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迷踪谍影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迷踪谍影: 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 大戏开幕

  ,
     票早早就销售一空。
     黑市上的黄牛票,翻了几十个跟头都不止。
     荀老板的名字,那就妥妥的是票房保证。
     这是追星啊。
     而且是最狂热的那种。
     孟绍原算是深有感触了。
     最过分的是,听说,有个荀老板的狂热戏迷,因为实在弄不到票,急的情愿用自家的房子去换一张票。
     这是彻底的疯狂了。
     嗯,如果真有这么档子事,等到这次事情了了,还是得让大戏院的李经理把房子钱还给人家。
     李经理也是流年不利,招惹到了孟绍原这么一个大魔头。
     开戏当天,很多戏迷早早的就来了。
     一个警察拿着一个喇叭,在那有气无力的叫着:
     “注意钱包,小心扒手。”
     可一个相熟的扒手就在他的身边,他却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一般。
     几个阔气的太太小姐,下车的时候,人人都抱着一个匣子。
     那匣子里放的,可都是金银珠宝大洋之类的。
     荀老板只要一亮嗓子,那大把大把的金银珠宝大洋都是直接往舞台上面扔啊。
     头疼啊。
     始作俑者孟绍原是真的头疼了。
     这他妈的抓到野岛淳还好说,抓不到,可怎么收场啊?
     不行,责任全往李经理身上推就是了。
     这么一闹,李经理以后是别想再待在重庆的了。
     大戏院里坐满了人。
     那些没买到票,可是有门路的,一个个都通过关系混了进来。
     有个传统相声“卖吊票”,虽然夸张,可却是有事实基础的。
     但凡一个名角出来,吊票虽不至于,但满坑满谷的站票那是少不了的。
     坐在前排的,那都是有钱有势的。
     一个个脸上写满了兴奋。
     “完了,完了啊。”
     后台的李经理看到这一幕,面色惨白,毫无人色。
     军统的那些特务,倒是像模像样的弄来了一个戏班子。
     可这哪里成啊?
     孟绍原拍了拍他的肩膀:“李经理,我给你出个主意。”
     “什、什么主意?”
     “你啊,等到散场,一边办理退票,一边跑路,你放心,船票我都帮你准备好了。”
     “啊?”李经理瞠目结舌:“那我在重庆的家产怎么办?”
     “你疯了,你还想要家产?”孟绍原瞪大了眼睛:“你不被人打死就算是不错的了。算了,这个人心善,你的家产,我来帮你处置,除了退票,今天来的观众,每人再补偿一笔。多余的,我帮你捐了,捐给河南灾区。”
     李经理差点晕倒。
     这是什么馊主意啊?
     可是,一张船票真的塞到了李经理的手里。
     ……
     入口处,除了检票的,基本没人。
     等到观众进场的差不多了,李之峰和丁文瑞,一人一边,守住了入口和出口。
     观众里,不管是站着的还是坐着的,都混进了不少特务。
     ……
     野岛淳坐在了中间的位置。
     这张票,是他出了重金,雇人通宵排队买到的。
     他当然知道这么做危险,可他实在无法抵御老子荀老板的诱惑。
     他有一张荀老板的唱片,录的是“女起解”。
     那嗓子,那唱腔,简直令人着迷。
     这次能够亲眼看到荀老板,亲耳听到荀老板的唱,什么样的危险都值得冒!
     他悄悄注意了一下周围。
     身边的人,基本都很正常。
     肯定会有军统的特务混杂其中,不过野岛淳并不在乎。
     军统手里没有自己的照片,这一点野岛淳很确定。
     他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熟悉中国的一切。夹杂在人群中,没人会注意到自己是日本人。
     而且他特别小心。
     为了确保万一,这次出来他甚至没有带武器。
     如果自己真的暴露了,一把手枪,保护不了自己。
     很多特务,总喜欢带着武器为自己壮胆。
     野岛淳嗤之以鼻。
     要是遇到搜身,只会加速自己的暴露。
     真想脱身,办法多的是!
     ……
     此时,大幕终于拉开了!
     ……
     锣鼓点一响,群情亢奋。
     所有人都忍耐着大声叫好的冲动,一个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舞台。
     出场散板一起,观众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
     一片的叫好声。
     西皮散板一响,那唱的是:
     “来至在都察院,举目朝上观。两旁的刀斧手,吓得我胆战心又寒。苏三此去好有一比,好比那鱼儿落网有去无还。”
     嗯?
     叫好声一下停了。
     这不是荀老板的声音啊?
     这“苏三”?
     这哪里是荀慧生荀老板啊!
     “滚下去!”
     有熟悉荀老板的观众开始怒斥起来:“我们要听荀老板,滚下去!”
     老戏迷们纷纷叫嚷起来。、
     台上的“苏三”,一下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这一来,那些第一次听荀老板的戏迷,也都知道自己上当了。
     “滚下去,滚下去,我们要听荀老板!”
     大戏院里炸锅了。
     李经理赶紧从后台冲了上来,对着观众连连拱手:
     “对不住,对不住,荀老板滞留在了上海……”
     “骗子,骗子!”
     一只鞋子飞了上来,“啪”的一声,正中李经理的脸上。
     李经理想死的心都有了:“退票,本戏院不但全款退票,还有补偿。”
     可这里的观众个个都是为了听荀老板而来的,哪里要听他的这些废话?
     大戏院,彻底的乱了。
     叫喊声、怒骂声,几乎能够掀翻屋顶!
     ……
     一帮骗子。
     野岛淳站了起来,片刻都不想在这里逗留。
     也有几个观众站起了身。
     野岛淳混在这几个观众中,走到了入口那里。
     一出去,便看到几个人拦住了他们。
     丁文瑞面无表情的问道:“戏还没结束,几位要去哪里啊?”
     一个退场观众愤愤说道:“他妈的,哪里有荀老板?算我倒霉,我店里还有事,这票钱,我不要了,以后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
     “就是,他妈的,大骗子。”
     他身边的人愤愤骂道。
     “别急啊,诸位。”丁文瑞不紧不慢说道:“这票钱呢,是一定要退的,几位随我来,我们有专门的贵宾退票通道。”
     “不要了,不要了!”
     “不要,不行!”丁文瑞面色一沉:“来人,把几位老板给我请到贵宾通道去!”
     野岛淳非常镇静,他隐隐猜到出问题了,可只要自己不表现出破绽,他们拿自己一点办法没有。
     这几个率先退场的,每一个能走,都被带到了“贵宾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