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495章 一战成名

  ,
     烙衡虑本就知道,这一场仗必打不可,赢了,大周将取代苍涛,成为四国之首,而输,世间或许再无大周,成王败寇向来都是如此,你风光之时,便以你为尊,可若你败北之后,最先是踩你的一脚,便是他们。
     烙宇悉微微的扯过了自己的一缕发丝,绕在了手指之上。
     “既是无可避免,那便战吧。”
     战吧。
     是,就是战。
     不战即为败,他们莫不成还以为现在的大周,是以往的那个大周吗?
     哪怕你两国一起,也都不是大周对手。
     烙衡虑转过身,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
     “你们可都是愿意与你们的外祖一同出征。”
     “那是自然,”烙宇悉一勾唇角,眸中的杀气再现,他本就嗜杀,若是压制不住,那便杀个痛快。
     这般好的机会,为何不去?
     “儿子愿意去。”
     烙宇萧自也是愿意。
     未经过生命的血腥,于他而言,并非是会好事。
     他必是要去。
     “我也是。”烙宇逸温润笑道。
     烙宇悉将手搭在自己家老三的肩膀上,“你用这脸直接迷死他们,让他们不战而退。”
     烙宇逸简直都是有些哭笑不得,他的医术还好吧,去了不用卖脸,卖手便成。
     烙衡虑伸出手拍了一下他们的肩膀。
     “你们先是去你们外祖那里,有些事情,还要同他商量才行。”
     “是,”烙家的三兄弟,再是抱手行礼,而后一同走了出去。
     而站在一边的沈清辞咬着梨走了进来,她望着儿子们的背影,不由的却是叹了一声,她做了那么多,仍旧是没有逃出这一战。
     “我们会赢的。”烙衡虑不知何时已是站在了她身后,近二十年不虑不休的练兵,若是不胜,也只说天要亡我大周。
     若不想被灭国,那便战。
     “火器,有了多少?”
     沈清辞一直都是没有注意过,不过,她相信,大周不可能不重视火器。
     “上百台。”
     烙衡虑从她的手拿过了沈清辞吃了半个的梨子,自己也是咬了一口。
     “它结的梨很甜。”
     “这是我生平吃过最大最甜的梨。”而他低下头,将手贴在沈清辞的脸上,“孩子们长大了,这是他们必要走的路,这几年间所学的一切,也都是在此。”
     “我知道啊,”沈清辞怎么能不知道,“只是心中还是不舍。”
     可再是不舍,又有何用?
     那些少年们,终是要金戈铁马,用着一身的正气,保家卫国,守大周百年江山,护他们至爱亲人。
     大周新历895年,北齐与苍涛合兵三十万,一举南征。
     大周年近七旬的老将军沈定山,携朔王府的三子,以及俊王府五位少年公子一并御敌。
     朔王妃捐出三千万两银子,俊王妃捐了一千万两,京中贵人总捐百万两,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认也不愿意做亡国之奴。
     大周896年,朔王爷二子烙宇悉,一战成神,嗜杀成性,手段残忍,以杀名,誉天下。
     年七旬的沈定山,黑发黑须,老当益壮,一手长刀,天生神力,以一敌百,令敌闻风丧胆,不战而胜。
     而军中,有一白衣少年,医术卓绝,带有银白面具,看似笑语盈人,一手救人,却也可以成杀。
     俊王府五位公子,皆可称良将之才
     大周898年,大周大胜,杀敌军十余万人,苍帮天子病故,新皇继位,送降书,求和。
     北齐大败,称臣。
     自此,大周凌驾四国之首,而后四方太平,再无战事。
     一辆马车向前走着,沈清辞打开了车窗,而她伸出手,片片桃花落在了她的指尖。
     一株株的桃树,走过了如此之久,还是连成一片,只有那些桃花盛开,花叶飘落。
     而此,已是深秋之报,此地花开,却仍是未落。
     一年两季花,一花,一季,却不枯叶。
     众人所说的桃源,怕也只有此处。
     马车停下。
     沈清辞走了下来,她向前走了一步,身上竟是落下了片片桃花于身。
     突的,她竟是在桃树之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记号。
     “爹,娘……”
     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过来,一身青衣,端正的风骨,自也是一随意自然。
     沈清辞指着桃树上的那处标志。
     “那是何物?”
     男子浅笑道。
     “我们于百年之前避世于此,在此之前,我们的国家为丞梁。”
     沈清辞突是一笑,而后靠在烙衡虑的肩膀上面。
     “这天下果然的,没有被白拱的雪菜,我们承过他的恩,苍涛的融铁术是他们送于我们的。”
     烙衡虑挑眉,也是接住了一片花瓣,而后放在了沈清辞面前。
     “阿凝,等我们不愿意再是走了,到时便是隐居于此地。”
     “好啊。”
     沈清辞笑弯了眼睛,而后桃花尽处,是那一位向他们跑来的少女,无拘无束,无忧无虑。
     比起那些繁华之间的算计,不如过成如此,简单也是安宁。
     似乎她也是回到了自己的十四五岁那年,一树花瓣落下。
     而后,一眼万年。
     后续……
     大周江山平稳几十余年,那些前人之事,也都是渐渐的淡在了时空的长河之内,再是回忆了最初,可能就连那些人的名子也都是无人记清。
     可是唯有那几人,哪怕是过了如此之久,仍是历历在目,传诵于此。
     那便是已故的卫国公沈定山,还有很多人仍是记得,当年的国公爷是如何英勇,如何大破了敌军,如何的也是让敌军闻风丧胆。
     可是后来国公爷渐老之后,便没有再是出现过,想来,那位神勇的国公爷,已经都是化成风,化成了雨,仍是守卫着整个大周天下。
     大周的一品香已是开遍大周各地,甚至连其它的几国皆也都是有,自是朔王爷烙衡虑携妻离京,相伴余生之后,一品香仍旧朔王府与朝廷同时管理,也是经久不断。
     而除了一品香之外,最是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朔王府的人,他们都会在一定的年岁过后,将王府交由了下一辈,而自己则是远游,自此也是了无了踪迹。
     众人皆说,朔王府中人喜游厉,随意一生,安然所得。
     卫国公府之内,一名年轻男子,拿着几柱香,往着一幅画像前拜了一拜,而画像是是一名身着盔甲,手拿长刀的中年男子,威风凛凛,也是一身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