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夜烬天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夜烬天下: 第五百二十五章:西月茶庄

    洛城的夜晚是一如既往的人山人海,从东冥逃难过来的人只能席地在道路两边搭着简易的帐篷勉强度日,为了方便管理,三翼鸟派遣了两只分队过来协助治安,可即便如此,过于拥挤的城市还是鱼龙混杂极为混乱,萧千夜牵着云潇,云潇牵着龙吟,三人从城西渡口直接进入城内,虽已入夜,但到处都挂着照明灯,放眼望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疲惫,机械一般的三五成群凑在一起煮着晚饭,互相之间也不说话,如此人数众多的街道安安静静的,倒是透出一股微妙的诡异。

     萧千夜也在认真思考着,不停的观察着路边人们的神色,虽然看起来很没精神,好在不像是沉迷毒物的样子,距离东冥碎裂已经过去快一年了,但是由于东冥的地势多山多水,大多数的城市又建立在群山之间,这也导致了救援赈灾的进度远远比不上地处荒漠的阳川,大批无家可归的难民涌入洛城,如果温柔乡在这种时候在洛城蔓延开来,那真的是要闹到满城风雨不可收拾!

     当时为了拿回古尘,也为了让夜王深信不疑自己的立场,他是选择了东冥作为碎裂的开端,如今看来这样的决定无疑是酿成了大错!

     这样的想法稍稍一起,萧千夜立即微微蹙起了眉,只感觉心头一阵剧烈的痛,就在他下意识的抬手想揉一揉钻着疼的眉心之时,云潇已经一步跑到了他的面前,一歪头眨眨眼睛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庞,低声问道:“不舒服吗?”

     那样恬静的脸,仿佛会发出柔光来,萧千夜呆呆看了她一瞬,摇头:“没事。”

     一路走到西月茶庄,老远就从敞开的门窗中飘来了熟悉的迷药味,云潇捏了捏鼻子,看着两人说道:“这东西对我倒是没什么影响,你们还好吧?”

     龙吟屏着呼吸,又心虚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萧千夜,低道:“只是闻一闻应该不碍事。”

     “嗯,一会里面的点心啊,水啊之类的,你们千万不要碰。”云潇认真的嘱咐的,一手拉着一个深吸了一口气,三人大摇大摆的走入西月茶庄,发现这里早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毒窝了,相较于上次来柜台上还摆放着各类茶品,这次索性连装模作样的功夫都省去了,零散的温柔乡就那么堂而皇之的放在茶几上,中间摆着天香水的大水烟,几个人围成一桌贪婪的抽着,迷醉其中无法自拔。

     萧千夜诧异的看着这满屋的瘾君子,洛城怎么说也是暮云家的管辖城市,竟然已经严重到公然聚众吸食毒品都无人管束的地步了?

     他们一走进来,就有各种意味深长的目光从各个角落里望来,龙吟紧张的抱着云潇的胳膊,大气都不敢出,旁边的人见她一脸害怕的模样,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哄笑起来,好事之徒扯着嗓子远远的朝她吼道:“那边的母老鼠,长的倒是还可以嘛,你过来陪哥几个玩一会。”

     龙吟一动不动的瞪了几人一眼,虽然她的外表被云潇的幻术遮掩,看起来就是一只普通的旅鼠罢了,可这么无礼的说辞还是让她又气又不能发作,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几人顿感颜面大丢,一人悻悻丢下手里的水烟摇摇晃晃的就冲了过来,也不管旁边看热闹的人群一把拽住龙吟就往自己那边拉扯,边拉边骂:“不要以为上头取消了异族的禁令你们这种东西就真的能和人类平起平坐,不就是一只老鼠嘛!脾气倒是不小,今天你陪也得陪,不陪也得陪!”

     “放手。”不等龙吟拒绝,萧千夜厌恶的握住那人的手,不禁从鼻子里冷笑了一声,微微用力就让对方的骨骼发出恐怖的咔嚓声,云潇赶忙拦在两人中间,好声好气的劝道,“这位大哥,我们是奉命来做生意的,山海集之主还等着我们拿了银子回去复命呢!各位大哥行行好,别为难我们三了。”

     那人吃惊的盯着自己的手腕,或是出于迷药的作用,他只觉得骨头有那么一丢丢僵硬,竟也完全察觉不到疼痛,云潇怕他们起冲突引人注意,一边笑嘻嘻的把龙吟推到萧千夜身后,一边搀扶着那人暗暗带力将他拽了回去,一直走到茶几前,她才双手合十故作可怜巴巴的说道:“几位大哥先玩着,要是不够,一会我单独给您再来点,消消气,别和几只老鼠一般见识嘛。”

     “你倒是嘴巴甜。”几个人被哄得飘飘欲仙,上上下下打量着云潇,眼睛充满了异样的神色,推推囔囔的笑起来,“这年头老鼠都长得这么漂亮,哎,没天理啊,一只老鼠都能娶两只漂亮母老鼠,羡慕,羡慕啊!”

