
     与此同时。
     苏玄一行人也是朝图腾万山而去。
     此行有文昭,姜箐,陆南枝,陆南竹,皎月天女,云幽兰,少龙主,莫不念,王大锤。
     他们其实都挺好奇苏玄要做什么,于是就都跟了过来。
     不过在苏玄的要求下,他们并没有使用传送阵,而是步行向图腾万山。
     “他这是什么意思?”皎月天女小声问陆南竹。
     “我怎么知道。”陆南竹摇头。
     “他不是你男人?”皎月天女呵呵,对苏玄是真的挺好奇。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皎月天女总觉得苏玄的气势在无时无刻变强。
     “我只是与他相识于年幼,如今他消失千年归来,一切早已物是人非。他的事,我一概不知。”陆南竹轻声道。
     “我姐就是嘴硬,其实很想知道,只是害臊了。”一旁陆南枝专业插刀。
     当然,结果就是脑袋被狠狠敲了下。
     “那他这千年去干什么了?”云幽兰也问,这位十八长城的小城主其实也挺好奇的。
     “听说在东荒。”
     少龙主和莫不念一惊,之前没多想是觉得苏玄是武地旧武子,和东荒扯不上关系。
     但现在,却是有关联了。
     “东荒最近几百年极致鼎盛,估计他也做了不少事情。”皎月天女若有所思。
     “如果他在东荒很有名,找人问问不就行了?”云幽兰道。
     “我武地没东荒的修士。”陆南枝摇头:“大部分东荒生灵都在神鸟天海,少部分则是加入一些大势力。”
     “也对,像牧天倾,张天赐他们好像挺听苏玄的话。”皎月天女若有所思。
     “我听说东荒那位东荒之主也叫苏玄。”云幽兰忽然道。
     众人一阵沉默。
     “我听说东荒之主独自一人留在东荒了啊。”皎月天女道。
     “他是五十年后忽然出现的。”陆南竹轻声道。
     众人又一阵沉默。
     很多事情众人只知道一点,但这一结合起来,却是让他们有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
     “哇,姐夫不会就是东荒之主吧。听说现在神鸟天海都是东荒之主的人,老厉害了。”陆南枝震惊,嘴角却是不自觉的咧开。
     “当年东荒所有人都选择来北境,唯独东荒之主选择留在东荒和仙空净土仙战斗。这份信念,着实恐怖。”云幽兰眼中都浮现敬重,旋即眼眸又变得古怪:“但这些天的接触下来,我观他行事肆无忌惮,百无禁忌,甚至有些阴险,这与我想象中的东荒之主很不像。”
     “啧啧,南竹你男人要是东荒之主,那就牛了。”皎月天女都想吹口哨。
     “还没确定的事。”陆南竹摇头。
     “这简单,当面问问不就行了?”皎月天女说干就干,直接跑到了前面。
     苏玄此刻正和少龙主他们闲聊。
     “喂,你不会是东荒之主吧。”皎月天女干脆问。
     少龙主,莫不念两人都是一惊,诧异的看向苏玄。
     “你说是就是喽。”文昭娇笑。
     “没问你。”皎月天女撇嘴。
     “你难道不知道我也是东荒上来的?”文昭讶然。
     皎月天女:“……”
     “我家玄哥可不就是东荒之主,所以你们这些小娘皮以后放尊重些。”文昭搂住苏玄的一条手臂。
     见苏玄不说话,皎月天女瞪了眼苏玄,没和文昭互喷。
     “兄弟,你真的是?”少龙主咽口水,毕竟之前牧天倾他们的行为太怪异了。
     苏玄只是摇摇头,不想说。
     “到底是不是啊。”少龙主无语。
     “大锤?”莫不念问边上的王大锤。
     “我大哥就是大哥啊。”王大锤一脸天真。
     莫不念:“……”
     众人无奈,知道得不到准确的答案,但心里却也有了狐疑。
