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九星霸体诀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九星霸体诀: 第七百一十五章 这就是霸道

  ,
     龙尘的大手,狠狠地抽在了水关志的脸上,更抽在了所有人的心上,一时间整个世界的时间,仿佛停滞了。
     龙血军团的战士、三十六分院的弟子,玄天道宗所有人,赵无极、钟无艳、岳千山,还有在场的四大家族,一时间全部都呆了。
     “啪”
     爆响之后,水关志的身躯,如同一道流星飞出,在龙尘的力量,与潮汐力量的加持下,贯穿了半个玄天海,狠狠地撞在盆地的边缘之上,发出一声震天爆响。
     人们惊骇得发现,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水关志的落点,正是刚才龙尘的落点,只不过水关志更狠,直接把那经过无数年巨浪侵蚀的岩石,给砸塌了一大片,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当水关志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人们惊骇的发现,水关志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淤青手印,虽然随着水关志的灵元运转,很快淡化,最后消失。
     但是那个形象,却永远印入了所有人的心中,堂堂二品天行者,不败天骄,竟然被人抽了一耳光。
     人们又向风暴区域望去,只见龙尘将手中的大刀,往肩膀上一抗,整个人如同一位暴风战神,充满了睥睨九霄的意味,尤其携着一巴掌把水关志抽飞的余威,让人感到心神震颤。
     钟无艳脸色微变,她想不到,这个龙尘,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竟然如此恐怖。
     要知道,四大天骄都是交过手的,只不过不是生死之战,并没有分出真正的胜负。
     可是不管是钟无艳,还是赵无极,抑或是岳千山,他们都不愿意跟水关志对上。
     因为水关志的水系术法,太恶心了,层出不穷,无边无尽,他们的功法、战技在他面前,很难发挥出应有的威力。
     而且水关志的灵元庞大到变态,如果跟他硬耗,谁也耗不过他,他的防御,几乎是没有破绽的。
     可是就在刚才,龙尘,竟然一刀划破了水关志的护盾,破开了他的防御,这简直骇人听闻,他们与水关志交过手,知道那护盾,可以不停地抵消别人的力量,让人束手无策。
     他们都搞不明白,龙尘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刚才并没有见到龙尘爆发出什么强大的力量,一切太突然了,都没看清楚。
     “这龙尘太过分了,这简直就是羞辱人”水云聪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不禁开口骂道。
     “过分?羞辱?之前水关志偷袭龙尘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想到,对龙尘的过分和羞辱?”水无痕冷笑道。
     “占了便宜,就嘿嘿偷笑,吃了亏,就破口大骂,云聪兄,你这可有失身份了啊,毕竟不管是水关志还是龙尘,都是你们水家阵营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这偏心也太明显了吧”周天意此时,笑着劝解道。
     虽然明知道周天意说这些话,是故意气他的,但是水云聪还是不禁有些愤怒得不能自抑。
     龙尘这一耳光,不光是抽了水关志,更是抽了整个水家的脸,这让他非常地难堪。
     “这个龙尘,真的有些邪门,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破开了水关志的防御”
     此时王家家主,忍不住开口道,他对两人的斗嘴不感兴趣,但是对龙尘的那一刀,却十分好奇,他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副宗主的,希望他能够给一个答案。
     副宗主很给面子地开口道:“我也不确定,龙尘是不是真的抓到了水关志的破绽,如果是的话,这个龙尘的洞悉能力,实在可怕!”