     云潇笑嘻嘻的退了回去,瞄了一眼一脸不快的萧千夜,笑道:“你快别说话了,让我来对付他们吧。”

     就在他们四下查看的时候,云潇已经握着从旅鼠那夺来的令牌笑吟吟的递给了迎上来的大管事,两人交头接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过一会就小跑过来一个小伙计,点头哈腰的做请将三人带到了三楼的包厢内,又道:“三位请在这里稍作片刻,里面的茶水点心随便用就行,小的这就差人去通知暮老爷过来取货。”

     “暮老爷怎么不在这等着?我们可是费了好大劲才运过来这么一大包温柔乡的呢!”云潇轻轻拽住小伙计的袖子,故作不快的嘀咕了一句,小伙计连忙压低声音,虽然是面对旅鼠模样的三人,态度是好得不能再好的谄媚,立马低声下气的解释道,“暮老爷最近被自己儿子发现吸食温柔乡,然后就被强行扣起来了,可是架不住瘾大憋不住,所以找了线人过来取,您先坐,一会人就来了,银子绝对一分不少。”

     云潇抿抿嘴,挥挥手让他把门关上,这以前是茶客们吟诗作对的地方,眼下早已物是人非,茶几上的茶具被换成了水烟的壶子,还搬了几张躺椅进来给瘾君子们躺卧休息,萧千夜大步走到窗前推开一角,本想让屋内浓郁的迷药味散出去透透气,不料一眼扫到茶庄露天的后院中席地半躺着几个人,看衣着像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水烟壶,几个人围成一圈正在那吞云吐雾。

     “啧……”他厌烦的啧了一下舌,手就那么搭在窗子上犹豫了一下,看来是开不开窗这味也散不去了,云潇跟着他靠过来往外看了眼,惊讶的道,“这茶庄是什么人开的?这么胆大包天,不怕被查?”

     “应该是没时间来查他们了,毕竟城中还有那么多难民。”萧千夜叹了口气,他的眼神带着某种锋芒,带着一抹苦笑低道,“东冥的地势不利于救灾,那些有钱的商人自然会就近选择洛城暂时安顿下来,商行这种东西大多数都是有生意利益往来的,如果他们自己之间想要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真的可以一手遮天隐瞒很多很多的东西,而且洛城作为陪都,治安其实是独立的,不论是军阁还是曾经的禁军都只做协助管理,眼下如果城主都沉迷毒物不能自拔,单靠暮云一人是根本管不过来的。”

     云潇担心的看着他,而他也在担心的看着后院中的男男女女,不过一会,外面竟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两人诧异的抬头望了一眼夜空,明明不久之前还是夕阳如火,怎么好端端的忽然下雨了?

     龙吟本是尴尬的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坐着,忽然察觉到雨中熟悉的气息,一下子跳起来将两人从窗边拉了回来,她的脸色“唰”的一下苍白如纸,嘴唇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恐惧开始微微颤抖,低道:“怎么会……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忽然出现,不可能、不可能的!”

     “怎么了?”云潇轻轻握住她的手,却察觉到她剧烈的一颤,龙吟咽了口沫低道,“是四长老一族的化雨术,应该有他们的人在附近。”

     “长老院?”云潇和萧千夜异口同声的低呼,龙吟紧张的点头,认真的说道,“四长老一族是雨蛟,我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真的能呼风唤雨好不威风!可是他们不应该会跑到飞垣来才对,他们没理由过来啊!”

     话音未落,龙吟竟然是担心的抓住云潇的手,不知为何赶紧催促:“不会又是冲着你来的吧?你快躲一躲吧,长老院一直把浮世屿当成敌人,你是浮世屿的皇鸟幼子,他们一定是想继续对付你,你、你们要不别管那种迷药了,洛城靠近洛河,雨蛟在大河边会有天然的优势,不好对付,你们先走吧!”

     “我没去找他们,他们还主动送上门来?”云潇从嘴角嗤出一声冷笑,心头的杀念一瞬被点燃,又被她以更快的速度无声无息的强压下去,缓了一会才道,“不过你放心,长老院这次应该不会是冲我来的,事实上我回飞垣本来就是个意外,如果他们有办法知道我的下落,应该会躲得远远的,而不至于这么快过来送死。”

     “呃……”这一下反倒是龙吟尴尬的不知如何回答,这才想起眼前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柔弱的姑娘,自己心里竟然有一丝罕见的遗憾,云潇拖着下巴认真想了想,低道,“天空中的流岛成千上万,他们不偏不倚这么巧就在飞垣和我撞上了,那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想捣什么鬼,也省得我大费周章亲自去找他们。”

     三人各怀心思的往后院中望去,虽然天空在下着小雨,沉迷其中的人却丝毫不在意天公不做美,甚至连起身避雨都懒得动,只是吆喝着让伙计直接搭起雨棚,继续在院中贪婪的吸食水烟。

     这般散漫的景象让萧千夜厌恶的关上了窗子,一言不发的坐了下去。

     云潇本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略显沉闷的气氛,就在此时包厢的门终于被轻轻扣响,她立即竖起一根手指做出嘘声的手势,只见刚才的伙计领着一个身穿雨披头戴斗篷的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低声嘱咐了几句之后又主动退了出去,那人直接走到桌边,一句废话都懒得说,“啪”的一下从斗篷内拎出一大麻袋子银票丢到桌上,低喝:“货呢?”

     三人一惊,不可置信的互换了一眼神色,这竟然是个女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