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第3226章 绝路了?

    轰隆隆!

    浩瀚虚空中,规则如怒,元气狂飙。

    无数残肢断臂,宛如天女散花般,当空浮沉,血流漂橹。

    刑扶摇四人实力何其强大?

    尽管武扬这边,一出手,就是数十人的强大阵容。

    而且还是数十名修为最低都是九条绝巅道的顶级强者,可就算如此,依旧挡不住刑扶摇、宗莫笑、阎长生几个寒龙潭老鬼的冲击。

    寒龙潭,乃是赫赫威名的道场势力。

    而身为道场强者的刑扶摇四人,战力本就远超同阶,更遑论,他们的修为,还都是二十条绝巅道以上,比起武皇领这边的所谓散修领主霸主,不知强了多少倍。

    所以尽管他们人少,但联手之下,却是获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一场大战下来,甚至连小半柱香时间都不到,刑扶摇四人,便在武皇领众强之中,硬生生撕开一条条滔天血路,直接或者间接被他们打爆身躯的强者,更不知凡几。

    霎时间,虚空鲜血横飞,白骨累累,人头浮沉,一条条残肢断臂,肆意飞扬,铺满了广袤虚空各个角落。

    地面上,无数围观人群,见此一幕,也都心湖震荡,眼中脸上,除了无尽的惊骇还是惊骇。

    原来这,便是道场强者的真正实力吗?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今日到场的,还都只是一些坛主之下的人物,尚且展现出了如此恐怖凶残的实力。

    若是那些坛主亲临,甚至是道主亲临,他们又会有多么强大和可怕?

    不知道。

    此刻的无数人群,完全回答不出这个问题。

    他们唯一能够想到的只有四个字——螳臂当车。

    是的,别看近段时间武皇领闹出的风头正劲,大有一统西方区域所有散修势力的架势,可于道场来说,和那些挡车的螳臂,撼树的蚍蜉,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尽管战况惨烈,那些武皇领的修士,都死伤惨重。

    却没人留意到,许多被打爆肉身,轰破神魂和大道的强者,却是暗中保留了一丝残魂,逃之夭夭。

    或者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多在意。

    让你逃掉一丝残魂又如何?

    你在全盛时期,更集合多人之力,都非寒龙道场四大强者随手一击之敌,难不成你保留一丝残魂后,苟延残喘之下,还有东山再起,逆势翻盘的一天?

    事实也的确如此。

    面对那些溃散溃逃的敌人残魂,刑扶摇四人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就好像人类面对那些苍蝇臭虫,你不识好歹盯上我了,那自然是一巴掌拍死。

    可你若逃之夭夭,连靠近都不敢靠近我了,那我自然懒得去继续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不是做不到,而是太跌份,也完全没有意义。

    嘭!

    又是一声惊天爆鸣响彻而起。

    此刻,刑扶摇一击打爆一尊十五道强者的肉身,任由对方大道炸开,空留一丝残魂,挟裹着一丝微不足道的大道之力遁入远空,却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冷冷朝武扬看去。

    “武扬,都看见了吗?这便是负隅顽抗,敢于挑衅我寒龙道场的下场。”

    刑扶摇望着武扬,说着又道:“道场如天,凡人不可辱,辱之必亡。

    你以为你控制了一群蝼蚁,唆使他们来做炮灰,就能逃脱性命吗?

    没有机会的。

    你若现在投降,跪地臣服,本座念你是个人才,或许破例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能。

    否则,你麾下这些蝼蚁,便是你的下场,等本座杀完这些废物之后,将血洗你整个武皇领,到时候,本座可以保证,你武皇领连一根草,一块石头都不会剩下。”

    这话一出,满场皆惊。

    包括一些还在苦苦支撑的武皇领强者,也都神情剧变,透体冰寒。

    然而武扬,依旧端坐在他的领主宝座上,不动如山,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幻一丝一毫。