     “破绽,这怎么可能?水关志的水系术法,怎么会有破绽?”水云聪第一个不相信。
     副宗主都懒得看他,冷冷地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完美的,如果彻底完美了,就代表着毁灭。
     术法也是一样,不管多么强大的术法,只要他是术法,就必然有破绽,你不知道,但是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还请副宗主大人指点”水无痕此时也恭声道,说实话,她也很想知道。
     副宗主看着远处的龙尘道:“所谓风无定势,水无常势,水系术法的精要,就是千变万化,周而复始,绵绵不绝。
     所以水系术法,不管在外形是什么样,内在必然是不停流动的,而随着符文的波动起伏,抵消敌人的攻击,消耗掉敌人的能量,这是一种十分强大的能力。
     与水系强者战斗,如果拖入持久消耗战,那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因为水系强者的灵元更加雄厚,而两者间的消耗不成正比。
     即使是两个人的灵元容量相同,但是如果对耗的话,敌人的灵元耗光了,水系强者,最少还会剩下两成灵元。
     所以水系强者,他们的强大不在攻击上,而在防御上,但是话又说回来,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水关志的水系术法,都是不停的流动,这是他强大的地方,也是破绽所在。”
     “这……这怎么解释的通啊?”众人不禁一呆。
     副宗主继续道:“既然是流动,自然就有波动,有波动,就自然有上下起伏之势,有强弱交叠之时”
     “您的意思是……”众人不禁大惊,他们都是强者,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没错,龙尘通过自己的力量,摸清了水关志的能量波动,在能量最弱的时候,悍然爆发,才造成了那一击。
     要知道,水关志乃是二品天行者,水系能量精纯无比,那种波动,眨眼间,就可以波动数百次。
     而龙尘能够精确的抓到那数百次波动中,最弱的一次波动,发动致命攻击,这也是我为什么用“可怕”这个字眼儿来评价龙尘了。
     众人无不心头巨震,副宗主说的破绽,实际上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破绽,就算他们知道了,也无济于事,谁能找到那个点啊。
     最重要的是,龙尘与水关志对持的时间,不过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抓到破绽,又能精确出击,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你们或许有些不相信,其实我也不相信,因为就算是我,在同等级对战中,遇到这样的对手,我也无法精准地抓住这种机会。
     这需要在战斗之中,保持绝对的道心通明,在场的所有之中,恐怕只有龙尘,能做到!”副宗主叹了口气道。
     “副宗主大人,这龙尘真的这么强?”水云聪有些不服气的道。
     副宗主答道:“你所谓的强,应该是指战力,而我所说的强是他的心态和意志。
     这种东西,不是说你花多少资源可以培养出来的,那是需要经过无数次生死搏杀,无数次死亡迫近时磨练出来的。
     或许在战力上,龙尘可能要差众人一些,但是论到心志之坚、意志之强,在场之人,包括我在内,无人可及!”
     众人心中震骇,想不到副宗主对这龙尘评价如此之高,竟然承认自己都不如,这太抬举他了吧。
     副宗主眼睛看了一眼众人道:“或许你们并不知道,我也是昨天,看了关于龙尘所有资料,才明白龙尘的过去。
     他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资质、天赋、背景都差得一塌糊涂,但是他只想变强。
     他没有什么东西可拼可赌的,所以他为了变强,只有用命去赌,用命去拼。
     所以他这一路上,成就了无数的奇迹,那都是他用命拼出来的,或许是老天都被他征服了,他开始变得更强,抓住了更多的机缘。
     但是你们要记住,机缘也都是留给有实力强者的,弱者即使遇到机缘,也抓不住。
     如果强行去抓,非但得不到机缘,还会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跟龙尘相比,我们都少了那种拼命的勇气。
     我们之所以不敢拼命,因为我们不需要拼,我们手头上有很多东西,要什么就有什么。
     但是龙尘不行,他想要得到,就需要比别人多付出十倍,或者百倍的努力,还要冒着丢掉性命的危险,才能得到,这样的人,已经不需要什么天赋了,他只要活着,就会一直变强。”
     众人听了,不禁心中震撼,也对龙尘产生了钦佩,他们听说过龙尘,但是一直以为,龙尘不过是运气好,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可是听到副宗主的话,众人不禁对龙尘完全改观了,很多人陷入了沉思。
     他们这里有很多人都陷入了瓶颈,数次冲击失败之后,他们已经丧失了信心和勇气,因为越往后,冲击瓶颈就越危险,动辄会走火入魔陨落。
     在内心中,他们有些害怕,因为害怕陨落,他们都是强者,无比留恋现在拥有的一切,可是副宗主的这些话,给他们敲了警钟,他们就准备这样等着耗尽寿元吗?
     毕竟这里有很多人,还是比较年轻的,有机会冲击更高的境界,但是他们失去了武者的那颗道心。
     “水关志动了”
     忽然一声轻呼,只见水关志一声怒喝,双目之中杀机涌现,如同一头愤怒的猛兽,直接冲向前方。
     他愤怒了,这是一种耻辱,一种无法容忍的耻辱,他要将龙尘撕碎,浑身爆发出的杀意,令周围的人,感觉都要窒息了。
     眼见水关志冲来,所有人都远远避开,给水关志让出一条直线,生怕被暴怒的水关志给斩杀。
     “龙尘,你给我去死”
     水关志怒喝一声,周身天道符文狂涌而出,背后竟然浮现出一道巨大的羽翼,羽翼一震,直接冲入了风暴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