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异世丹帝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异世丹帝: 第2073章宝物再次失窃!

  ,
     第2073章宝物再次失窃!
     “老秦,你是不是疯了。”
     “怎么了?”
     “私奔简单,可我们以后怎么办?将会面临着无穷无尽的追杀,你儿子不要了?你家人怎么办?”
     “如果走了,我的家族也会受到无妄之灾,必然惨烈至极。”
     门主小妾摇了摇头,“我不能那么自私,不能那么做。”
     “夫人,我真诚的问一句。”秦飞章全所未有的认真,双眸紧紧盯着对方,无形之中散发着一种压迫感。
     “问什么?”
     “你是否真心想和我在一起,是否真的喜欢我。”
     “是!”门主小妾没有任何犹豫,斩钉截铁道。
     神色严肃,没有玩笑之意。
     “那你有没有胆量。”
     “还是私奔?我说了不行,真的不行。”门主小妾脑袋晃的像个拨浪鼓似的。
     “不是私奔。”
     “那是什么?”
     “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该不该跟你讲。”秦飞章纠结不已。
     “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好吧,你对门主有没有真感情?”
     “老秦,你问这个什么意思?我的心怎样,你难道不知道?还用质疑?”
     “不是,这句话我必须问,因为对我接下来的话很关键,很重要。”
     “没有!”门主小妾十分肯定,“我对门主没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感情。”
     “嫁过来本来就是个工具,进入乾坤门的那一刻,我的心就死了,也不再奢望什么。”
     “直到遇见你,让我重拾微笑,在这冰天至极的乾坤门中找到了温暖。”
     “除了私奔,我愿意答应你任何要求。”
     “真的?”
     “是!”
     “咱们想永远的在一起只有一个办法了,唯一的办法。”
     “说!”门主小妾眼前一亮。
     “给你这个。”秦飞章拿出一个纸包,正是东方白所给。
     “这是什么?”
     “毒药!”
     “你让我做的事……”
     “下毒!”秦飞章直接说了出来。
     门主小妾脸色一变,胆怯之意乍现。
     “唯有这样,咱们才能真正的在一起,我豁出去了,不知道你敢不敢?”
     “我……”门主小妾手一哆嗦,纸包掉在了地上。
     “怎么?不是什么事都愿意听我的吗?捡起来。”
     “老秦,咱们要做害命之事?”
     “不然怎么办?等门主一死,再也没有人管我们了,甚至可以接收整个乾坤门。”
     “我虽对乾坤门门主之位没什么兴趣,也不稀罕,但只有坐上那个位置,咱们才能安稳,才没有后顾之忧。”
     “让你下毒,不是为了门主之位,而是让我们永永久久。”
     “你信不信?”
     “我……我信!”门主小妾点点头。
     傻女人一般都会被骗的比破吊散。
     女人傻,但真的傻吗?
     或许吧!
     一旦走进了她们的心,真的会为你做很多疯狂的事。
     感情为世间美好,也为世间最伤人的利器。
     没有之一!
     “夫人,你到底做不做?”
     “让我冷静一下。”门主小妾没有立即给出答案。
     “不用想了,咱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秦飞章捡起纸包,放在她的手中。
     “为了能在一起,拼了!也大胆一次!”
     “好!”门主小妾郑重的点点头。
     “尽快动手,越早越好。”
     “懂了。”门主小妾将纸包紧紧攥着。
     “咱们先离开,我等你的消息。”
     “你抱我一下。”
     “还想要?”
     “我就想抱抱你,这次太过危险,如果不成功,我们面临的则是死。”
     秦飞章一把将之搂在怀里,“我们一定会成功的,不要害怕,沉住气,莫要露出马脚,几率大大增加。”
     “嗯!”
     “夫人,我们的好日子不远了,已经看到了曙光和希望。”
     “嗯!”
     两人说了一会话,便各自回去。
     秦飞章刚到家,便去了东方白休息之处。
     “主人,事情已经办妥,门主小妾答应帮我下毒。”
     “不错!你在乾坤门中有没有很好的朋友?”
     “有一个,我和老七的关系非常好。”
     “乾坤门主若死了,肯定要选出新的门主,你口中的老七能不能站你立场?顶你一把。”
     “主人,最大的阻碍不是别人,而是门主的亲传弟子,柴向阳!”
     “你这人听不懂话?不管阻碍是谁,你必须要有盟友,有支持你的人。”
     “如果没有,明天赶紧拉一拉帮手,或者利用一些手段,让其站在你的立场,这是目前最紧要的东西。”
     “至于柴向阳,他已经死了,乾坤门主谁都能坐,唯独他坐不上了。”
     “柴向阳死了?”秦飞章惊讶道。
     “千真万确,说说你口中的老七吧。”
     “老七这个人和我感情不错,也是在乾坤门中,和我最聊得来的,但是否可以支持我,实在不好说。”
     “废物!在乾坤门那么多年,连个铁到家的兄弟也没有。”东方白冷哼一声。
     “主人说的是!”
     “明天请他来喝酒,想办法控制住,为你效力。”
     “好!”
     “下去吧。”东方白摆了摆手。
     “是!”
     听其谈话,东方白要做一件大事啊。
     不仅要整死乾坤门主,还要让乾坤门都掌握在手中。
     有个一流门派做手下,对东方白百利而无一害。
     让秦飞章做门主之位,是东方白考量之后决定的。
     翌日!
     乾坤门主又是大发雷霆,不为别的,宝库的宝物又少了……
     加大力度,调派人手,甚至有一个长老亲自坐镇。
     该少的还是少了,比前天又少了一半。
     两天加起来,一共被盗走了一大半。
     原本充足的宝库,如今进去一看空荡荡的,怎能不生气?怎能不气恼?
     突如其来被盗走了,有情可原,大家有所防备,警惕性也没那么高。
     昨天怎么回事?
     不是失责又是什么?
     刚丢完又丢,长老干什么吃的?
     让你看守宝库?让你睡觉去了?
     一大早,乾坤门的一位长老被骂的狗血淋头,啥也不是。
     门主决定暂撤长老之位,什么时候找到了宝物,什么时候再官复原职。
     那位长老感觉挺憋屈,内心不知骂了多少回那个偷东西的小贼。
     十八代祖宗都骂出来了。
     再一个憋屈就是,明明昨晚尽职尽责,看守宝库没敢怠慢。
     一直保持高度警惕。
     可第二天还是丢了。
     唉!
     有嘴说不清,也讲不明白。
     自认倒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