    当然,所谓端坐在宝座上,不动如山的武扬,依旧是分身。

    而他的真身,还在武皇领四方的虚空游走,不断的抛出一根根法则阵旗。

    他要布置的,不光是一个封锁大范围虚空的强大困杀阵,同时还要布置出一座强大的隐匿阵。

    唯有如此,等会他才能彻底放开手脚,大杀四方,不担心被外人瞧见内中的真实情况。

    事实上,做出这番安排的武扬,心头也有些无奈。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足。

    如果实力够了,他何必幸苦去布置什么阵法,掩人耳目,直接出手就好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以他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和寒龙道场刚正面。

    另外,他心头比谁都清楚。

    今日貌似只来了寒龙潭一家道场势力强者,但实际上,刀剑狂域,早就有人过来了,只不过一直隐匿在暗处冷眼旁观。

    而他又是困杀阵又是隐匿阵,要封锁和防备的,就是刀剑狂域那两家道场势力的强者耳目。

    他要让对方,看不清楚武皇领内,到底出现了什么变故。

    唯有如此,才能更加方便他下一步的计划实施。

    而就在武扬不断布置阵法,继续着自己的计划时,虚空中,落神帝尊、白夜人王,乃自鸿银、修罗王、宙、阎等人,却是越来越撑不住了。

    交战到现在,他们这边超过五十名强者出手,修为在十五道以上的散修领主,也有十好几位。

    而到了此刻,差不多已经快要被刑扶摇四人灭杀干净了。

    落神帝尊这些人,若非因为实力相对太弱,一直处于大战的最外围,怕是早就被其斩尽杀绝了。

    可就算如此,形势依旧不容乐观。

    或许最多再过十息二十息,如果没有什么奇迹发生的话,就算是他们这些处于边缘的角色,一样逃不过被斩杀的下场。

    地面上。

    整个宾客大厅内,所有聚集于此的修士,不管是武皇领的人,还是其他各方各势力的强者,此刻的心情,也都非常沉重,面色晦暗。

    气氛,更是沉闷压抑到极点。包括诸多前来凑热闹,想着能不能找机会浑水摸鱼的另外三方区域修士,甚至包括万霜雪、幻明阳这些西方区域的至强领主们,也都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寒龙潭势大,覆灭武皇领,这没什么好说的。

    可为什么,形势都发展到这一步了,也不见任何刀剑狂域的强者站出来主持大局?

    难道刀剑狂域两大势力,就那么孤傲?

    那么高高在上?

    对于现场如此多散修势力和强者,就那么看不上眼?

    若是如此的话,那今日在场之人,下场怕是堪忧了啊。

    如果说武皇领是狼,那寒龙潭就是虎,吃人不吐骨头的猛虎。

    一旦他们覆灭了武皇领,对于其他散修势力与强者,一样不会放过。

    而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又该如何抉择?

    投靠寒龙潭吗?

    不说这样,会不会引起刀剑狂域两大道场势力的不快,只说现在这种非常时刻,若是能够投靠进一家道场势力中,寻得一方靠山,原本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

    但同时谁又都知道,那些可选择的道场势力中,绝对不该包括寒龙潭在内。

    因为寒龙潭收服散修,并非是真心收服,而是想让你去做炮灰,去和断魂谷那帮万界亡命之徒开战。

    众人心情复杂,脸色也是变了又变。

    而此刻,人群中的卓道灵、楚寒山二人,却是显得气定神闲,意气风发。

    “武扬,老夫真是很佩服你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坐得住,还装的下去!”

    “就是,论到胆大包天,你怕是我辈散修中的第一人了,可惜光有胆色,而没有足够的实力做支撑,是没有出路的,我若是你,现在就会立刻跪到地上,向诸位寒龙潭的圣使叩头求饶。”

    “不错不错,你如果现在表现得恭敬一些,卑微一些,说不定诸位圣使心情一好,就饶了你,但你继续冥顽不灵,那下场,或许才是真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啊!”

    两人一言一句,极尽嘲讽之能事。

    听到这话,武扬自是无动于衷。

    可大殿内许多武皇领的修士,却是面色微动,目光闪烁不定。

    喜欢最强兵王请大家收藏:()最强兵王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