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宫: 第两千一百九十章 彼岸尽头

  ,
     他没有停下,一路往前。
     甚至,在中途的时候,以莫大的威能调集自己的力量,直接将某个世界全都覆灭下去。
     那世界直接破碎,不复存在。
     里面的人,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求存之心,就仿佛是一道任务一样。
     这个世界,表现的无比的荒诞。
     “圣人殿!圣人,都在做什么?这个世界,是为什么而存在?”
     叶天心中忍不住有些惊惧了起来。
     他不断的往前,摧毁的世界空间已经是越来越多,横扫了一切的存在,简直是让人绝望一般。
     叶天的内心也逐渐的变得焦躁了起来,他看不到任何的变故一样的东西。,
     一切就像是安排好的一样。
     但,这太虚假了,太不可能了。
     将一个圣人,围困在这一切虚假的里面?耸人听闻的程度啊!
     叶天并未停下自己的脚步,一直往前,终于,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宇宙,之尽头!
     尽头的方向,一片黑暗,那里,已经没有任何的世界存在了。
     这里的黑,并非是只颜色,而是一切什么都没有。
     包括光!
     感官上给人一种无比惊悚,一切寂灭,虚无的存在。
     比之寂灭之地,更为可怕!
     寂灭之地,只是没有能量,没有灵气,不可以让人有修为和灵气上的补充。
     大道也极为散碎,想要在中间修炼,基本上不存在,也不可能!
     但是,这里,连基本的物质概念都没有,超出一切寂灭之地的虚无!
     下意识的,叶天想到了脑海中出现过的那个画面,耸人听闻,就像是那张大嘴一样。
     叶天站在那虚无之地的前方,他没有继续向前。
     他也是第一次站在宇宙的尽头之地,以前,都是直接撕裂宇宙的薄膜。
     这个场景是极为震撼的,他甚至在想,他脑海之中出现过的画面,就是那张大嘴,是不是就是眼前的这个东西。,
     暂时没有人给出叶天一个具体的答案。
     他也不会轻易的前去冒险所做此事。
     他站在原地,暂时没有动弹。
     宇宙尽头的地方,忽然看到了一个极为让人惊悚和恐惧的画面。
     那尽头,竟然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无比恐怖的黑幕在不断的开始扩展,不断的衍化,他本来是一切什么都没有,一起的物质都是虚妄的。
     忽然,那些黑暗还是展现出各种奇怪的形状,仿佛在刹那之间,就已经变得活了过来。
     成为了一个个单独的生物一般而存在。
     此刻,太诡异了,叶天的身躯之上,竟然有一股寒意在流淌。
     仿佛,有一双藏在暗处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不,应该是很多很多的眼睛,都在看着自己,看的他便提升寒!
     仿佛有莫大的恐怖,在等待着他!
     他忽然有一种预感,在这宇宙的尽头,仿佛就有自己想要的一切答案,所有的东西,都会在这里展现出来。
     实在是太恐怖了,一切的物质都在凝聚和收缩。
     忽然,一股无比恐怖力量骤然在片刻之内完全显现了出来。
     无比澎湃的灵气,肆虐在宇宙尽头之中,在叶天的周身所有一切的范围之内。
     “你,来了!”
     那黑暗之中,凝聚出一道黑色的人影,他张开口,说出了一句话。
     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却直接出现在叶天的脑海之内。
     叶天目光微微收缩,宛如针尖一般大小,他察觉到了一股危险在降临。
     “彼岸宇宙之内,竟然还能诞生出新的圣人,不是,一切都已经湮灭了么?”
     “那些家伙留存的手段,看样子还是有了一点用处。”
     “可惜,用处不大,对我等而言,一个两个的圣人出现,连他们自己都难以保证自己,又有什么用处呢?”
     “圣人,终究都是虚妄而已!一切,都会归于虚无之内,一切都不可改变。”
     那道身影在此张开了嘴巴,神情淡漠,开口说道。
     “你是谁?”叶天神色淡漠,没有惊惧,不过内心却警惕到了极致。
     他开口,直接问道。
     “问的好!我是谁!”
     “嘿嘿,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很意外?不,我们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得到了超越了一切的力量!所有人都在苦苦追求的境界,在我等的眼中,都是在正常不过了。”
     “他们想要进入我们的境界,还未必能够做到。”
     “所有的一切反抗,都是基于他们自己,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而已。”
     “所以,还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呢?都是日复一日的继续维持着这个秩序,但是,实际上,都是已经不存在了的。可惜可惜!”
     叶天仿佛都能看到此人的表情极为戏谑的样子,所谓的圣人,在他的眼中,都不值一提,都是一群掌中的玩物而已。
     他知道一切,知道一些人的布置,知道那些圣人的反抗,但是,他却没有出手阻拦,也没有出手遮挡。
     他就这样的看着,给你一切的希望,随后,在你以为自己有希望的时候,将一切的希望都掐灭。
     杀人诛心,莫过于此!