     “南竹,你要支棱起来啊,没看到那骚蹄子整天缠着你男人?”皎月天女一副恨铁不成钢。
     “我和他没关系。”陆南竹冷淡道。
     “你就嘴硬吧。”皎月天女撇撇嘴。
     一行人继续上路,不过经历了这一小插曲,众人都莫名觉得苏玄神秘了起来。
     而渐渐地。
     苏玄也不再和他们说话,独自一人走在前头。
     “他这么走,不会真想引出转世仙吧?”少龙主有些咂舌。
     “你们观察到了么,他好像融入了北境,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云幽兰道。
     “他对天地的感知着实恐怖。”皎月天女也道。
     事实也的确如此。
     此刻苏玄正在不断融入北境,让自己的大道更加契合北境。
     这其实是要成圣王的人该做的事情,但以苏玄的底蕴,做到并不难。
     若他本尊在,一念就能融入一个大势力般大小的区域,无所不知。
     而慢慢的,苏玄的气势也是在爆发。
     纵然肉身孱弱,苏玄亦给人顶天立地,气势冲霄之势。
     这让身后的人都惊讶不已。
     文昭,姜箐,王大锤三人则是在偷偷传音。
     “玄哥说把仙空净土仙都宰了,你们信么?”文昭问。
     “这太夸张了。”王大锤咽了口唾沫。
     虽然过去好几天了,但他依旧震撼,根本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恐怖战斗。
     “苏玄什么时候吹过牛?”姜箐却是反问。
     两人一阵沉默。
     “啧啧,也不知道玄哥本体降临北境时,会是何等风华。”文昭满眼期待,其他两人也是点头,很想知道。
     时间流逝。
     陆南竹他们都是越发惊异起来。
     因为苏玄不断显化神武,人间剑,表现出了极其恐怖的威势。
     “虽说厉害,但这也太招摇撞市了吧,他是生怕转世仙不知道他么?”少龙主咽唾沫。
     “我倒是觉得他的剑道大势比顾平生都强。”莫不念若有所思。
     “他的神武更恐怖,给我一座无法跨越的舞蹈大山这般感觉!”云幽兰沉声道:“其实我之前听闻东荒之事后,对那东荒之主就很好奇。不过在我的了解中,那东荒之主不修武道。”
     众人无语,都搞不清苏玄到底是不是了。
     “幽兰,我以前可没听说你对一个男人如此好奇啊。”皎月天女则是惊奇。
     “我对他好奇,是因为他疑似东荒之主。之前罪王从东荒回来,我有幸见过一面。那日的谈话中,罪王说东荒有一个男人,他肯定会杀上北境,然后阴荒诸圣也会以他为荣。”云幽兰撇撇嘴。
     “罪王陈玄策啊,他本身就是个传奇,他如此推崇备至的男人,该是何等风华啊。”莫不念惊叹。
     “罪王也并不比我大,可他已经成圣王,而我却还是个天骄……”少龙主也叹气。
     时间流逝。
     这一日。
     众人途经文圣城。
     “到了你的地盘了啊。”少龙主大笑。
     “要不是要赶着去图腾万山,我倒是要尽一下地主之谊。”莫不念轻笑。
     不过。
     “去文圣城看看吧。”前方的苏玄忽然道。
     众人一怔,这还是苏玄一路上主动说要去一个地方。
     “也好。”莫不念笑了笑,挺好奇的。
     “玄哥,温如玉之前倒是在文圣城待了一段时间,可是回神鸟天海了。”文昭小声提醒。
     “剩下的也就叶天虚那些人。”姜箐也道。
     “不是去见他们。”苏玄摇头,眼眸中闪过一丝思绪。
     很快,众人来到了文圣城前。
     那座古老的城池壮观浩瀚,古老的浩然之气笔直冲霄,就如一根擎天柱,支撑起了这片天地。
     单单靠近就能感觉到这座古城的底蕴与沧桑,隐约间还可见古老的文圣虚影立于天地间。
     “你们进去玩几天。”苏玄抬头道。
