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大型伤亡事故

  ,
     施洗教会整个布道活动总共要举行三天,第一天是启神弥撒,由教区的布道大主教负责主持进行各种施洗教会的神秘仪式,第二天才是正式的布道,主要是讲述施洗教会的宗教思想和神学体系,第三天就是信徒施洗,为那些新入教的信徒进行初次施洗,为那些已经进行过初次施洗、并且在教会各种活动中都表现积极的信徒进行深湛施洗,只有进行过深湛施洗的教徒才有资格成为施洗教会的传教士。
     一般施洗教会的信众和一些不是信众的普通人大多都会参加完整的三天活动,因为在活动中施洗教会不仅仅提供食物,而且施洗教会的一些从事医护的教士也会免费为所有参与者提供医疗服务,其中包括了看病和施药,对于绝大多数得病的穷人而言这无疑能够给他们节省一大笔钱。
     至于那些对施洗教会感到好奇的权贵们大多都只是会参加第一天的启神弥撒,至于之后两天的活动,他们都不会感兴趣。
     施洗教会为了接待这些权贵,并且为这些权贵提供更好的保护,避免他们出现什么意外,于是就专门在已经清理好的会场旁边,找了一个位置相对较高的地方,开辟出了一片单独的区域和一条直通码头的通道,以方便这些权贵们进入。
     雷欧和希尔维亚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了这片区域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是贝鲁克市一些政府官员和有钱富商,其中一些人也曾经参加过贝尔蒙特庄园的宴会,他们见到两人时都露出了少许惊讶的神色,然后很快恢复正常,纷纷上前向两人行礼,并且询问了一下希尔维亚的身体状况,毕竟在这段时间希尔维亚的身体健康也是贝鲁克市的热门话题之一。
     这样的场合雷欧并不适应,所以便退到了稍微靠后的位置,而希尔维亚则很清楚雷欧在想什么,上前一步,站在了位置靠前的地方,和这些贝鲁克市的官员富商们交谈起来,很快就成为了众人的中心。
     虽然雷欧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旁观者,但他并不是什么事都不做,他的视线在眼前这些人身上扫看了一遍后,敏锐的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这些来参加施洗教会布道活动的人虽然也算是贝鲁克市的权贵,但他们的身份却略差一些,他们中间的政府官员虽然也是掌握实权的官员,但官阶并不是最高的,充其量只能算是官场的中层,比如其中就有几名贝鲁克市的法官,而这些法官全都是民事法官,是整个法官体系中最初级的法官,而那些富商们都是和施洗教会有大量商业往来的富商,而贝鲁克市真正的权贵则一个都没有。
     这时,雷欧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这些人看到他们两人的到来会露出惊讶的神色,因为按照现在他们两人的影响力,他们应该也属于贝鲁克市的真正权贵,在这些人看来,他们两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从这些小细节上,雷欧不由得猜测有关施洗教会布道活动这件事,在贝鲁克市的权贵阶层应该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真正的权贵阶层全都不参加,只派一些次一个层次的人过来表达一下态度,至于雷欧和希尔维亚或许是因为他们闭门谢客的行为,让那些人以为他们会留在庄园里面,所以并没有派人来通知他们。
     在和那些人交谈了一会儿后,负责管理这片区域位置安排的教会教士就领着雷欧和希尔维亚来到了一处地势较高、可以看到会场全貌的地方,这里原本应该是为了贝鲁克市真正的高层权贵准备的,但现在符合这种身份的显然只有雷欧和希尔维亚两人。
     至于其他人虽然也可以坐在这里,但显然他们也很清楚自己要是坐在这里,或许会引起什么不良后果,所以一个个都乖乖的坐在了下方区域。
     “看样子贝鲁克市上层对施洗教会的态度还有些微妙,这是有敌意,还是……”在坐下后,雷欧就小声的朝希尔维亚说道。
     “应该是谨慎,谈不上敌意,他们只是还在观望,不过不是在观望施洗教会的表现,而是在观望欧特联邦其他地区对施洗教会的态度。”对这类政治游戏非常了解的希尔维亚一眼就看穿了贝鲁克市高层的想法,并且解释道。
     在希尔维亚说这番话的时候,站在旁边充当安保的索兰德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希尔维亚,心中对希尔维亚能够有这样的见解感到意外,因为根据她的了解贝鲁克市上层权贵对施洗教会的态度就是这样的。
     “索兰德警官,我有些口渴了,你可不可以帮我去拿杯水来?”这时,希尔维亚忽然转头朝索兰德说道。
     “呃,好的。”索兰德愣了愣,感觉希尔维亚这是在故意支开她,但也没有多做询问,应了一声后,便朝着不远处负责接待工作的教会教士走去。
     在索兰德离开后,希尔维亚就立刻朝雷欧问道:“刚才你在巨人之盾发现了什么?是不是发现了那个神秘物品?”
