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九星霸体诀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九星霸体诀: 第两千四百七十五章 留给谁的宝物?

  ,
     “嗡”
     当龙尘的骨牌取出,整个血池的波动一下子停止了,血池陷入了寂静。
     骨牌之上的符文流转,竟然在绽放出与龙王血精石一模一样的光芒。
     “难道这就骨牌,就是在这里使用的?”龙尘变得有些激动了。
     龙尘手持骨牌缓缓靠近龙王血精石,这一次龙王血精石并没有排斥龙尘,任由龙尘缓缓靠近,最终当龙尘的手触碰到那一枚血精石时,忽然身体一颤,眼前的血池消失,面前出现了一位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身材瘦削,负手而立,他本来是背对着龙尘,当龙尘出现之时,他缓缓转过身来。
     龙尘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眼睛,那是一双可以洞悉世间万道,蕴含无尽沧桑的眼睛,眼睛里充满了睿智,仿佛可以这双眼睛,可以看穿龙尘的所有秘密。
     那老者看到龙尘,微微一愣,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一抹惊讶:
     “想不到,我等待出现的,竟然是一个人类,而且还是拥有真龙精血的人类,令人难以置信。”
     老者的声音平缓柔和,听着让人十分舒服,就连音调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智慧,似乎每一个字,都带着一种道韵。
     “晚辈龙尘,见过前辈。”那老者温文尔雅,龙尘赶忙行礼,心中却嘀咕,这人真的是这里的万龙巢之主么?
     那老者看着龙尘点点头,似乎看穿了龙尘身上什么秘密,开口道:
     “真是奇怪,你是云殇的后人么?”
     “不是,我与云殇大帝只有一面之缘。”龙尘心头一震,他竟然认识云殇大帝,龙尘赶忙道。
     “那就奇怪了,云殇跟我说过,他的后人有一天会手持骨牌来这里。
     可是你体内拥有真龙之血,与云殇的气息完全不同,这可就令人为难了。”那老者沉吟了起来,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前辈,云殇大帝当年与您有约定?”龙尘试探着问道。
     那老者点点头道:“当年,云殇到来,我正处与噬天邪王进入最后的较量。
     如果不是云殇,我就要先噬天邪王一步而死,到时候他会施展噬天回魂之术,复活一部分死亡的噬天黑甲战士,将星域神界彻底颠覆。
     是云殇在关键时刻帮了我,不过我已经耗尽了本源,连涅槃的机会都没有,为了感谢云殇,我将万龙巢送给他。
     但是他摇了摇头,万龙巢不是他需要的,而是他的后人需要的,要留给他的后人。
     当时我将这枚晶骨送给他作为信物,然后我也油尽灯枯,临时前,留下意思精魂守护这里,等待手持晶骨的人到来。
     如今你来了,但是你却不是云殇的后人,又身具真龙精血,这样的因果我可看不懂了,如果我仅剩一丝精魂,已经无力推演。”
     难道云殇大帝还有后人?不对呀,大帝不都是孑然一身,连爱妻都没有,更何来子女?
     龙尘开口道:“既然是云殇大帝留给他后人的,那么宝物就应该与我无缘才对,在下这就告辞了,打搅之处,还请前辈见谅。”
     说完龙尘就要离开,如果是别人的宝物,龙尘或许要想去争,但是云殇大帝留下的宝物,必有深意,他就不去争了。
     “且慢”
     那老者摇摇头道:“这其中的因果,一定是在哪里出了问题,云殇乃是天命之子,拥有天命之眼,可洞悉过去未来,按理说不会范这种错误的。
     但是如今你来了,不管你是不是云殇的后人,你都要将血精石带走,因为晶骨破开了结界,我再也没有力量保护它了。
     而且这枚晶骨,可以破开外面的结界,你连同四块神骨也取走。”
     “这……不合适吧!”龙尘有些犹豫道。
     “当然你也可以不取走,把放在这里,任由别人取走,这个你来决定。”那老者笑道。
     “与其便宜别人,那还不如便宜我了。”龙尘笑道。
     “真是奇怪,你虽是人族,但是却身具真龙精血,而且契合得几乎天衣无缝,没有半点瑕疵。
     无灵根却能生万源,无灵骨却能衍万物,罢了罢了,没有能力推算,就不去费心了。
     你我相识一场,也算一场缘分,你体内的龙血乃是苍龙之血,虽然纯正,但是精气不足,乃是苍龙之残血,你即使炼化了,掌控的力量也极为有限,甚至连龙族神通也无法继承。
     让我来帮你洗去苍龙精血,将我自己的精血注入你的体内,你以你对龙血的契合,应该可以完美掌控我的力量,至于能传承几种龙族神通,就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说完那老者,一只手按在龙尘的肩膀上,眼中竟然带着一抹好奇,似乎很想知道,龙尘吸收了他的龙血后,会有什么变化。