     一切在他看来,都不过是一个游戏!
     叶天目光淡淡的看着这道黑影。
     忽然,他身形动了,一道极为璀璨的光芒在他的身上汇聚,在片刻之内,眨眼之间,一切的东西,都以大道的方式都呈现了出来。
     随后,以难以察觉的速度,骤然出手,轰然之间,这等威力,足矣覆灭任何一个寻常宇宙!
     就算是彼岸宇宙,都为之颤栗。
     整个世界都在崩塌,在收缩,在摇晃。
     一片片空间都在破开!宛如蜘蛛网一般四散而去。
     这可是圣人的宇宙世界,却在叶天此刻的爆发之下,也难以撑住。
     但是,此刻他们的威力实在是太强盛了。
     当然,作为彼岸宇宙的力量,自我修复能力极为强悍,很快将叶天的波动给抹除了。
     包括哪些破碎的空间,乃至于停滞时间都快速的恢复了正常状态,快到超乎了人的反应时间,超乎了所有的速度。
     但是,叶天,却更快,他以平生最鼎盛的状态和修为,以自己最强的大道之力,在片刻之内凝聚了无上的力量直接破开了一切的物质。
     随后,瞬间出现在那黑影的面前,无上的圣光在片刻之内骤然爆发全都轰击在那黑影之上。
     这是叶天的一次试探!
     那黑影,轰然之间,全都炸裂破碎,成为了一片片的废墟物质,直接消失了,化为一片散碎的黑暗,然后消失在宇宙尽头的那一段。
     仿佛从未出现过也从未来过,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妄一般。
     但是此刻的叶天知道,刚才的事情不可能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刚才的事情也确实发生了。
     身为圣人境界,或许可能陷身于彼岸宇宙的诡异环境之内,对很多东西都没办法解释。
     但是叶天对自身的东西掌控还是有足够的把握的。
     黑暗平静了片刻,忽然,那黑暗再次涌动了起来。
     “小子很有脾气,你很对我的胃口!居然敢对我出手!”
     那一道声音再次浮现在叶天的耳中,对于这个层级的存在,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突兀的出现,突兀的消失,根本没有一个可以掌控的力度出现。
     “你是谁?”
     叶天再次开口问道。
     “我是谁?又问我?哈哈哈,我都说了,我早就不知道我是谁了?我是谁还重要么?”
     “重要的是,我掌控的这些力量,是你们永远都无法企及的。”
     那人再次大笑的猖狂开口。
     叶天也不废话,直接一巴掌飞了过去。
     刚才,自己以绝强的姿态,大部分的力量不是他抗下来了,而是因为此地的宇宙之内,做到了这一切的东西。
     很多东西,都是不可琢磨的。
     没有办法的强大事件,。
     所有的力量都被宇宙尽头的黑暗所吞噬了进去。
     单单对付他,不需要太强的力量。
     虚空之上,一道光影形成的手掌直接在璀璨的目光之下,骤然爆开在那重新凝聚出来的黑影上面。
     轰然一声,全都炸碎,再次消失,回归了平静之内。
     但是,不到一息的时间,那黑影再次凝聚了。
     “你是谁?”
     叶天目光闪烁,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不过并未确定,再次开口问道。
     “你是杀不死我的!我是无敌的!我的力量超越了一切的界限,我的存在,你也不能理解,不能知晓。”
     “我是谁!很重要吗?很重要吗?这不重要!”
     那黑影却没有之前的温和,叶天几乎可以想象他狰狞的样子在咆哮。
     但是,叶天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之意,再次一巴掌将他的影子轰碎。
     一息的时间之内,那东西再次凝聚出来。
     “你是谁?”
     叶天第四次问道。
     “我是谁?”
     “我是谁?”
     “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谁,我叫什么?”
     那声音中再次有了变化,这一次,再也没有说关于他力量的事情,他一直在反复的说着自己是谁的问题。
     “这应该是某一个人的印记片段,是某位圣人存在留下的。”
     “而且,并非是他主观意愿留下,甚至,他的印记,就是他本身才形成的。”
     “成为了尽头黑暗的傀儡,受气掌控者。”
     ‘“这宇宙的尽头,不对劲!”
     叶天内心逐渐的开始想着,内心很是平静,他之前就已经有了初步的猜想,但是,经过了几次试探之后,才算是知道了一些东西。
     他看着那一片黑暗之地,心中有些踌躇。
     不过,随即他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
     脚步微微一动,脚下法则和大道凝聚,直接化为一道暗淡的流光,直接消失在大陆的尽头,没有人能够在这种时候阻拦住叶天的脚步了。
     那宇宙尽头也不行!