     “没有。”雷欧摇了摇头,但随后又补充道:“也不能完全说是没有。”
     “为什么这么说?”希尔维亚不解的看着雷欧。
     雷欧认真的回答道:“我们的猜测是对的,那个诗人来巨人之盾不是为了自杀,而是为了藏在巨人之盾悬崖峭壁里面的神秘物品,不过可惜的是那里的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只留下了一个残存了神秘物品气息的容器箱子,看样子当年也有人发现了诗人之死的疑团,并且沿着疑团找到了这里,拿走了那个盒子里面存放的神秘物品。”
     “那我们这一趟不是白来了。”希尔维亚稍微有些遗憾的说道。
     雷欧解释道:“也不算是白来,等找个时间我去山崖下,把那个箱子拿出,或许能够找到什么线索。”
     “那个箱子到现在还残存了力量吗?”希尔维亚疑问道。
     “当然不可能,如果存放地点是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倒也有可能,在海边的悬崖上,不等一个月再强大的残存能量波动也会被侵蚀得一点也不剩。”
     就在说话的时候,前方会场上忽然发生了一阵骚动,骚动中心的人似乎在逃避什么,大叫着往外挤,而周围那些看不到情况的人一个个都好奇的往里挤,把人重新推回去,很快惨叫声和骚动就像是水波一样传开,所有知情的人和不知情的人都慌了。
     此刻,站在会场一侧平台高处的雷欧等人正好能够将那边的情况看在眼中,只见在那片骚动的中间,十几个人发疯似的拿着各种武器攻击、砍杀周围参加布道活动的人,这么短的时间内地上已经被他们砍死砍伤的人多达几十人。
     见到这种情况,那些权贵们都不约而同的朝着那条专门留出来的通道移动过去,而作为警察的索兰德则已经拿出了武器,准备冲到事发地点解决那些人。
     然而,还不等她从平台上跳下去,一群隐藏在人群中、负责维持治安的贝鲁克市警察和军人就已经钻出了疯狂逃窜的人群,直接面对那些发了疯的袭击者,毫不犹豫的拿出了挂在腰间的短程枪械,朝着这些人开枪。
     几乎不需要做任何瞄准,十几把枪械中飞出来的散弹就将那十几个袭击者打成了筛子,一个个全都倒在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这种警用短程枪械都是使用的杀伤力低、范围广的铁沙霰弹,基本上能够让命中者丧失战斗力,就像现在这样。
     看到袭击者都已经被制服了,索兰德也没有再往平台下跳了,她认为那些中弹者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而和她有着一样观点的人还有那些制服袭击者的警察和士兵们,他们都将枪械收起来,并且取出了警棍和手铐,准备把这些人敲晕,然后铐起来,带回市区警察局审讯,调查这些袭击者到底是什么人,背后有没有人指使之类的事情,显然现在的情况已经造成了大事故,如果不调查清楚的话,他们这些维持治安任务的人肯定会有麻烦。
     “这件事还没完!”雷欧和希尔维亚这时却不约而同的说道。
     索兰德正好退回到了两人身边,听到了两人的话,愣了愣,立刻朝着事发地看了过去。
     只见前一刻身体布满大小弹孔、大声哀嚎、感觉完全没有战斗力的那些袭击者一个个全都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变异,只见他们的身体迅速膨胀,长到了三米多,就像是小巨人一样,并且身上的毛发也旺盛生长,牙齿面容也变得怪异狰狞,感觉像是变成了某种原始的野兽似得。
