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迷踪谍影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迷踪谍影: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至暗时刻

  ,
     “长官,不成了啊。”
     陈鸿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走吧,我在这里拖住敌人!”
     “走啊,长官,走啊!”
     李之峰大吼着。
     “兄弟,哥哥不能陪你了。”
     徐乐生掏出一个弹匣,放到了陈鸿的身边。
     七尺的男儿,这一刻眼睛却已经红了。
     陈鸿笑了:
     “保护好,长官,他坑人,好有水平的……”
     孟绍原是被拖拽着走的。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部下就要死去,可却无能为力。
     他知道自己也危险了。
     因为,四面八方都开始出现了敌人!
     光凭着三个人,想要突出去,太难了。
     “走啊!”
     陈鸿又是一声厉后,倚在墙上,端着冲锋枪,朝着前面猛烈的扫射着。
     他还活着。
     活着,就能继续打下去!
     哪怕能够多拖住一秒钟,也能为长官多争取到一秒钟的时间!
     一发子弹,又命中了他的身子。
     陈鸿却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了。
     ……
     日军指挥官看着倚靠在墙壁上的这具中国人的尸体,到现在为止还是无法相信。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他身上最起码被打了十多枚子弹。
     可他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居然还在战斗。
     而且,指挥官可以确定:
     当自己走到他的面前,这个中国人,竟然还咧着满是鲜血的嘴,对着自己笑了一下!
     不会看错的,他是,真的笑了!
     指挥官抬起了手,想着这具中国军人的遗体,敬了一个军礼!
     ……
     “游安远,还坚持的住吗?”
     “还行,还行。”
     游安远的腹部中了一枪,草草包扎,面色已经惨白如纸:“年轻时候要是中了这么一枪,那还真的不算什么。”
     孟柏峰自己也不好过。
     腿上火辣辣的疼,走路一瘸一拐的撑到现在了。
     何儒意更惨。
     刚才的遭遇战,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腰打伤了他。
     要是再偏那么一点点,何儒意恐怕就要没了。
     “有人!”
     “准备!”
     孟柏峰、何儒意毫不迟疑的拉动了保险。
     “不对,不是日本人!”
     何儒意猛的发现了,对面那群人里,居然有女人。
     他到底是军统的,对着对面叫了一声:
     “西出阳关有故人!”
     这是联络暗号,特意把句子里的“无”换成了“有!”
     “劝君莫进这杯酒!”
     “我是何儒意!”
     “何先生!”
     对面的那群人出现了!
     吴静怡!
     居然是吴静怡!
     她手里拿着一把勃朗宁,浑身都是鲜血。
     “孟先生?”
     吴静怡不光看到了何儒意,竟然还看到了孟柏峰!
     “是儿媳妇啊。”
     孟柏峰长舒了一口气。
     两路救援人马,成功的在这里完成了会师!
     跟在吴静怡身边的夏侯惇、叶蓉身上都带伤。
     “我们知道斯登脱路有激战,所以一路杀了过来。”
     一看到孟柏峰和何儒意,也不知道为什么,吴静怡一下就有了主心骨:“一路上,遭遇了日军多次,我们也不敢恋战,边打边车,折了一些兄弟。”
     “有消息了。”
     他的话音刚落,小忠便带来了一个人:“这是吴区长!”
     “吴区长。”这人急忙说道:“我是29号潜伏点的屈行思,就在之前,我负责的大康里那里,爆发枪战。”
     “大康里?”
     吴静怡立刻说道:“那里有一个绝密潜伏点,只有我和孟绍原知道!”
     孟柏峰检查了一下武器:“老四,还能行不?”
     何儒意冷笑一声:“你能行,我不能行?”
     “那,走!”
     孟柏峰瘸着腿,边上黎雅和阮景云想要来扶他,也都被他推开了。
     儿子,坚持住,你爹和你老师来救你了。
     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住,你得给我好好活着!
     ……
     恐怕,不行了!
     被困了!
     日军两路追赶,现在,大康里这里是最后一处能够到达的潜伏点了。
     万幸的话,这里武器弹药充足。
     刚才,一伙先头日军,已经进行了试探性的进攻,但被打了回去。
     可这只是开始而已。
     就三个人,能够坚持多长时间?
     “好家伙,人真多。”李之峰朝窗口看了一眼,一边换着机枪弹匣,一边说道:“日本特务、宪兵队的、76号的,长官,咱们这是要完了啊。”
     孟绍原却在那里藏着什么东西。
     “长官,您在藏什么啊?”
     “账本。”
     “啊?”
     “你们得罪我的账本,不能丢了。”孟绍原笑嘻嘻的:“等我死了,我儿子的继续问你们讨账啊?”
     “嘿,长官,合着您殉国了,我们能活着是不?”
     “不吉利啊,不吉利啊。”孟绍原忽然唉声叹气:“李之峰,你说你,自从当了我的卫队长,侯家村我就差点殉国,这次又完了,你是扫把星是不?”
     “长官,不带您这么说的。”
     “我这次要还能活下去,这笔账我得慢慢和你算。”
     孟绍原端着一挺机枪架设在了那里。
     他说的非常轻松,可是他很清楚:
     自己,这次要真的完蛋了。
     就三个人。
     吴静怡能够调动的人手不多,根本没办法来救自己。
     能在这里坚持多久?
     不管了,能坚持多久就多久!
     “长官,都弄好了。”
     徐乐生喘着粗气说道。
     所有的子弹、手雷、炸药都堆放在了一起。
     一枚拧开盖子的手榴弹,就放在这些物件的上面。
     到了最后的那一刻,只有一拉这枚手榴弹。
     “轰隆隆”!
     什么都没有了。
     还能拉上不少垫背的。
     这不美滋滋的?
     孟绍原是在侯家村死过一次的人。
     他怕死,可是又不怕。
     死过的人,再死一次,怕什么?
     外面的日军,并不知道这里困住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孟绍原。
     可他们一定会攻破这里的。
     “里面的人听着……”
     外面传来了喊话。
     “给个我。”
     孟绍原从李之峰手里接过了一枚手雷,一拉保险,用力扔了出去。
     “轰”!
     外面传来的,是爆炸声、惨呼声,和不断的咒骂声。
     “干吧?”
     “干啊!”
     三挺机枪,同时发出了怒吼。
     这是绝境下的怒吼!
     这是不屈的怒吼!
     人,可以死。
     可是脊梁骨不能断!
     孟绍原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
     死就死吧,多干掉几个,也不亏!
     再见了,我的使命,完成了!
     再见,我可爱的祖国!
     再见,我伟大的民族!
     抗战,必胜!
     这是孟绍原一生的:
     至暗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