     “前辈,万万不可。”龙尘大吃一惊。
     “为何不可?”那老者一愣,要知道,这对人族修行者来说,可是梦寐以求的好事。
     “前辈有所不知,我当年能闯过重重危险,就是受了那为龙族强者的恩惠。
     如果不是它,晚辈早就死了,晚辈与那位前辈曾经有一个约定,就是帮他完成一件事。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未曾找过晚辈,如果洗去了体内的龙血,那位前辈很有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弟子了。
     这样一来,晚辈就等于失约失信,这是一种背叛,所以前辈好意晚辈心领了。”龙尘急忙道。
     就在龙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遥远的星空之上,一条穿越了过去与未来,突破了时间与空间束缚的巨龙,缓缓睁开了眼睛。
     它的眸子,比星辰还要大,眸子周围有星辰环绕,它的眸子盯着远处繁星之中的一处尘埃,眼睛里浮现出一个奇异的纹路。
     “嗡”
     那个纹路微微一颤,破空而去,紧接着那个巨大的眸子缓缓闭上。
     “无聊”
     一个声音,在群星之中激荡,那个声音冰冷,但似乎带着一抹欣慰的情绪。
     ……
     “嗡”
     忽然那老者眸子之中,也浮现出一个符号,那个符号竟然与那虚空之中的巨眸一样。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那老者忽然笑了,大手猛地一压,一股磅礴的力量,疯狂涌入龙尘的体内,狂暴的血气爆发。
     “前辈你……”龙尘又惊又怒,这个老者竟然不顾他的反对,硬往他的体内灌入龙血。
     “住手”
     龙尘怒吼,全身血气爆发,结果这一爆发不要紧,无尽的血气一瞬间涌入龙尘的体内。
     原本龙尘是想将那老者的龙血逼出体外,结果一用力,变成了疯狂地吮吸,龙尘感觉体内有岩浆在翻滚流窜,剧痛难惹忍。
     “你特么混蛋,你有病吗?”龙尘怒吼,疯狂地挣扎,可是在这位龙王面前,他竟然没有半点挣扎之力。
     龙尘想要动用混沌珠的力量,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动用,因为混沌珠只能收没有生命的物体,眼前这个老头不是个东西,气得龙尘额头青筋曝起。
     “哈哈哈……好有趣的小子。”那老者被咒骂,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看着龙尘额头青筋曝气,一副要杀人的模样,那老者笑道:“你不用生气,我并没有洗去你的龙血之力,也没那个能力。
     我只不过一自身的精血,去帮你补足一点龙气,因为你得到的那枚苍龙逆鳞,因为主人褪鳞之时,出了意外,导致精血补足。
     而经过多少万年岁月的洗礼,精气在不停地流逝,你得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失去了源精,故而你传承他的时候,根本无法觉醒龙族神通……”
     “您……您怎么知道如此清楚?”龙尘吃惊地道,不再破口大骂,而是用上了尊称。
     那位老者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继续道:“我现在尝试以是的精血,去激活真龙精血内的源精。
     这样可以然给你的龙血之力更加充盈,力量更加强大,肉身更加结实。
     如果运气好,或许还可以觉醒本尊的神通,只不过,觉醒的过程,会非常痛苦,你可要有心里准备。”
     龙尘大喜:“我准备好了,只要不洗去我体内原来的龙血,我什么痛都不怕。”
     “那好,我要开始了。”那老者点点头,忽然他眸子之中,那之前出现的符文,再次出现了。
     “咔咔咔……”
     虽然龙尘有了准备,可是当疼痛来临的一瞬间,他的牙齿咬得咔咔直响,差点要咬碎了。
     体内的血液,一瞬间变成了无数的刺猬,在体内来回翻腾游走,龙尘的所有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连头发痛得竖起来了。
     但是龙尘始终忍着一声不吭,那老者点了点头道:“不错,别说你的人,哪怕是龙族强者,也没有几个能停住这种疼痛。
     不过你要忍着,不可以晕过去,在疼痛中,去感受本命符文形成的过程,只有这样,才能完美地掌控神通之力。”
     龙尘用力点点头,此时的他,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但是越痛,他的体内的感应就越来敏感。
     很快,龙尘发现血液急速流转之中,一片片细小的符文碎片形成,它们形成后,缓缓涌向龙尘的眉心,龙尘眉心发光,一道符文,由模糊转变为清晰,最后绽放万丈神光。
     “轰”
     神光爆碎,龙尘的气血一瞬间被点燃,龙吟之声响彻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