     那些警探和士兵全都没有见过这种情况,都不由得愣住了,当他们回过神来,重新拔出枪械装上子弹,准备再度朝这些已经变成怪物的家伙开枪时,这些怪物的变异也已经完成并且朝他们攻击过去。
     随着一声声枪响,子弹顺利发射出去,并且打在了目标上,只是这一次这些散弹并没有发挥作用,那些怪物坚硬的身体和粗壮的毛发将这些杀伤力不大的子弹都给挡了下来,而那些怪物的攻击显然远远要比这些子弹更加强劲,已经化为利爪的手掌从警察和士兵的身上划过,瞬间将这些前一刻还威风凛凛被周围民众视为救星的人给撕成了碎片。
     比刚才更加强烈的恐惧再度已经人的速度传播开来,所有人都试图逃离这里,一些人被推挤得倒在了地上,而周围的人丝毫不给这些人爬起来的机会,从他们身上踩踏过去,刚才死在袭击下的人只有十几人,而现在被踩踏死的人则多大数百人,恐惧、慌乱、绝望等等负面情绪瞬间充满了整个会场。
     会场中间那些变异的袭击者在杀死了那些警察和士兵后,就立刻将攻击的目标重新对准了周围的逃窜的人,而这时候看到发生在眼前的变异,索兰德一时间也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是吓住了,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没有再像刚才一样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虽然索兰德没有冲上去,但从刚才开始一直都在作为旁观者的雷欧却已经动了起来,只见他看似从怀中,实际上是从储物空间内,掏出了两把自己前段时间特制的连发猎枪,站在平台上就朝着远处会场中那些变异袭击者连续射击,直接将两把枪中十发子弹给打光了,并且在打光之后,迅速的掏出两个快速上弹器,重新上了十发备用子弹,再次举起枪对准了那些变异袭击者。
     只不过,他开了几枪后,就停了下来,没有再开枪了,因为已经不需要了,刚才那些子弹全都精准的打在了变异袭击者的头上,子弹本身的穿透力直接打穿了他们变异加厚的头骨,钻入到了他们的大脑中去,随后子弹在他们的大脑中爆炸,从内到外的将他们整个大脑给炸没了。
     虽然变异袭击者已经被雷欧当场击毙了,但会场上那些恐慌群众并没有停止自己的逃跑之举,他们此刻已经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跑,以至于即便袭击者死了,周围的推挤踩踏依然没有停止,因为踩踏而出现的伤亡也在不断增加。
     反倒是站在平台上那些准备逃走的权贵们,看清楚袭击者已经被击毙了,也都冷静下来,并且带着一丝异样的情绪看向了雷欧,而更多的是看向了雷欧手中的两把自制单手猎枪,显然这里猎枪的威力已经惊吓到他们了。
     与此同时,其他地方负责治安的警察、士兵和教化部的人也已经从混乱的人群中钻了出来,他们顾不上整理凌乱的衣物,都拿出了武器,准备对敌人发动攻击,可看到的却是满地的尸体,其中一些尸体可以看得出是死去的同事,而另外一些尸体则是一些变异的怪物。
     在这些人中,警察和士兵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看着眼前的景象特别是那些变异怪物心中不由得产生出莫名的恐惧,想要逃离这里,但教化部的人却像是知道什么似得,一个个迅速从身上脱下衣物,冲上前去将那些怪物的身体给盖起来,并且大声的朝周围还愣在原地的人按照他们的方法将怪物的尸体给遮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