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迷踪谍影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迷踪谍影: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烈火上海(下)

  ,
     “掩护!”
     易鸣彦一挥手,苏俊文带着四个卫队队员迅速猫着腰钻了过去。
     五枚手雷握在了手里。
     苏俊文的手指悄悄的比划着:
     “一……二……三!”
     五个人同时起身,五枚手雷用力扔出!
     一阵猛烈地剧烈爆炸。
     然后,轻重火力同时开火!
     易鸣彦再次一摆手!
     前进!
     他指挥的,是从和鬼子无数次的血战中,死后余生的老兵!
     一次次的血战,一次次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让他们早就知道该怎么去作战。
     他们的作战素质,已经并不逊色于对面的日军!
     在这样行之有效而又突然的打击下,日军根本没有做好任何防备。
     第一道防线,却迅速的突破了!
     易鸣彦的目标只有一个:
     把长官,救出来!
     “报告,西南面,枪声非常猛烈。”
     “西南面?那是斯登脱路!”易鸣彦迅速做出了判断:“有人也在向日军阵地发起突击,靠拢,迅速靠拢!”
     ……
     相比于易鸣彦和他的卫队,常池州跟他的兄弟们,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打仗!
     常池州做了半辈子的青帮,很多人暗地里称呼他是流氓头子,他也知道。
     可流氓,也是有流氓理想的。
     他崇拜岳飞、文天祥、史可法这些大英雄。
     他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英雄。
     可流氓就是流氓。
     没想到,这一天真的到了。
     他的三百决死队员,也都和他一样,是帮派分子。
     今天,他们就决定当一次英雄了。
     什么是英雄?
     像岳飞岳爷爷那样的是英雄。
     和小鬼子死战到底的,也是英雄!
     前面,是小日本构筑成的封锁网。
     要冲过去,才有可能把小太爷给救出来!
     怎么打?
     你让一群从来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青帮分子,去和职业士兵作战?
     可帮派分子有帮派分子的办法!
     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忠字门的,出列!”
     一声令下,十条汉子走出。
     他们扔掉了手里的枪,拉开衣襟,每人胸前绑着三枚手榴弹!
     常池州一抱拳:
     “山青水绿,江湖路远!兄弟们,走好了!”
     “常爷,红花亭前现忠义,老祖佑我千万年!咱们下辈子见!”
     那十条汉子,握着手榴弹的导火索,就这么雄赳赳的走了出去!
     ……
     “那一晚,惨啊,真的惨啊……三百青帮决死队的,十个人为一组,每人身上绑着三枚手榴弹,就这么朝着小日本的阵地冲了过去啊……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啊……一组死完了,死绝了,下一组再上啊!
     都说小日本残暴,可那天晚上,面对青帮这么同归于尽的打法,他们也怕了,他们,是真的害怕了啊!终于,有一组冲到了小日本的面前,那爆炸,一瞬间就把小日本给淹没了啊……
     后面呐喊者,呼唤着,剩下的兄弟们,全都冲了上去……他们和还活着的小日本扭打在一起,有的人,打着打着,就这么拉响了手榴弹……”
     “爷爷,那天,你也在吗?”
     “爷爷,也在。”老人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双腿,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晚上:“起码,爷爷还活着!”
     ……
     “杀出去,杀出去!”
     孟柏峰双枪连射:“老四,撑得住吗?”
     “他妈的,左胳膊被打穿了!”一贯斯文儒雅的何儒意,竟然爆了一句粗口:“老了,不服老不行了!”
     “你才多大啊,老什么?找个女人,没准明年还能得个儿子!”
     “你嘴里就没句人话!”
     何儒意一侧身,“啪啪”两枪,干掉了左面躲在暗处的一个敌人。
     他单手握枪,一摆弄,空的弹匣掉了出来,身子迅速一转。
     孟柏峰心有灵犀,收好一枪,拿出弹匣。
     何儒意正好转到孟柏峰的右手,就这么一擦面的功夫,一个新的弹匣,已经重新安放到了何儒意的枪中。
     “啪啪啪啪”!
     两个想要逃跑的特工,瞬间被孟柏峰和何儒意贯穿后背倒地。
     “是76号的!”
     孟柏峰枪口接连跳动:“他妈的,为了抓我儿子,全都他妈的出动了!”
     “那是我教的学生好,枪!”
     何儒意和孟柏峰同时把枪往对方一抛,何儒意接过那把装满子弹的枪,枪口如精灵般的跳跃:“打完了,我回乡下教书去,再也不来上海了!”
     孟柏峰忽然闷哼一声。
     “睡不醒,中弹了?”
     “腿被打穿了,他妈的!”
     黎雅和阮景云赶紧冲了过来。
     阮景云也受伤了,一颗流弹,从她的脸颊划过,血流不止。
     两个女人,拉着两个男人躲到了一角,帮他们包扎好了伤口。
     “我是真羡慕你啊。”何儒意喘息着:“到哪,都带着女人。”
     黎雅和阮景云娇媚一笑,风情无限!
     “上马大将军,下马风流候。”孟柏峰笑着:“老四,还能干?”
     “干!怎么不能干?”
     “那就,干!”
     孟三、何四,“嚯”的站起。
     那子弹,划破长空!
     一百五十九个兄弟,已经没了很多了。
     可这群上了年纪的,竟然没有一个退缩的。
     这群昔日的英雄,到了今天,还是英雄!
     所过之处,枪声不绝,杀声不断。
     所经之地,烈火,已把大地点燃!
     点燃的,还有曾经的租界内中国人的心!
     欧洲人,美国人跑了。
     日本人来了。
     孤岛,已经变得再也不安全了。
     绝大多数租界内的中国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可是现在,枪声,却再次把这里点燃!
     上海,还在战斗!
     正直的中国人,没一个会屈服的!
     一个日本宪兵躲在了一户人家,枪口从窗户里塞了出去,瞄准了一个目标。
     正当他准备开枪的时候,脑袋后却忽然遭到了重重一击!
     这户人家的男主人,操着凳子,拼命的砸下。
     女人,用剪子,对着日本宪兵的身子就是乱捅。
     儿子和闺女,死死的压住了日本人的双腿!
     日本宪兵一动不动了。
     “快,从后门拖出去,扔远点。”
     男主人喘着粗气:“谁也不许说这件事。”
     他听着外面的枪声。
     自己能够帮那些好汉做的,只有这些了!
     原本已经死的心,现在又重新活了。
     谁说上海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
     你听,他们还在战斗!
     烈火,已经点燃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