     他猜测,在宇宙尽头,会有另外的一个天地。
     他身形流光仅仅是片刻就直接进入了那庞大的黑暗之地。
     刚刚进入黑暗,他便察觉到了一股极为诡异的气息在自己的身上开水蔓延了起来。
     甚至,在吞噬他的灵气和大道之力!
     灵气还没什么,但是,大道之力,是每一个修行之人的根本所在,不可能存在其他的东西在他的手中了。
     叶天目光凛然,很快将自己身上的气息都掩盖了下去,随后,将自己的一些力量都收缩到了极致。
     不过这并不能阻挡诡异气息的吞噬,只是将这种速度都降了下来。
     进入之后,叶天目光所及,都是一片暗淡的光芒,没有任何的东西存在。
     就连他的目光之前,都没有丝毫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光亮,哪怕是他的双目爆射金光,依然没有改变任何的状况。
     目光所及,依然是黑暗,就仿佛他的目光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一般。
     诡异的气息让人只感觉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只有恐惧,只有一切的敬畏,还有惊慌和无比的寒意。
     叶天强行镇定自身,如此诡异的状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进入宇宙尽头的黑暗之地,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打算。
     但是,结论如此,就在眼前,他必须要面对,要继续下去,已经进来了,想要出去,也未必能够找到路途。
     所以,他只能继续前行。
     而神念扩展,就仿佛进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地方一样,根本扫荡不到任何的东西,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只有一片虚无,他在虚无之中不断的前行。
     忽然,叶天的脚步一顿,他察觉到了一个阻碍!
     阻碍了他的神识在往前拓展!
     到了边缘了么?
     叶天心中暗暗想到,心中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不过,此刻的时候叶天的警惕也提升到了极致,丝毫不敢有懈怠之意,因为,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会有变故出现。
     一般的危险就是这样的降临在,在很多时候,很多人就是在这种状况之下直接被逆斩了。
     叶天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他在前行中保持着警惕。
     终于,他抵达那那一片黑暗神念触及的地方。
     仿佛是一个界壁,难以穿透过去,不敢是以修为,还是神念都无法做到。
     就仿佛是一个完全的隔绝体,比之宇宙的薄膜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叶天收敛自己的气息,将自己的力量再次提升到了极致的状态。
     随后,猛然之间,轰然一拳,直接砸向了前方。
     咔嚓!
     终于,传出了一声碎裂之音,那道壁垒已经被破开了。
     这是无法形容的事情,一道微光从那里面照射了出来。
     叶天目光一亮,终于可以看到新的东西了吗?还是说自己可以揭开最后的秘闻了?
     他神色之中有着几分警惕和期待之意。
     但是,破开的那一丝微光却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
     片刻之后,叶天从那裂缝之处,走了进来。
     所看到的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那是一座囚笼!
     囚笼完全是大道的法则凝聚出来的,每一根铁索都有着极为厚重而狂暴的气息。
     仿佛是大道已经失去了本应该无比纯净的概念。
     显化的大道锁链之上,闪烁着红光,闪烁着一丝丝符箓在上飞舞。
     这是大道之力被催化到了极致,并且,已经进入了腐朽而狂暴的阶段。
     在囚笼之内,一尊人影盘膝而坐。
     这人,天生有三目,是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样子,不过气息萎靡到了极致,一身的灵气几乎都已经耗尽了。
     他是一尊圣人!
     一个圣人竟然被关押在囚笼之内,并且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在这里。
     那老者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睁开双眼。
     “是谁!谁来了?”
     他睁开眼睛,双目的焦点,却并没有聚合在叶天的身上。
     仿佛,他看不到就在眼前的叶天。
     “我!外面来的!”
     叶天想了想开口说道。
     “你并非是被囚禁进来的!那你为何还要进入这里?”
     “快!快出去!此地,并非是一个好地方!此地为囚笼,黑暗囚笼!”
     “有一股那一想象的力量在侵蚀诸天宇宙一切的物质和力量,所有的圣人,都会被关押起来。”
     “你现在走,还有机会,你还没有被关押!”
     那老者极为快速的开口说道。
     他能够听到叶天说话的声音!
     “圣人,是如何被囚禁?”
     叶天皱眉,开口问道。
     “曾经,我们也这样以为,圣人是无所不能的,如何被囚禁?”
     “哪怕是被关押了起来,依然有无数的办法直接破开。”
     “但是,当我们所有人进入囚笼的时候,才发现者跟本就不是我们所能上做到的。”
     “这里的大道,完全和我们可知,无法躲避,只有消耗,此地之内,根本没有任何的灵气,他会将我们的修为逐渐的磨灭,让我们再也没有了力量,随后大道被大道锁链侵蚀,然后崩溃。”
     “灵气修为,也被时间消耗和消失。”
     “只能等死!我已经即将要陨落了,哪怕是你现在将我救了出来,我依然已经到了极限,我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支撑这些东西,力量完全被消耗一空。”
     “之所以没有死,仅仅是,我还没有被吸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