     “不去图腾万山了?”皎月天女惊诧。
     “不急。”苏玄只是说了两个字,就是独自一人略上城头,孤独的一人坐着,面对文圣城,背对众人。
     众人看着,莫名觉得那背影比以往更沧桑孤寂。
     “装深沉。”皎月天女撇撇嘴。
     “好了,既然来文圣城,那就由我做东,好好招待一下诸位。”莫不念轻笑,眼眸却是闪动。
     若苏玄真的是东荒之主,在文圣城认识他的人可不少。
     小半日后。
     莫不念安置妥当众人,就是去找了叶天虚。
     如今的叶天虚浩然天成,神色谦和坦然,再无在东荒时的桀骜与张扬。
     此刻他正在写字,浩然之气直接透纸而出,形成磅礴壮观的异象。
     “哈哈,天虚你的文圣之道可是越走越远了啊,都超过我了。”莫不念轻笑走来。
     “莫师兄谬赞了。”叶天虚一顿,放下手中笔,神色温和:“莫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
     “找我有事么?”叶天虚道。
     “的确有一事。”莫不念轻笑,想了想道:“我见到了一个人。”
     “能让莫师兄记住的人,想来不凡。”叶天虚笑道。
     “他很有可能是你们东荒的东荒之主。”莫不念简单的说了下。
     叶天虚脸上的笑容却是僵住了。
     “要不要去见见,此刻他就坐在城头。”莫不念询问。
     叶天虚久久无言,旋即轻叹一声:“师兄,不管是不是他,我都不会去见的。”
     “为什么?”莫不念好奇道。
     “我如今道心已趋于完美,不想去受打击。”叶天虚道。
     莫不念:“……”
     “师兄,也不用去找我师父,师叔他们确认。若真的是他,北境估计也要乱起来了。很快自有分晓,他向来不会安分的。当然,这对北境肯定不是坏事……”
     莫不念有些无语的离去,更是不信邪的去找了天老,荒老。
     而两个老人表现的就极为激动了,更有些迫切。
     但末了,两老人又摇摇头,说不用去打扰,若真的是苏玄,有事自会来见,没事则不能去打扰。
     最后更是叮嘱莫不念,不要执着此事,否则可能会坏了苏玄的大事……
     莫不念:“……”
     这一刻,莫不念才恍然明白东荒之主在这些东荒修士眼中的地位是何等之高。
     而此刻。
     苏玄独自一人坐在城头,边上摆了一壶酒,以及两个碗。
     不少人都抬头看苏玄,只觉这人好怪。
     苏玄则是自顾自的拿起一碗酒喝掉,再将另一碗洒掉。
     过程中,他一直盯着远处的一座石像。
     那里石像林立,是文圣城著名的众圣石像,立着的都是文圣城历代有杰出贡献的文圣一脉修士!
     而那座石像是二十年前刚刚立起,但让众人惊讶的是,那老人石像名不经传,但近些年却是异常鼎盛,浩然之光都是堪比文圣城最显赫的几位大佬。
     而且,还在壮大!
     众人都是不解,根本不知道这位老人是谁。而在前几年,文圣意志都为此亲自降临过,赐予‘圣师’二字。
     众人更震惊了。
     而那时众人也了解到,这座石像是神鸟天海一位叫温如玉的女子立下,据说这老人只是东荒一个都未成圣的夫子。
     他们也想象不到,这位老人一生并没有什么显赫的事迹,但却是在生命快要终结时,坚定了一个少年的信念,没有让他堕入黑暗。
     他坚信少年会变得伟大,哪怕那时候少年是一个邪修。
     这对少年来说是莫大的鼓舞。
     老人,只是因那少年的鼎盛而鼎盛。
     而此刻。
     苏玄站起,负手遥望那尊石像,眼眸尊敬,轻声道:“老夫子,接下来就请您在此看我如何斩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