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仙王,就这?

  ,
     “你找死!”
     相询终于暴怒,沉声吼道。
     他不再儒雅,不再平静,整个人怒火滔天,身后大街树叶纷飞,龙形风肆意狂卷,摧毁着街道上的一切。
     所有人皆胆战心惊。
     仙王一怒,当真恐怖!
     相询大手一挥,漫天纷飞的落叶瞬间聚拢至身前,化成一柄青叶利剑,脚下轻点地面。
     砰的一声,大街瞬间崩开一片大坑。
     相询则已化成虚影出现在徐缺面前,手中那柄青叶凝聚而成的长剑,贯穿虚空,直接朝徐缺头顶斩落!
     “我还以为你不敢出手呢!”
     徐缺笑了笑,手掌往前凭空一握,逼王棍瞬间飞来。
     一棍横于身前,直接抵挡住那一剑!
     “锵!”
     棍剑相撞,刺耳的金属颤音瞬间荡开。
     全场众人顿时耳膜发疼,境界稍弱者,瞬间七孔流血,头昏眼花。
     “仙王?就这?练把像样的兵刃都没有,怎么跟我打?”
     徐缺显得格外轻松,嘲讽了一句。
     手中逼王棍一震!
     相询手中的青叶剑顷刻间崩裂,爆开化成一堆灰烬。
     “来,再来,把这些灰烬也凝聚成剑,别浪费!”徐缺大笑。
     “你的棍子,乃是仙器品阶?”
     相询眼眸瞳孔微微收缩,冷哼一声,手中一堆灰烬随风飘落。
     “别打不过就说我用了仙器,这破棍子只是趁手而已,我们炸天帮仓库里有的是。”徐缺笑道,手中逼王棍也已然挥动,直接朝相询的脑门砸去。
     在场众人却神色古怪起来。
     他们都很清楚,青虹宗宗主相询,擅长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剑法。
     随手拈来的落叶剑碎了,那等于是在逼他动真格了!
     毕竟这位仙王,真正擅长的可是……
     “花兄,小心,相宗主擅长的是拳法,你快跑!”管筝焦急如焚的传音在徐缺耳边响起。
     “拳法?”
     徐缺一听,顿时乐坏了。
     巧了,本逼圣恰巧也有一种拳法。
     轰!
     还未等徐缺回应,相询已然径直冲向徐缺,五指紧握成拳,一股磅礴道韵,宛若撼动天地。
     拳还未至,所经之处,虚空皆为之扭曲,出现裂痕!
     “山海六道拳!”
     “传闻中相宗主的成名绝技,想不到今天竟有幸亲眼所见!”
     “如此气势,如此雄厚道韵,天地都无法承受,花无缺如何抵挡得住?”
     所有人的目光,皆望向徐缺。
     只是……
     徐缺却连一步都没有挪动。
     众人心里暗叹果然如此!
     如此拳意的强势压迫下,显然不可能动弹自如了。
     哎!
     如此一个少年天才,要就此落幕!
     眼看着相询的拳意幻化凝实,即将触碰到徐缺的瞬间,众人都不由得摇头叹息。
     “轰!”
     突然,一阵罡风刮起!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徐缺也抬起了手,漫不经心的握起了拳头!
     还……还打了个哈欠?
     “逼王拳!”
     徐缺有气无力的念了一声。
     心神却已与系统沟通!
     三十万点装逼值!
     满负荷的逼王拳!
     杀人书!
     皆字秘!
     齐齐动用!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巨响,伴随一股滔天气浪,席卷开来。
     整座客栈阵法崩碎,凭空蒸发,在气浪中化成一片片灰烬,随风而散。
     在场众人皆被冲飞而出。
     境界低微者,当场口中咳血,重伤昏迷。
     徐缺依旧未挪动半步,平静的站在原地!
     但是!
     仙王相询,也跟着人群倒飞而出。
     “区区一个仙王?凭什么跟我打?”
     徐缺冷哼一声,脚下闪电交织,隐约还伴随一阵火花,身形瞬间暴起,径直冲向空中的相询。
     “砰!”
     一拳!
     “砰!砰!砰!”
     两拳,三拳,四拳!
     一道道密集的拳影,雨点一般接连不断的落在相询身上。
     堂堂一代仙王,别说是还手之力,便是单单想要中招架这种蛮横的拳法都显得无力。
     “啊!”
     惨叫声开始在半空中蔓延!
     那些被掀飞的修士,包括管成平等人,此刻早已落地,却满脸呆滞的看着半空中这一幕。
     青虹宗宗主,此刻正在被吊打?
     而且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山海六道拳?相询的仙王成名绝技?
     有个屁用!
     这特么真是见鬼了!
     那花无缺究竟是什么人?
     竟可以以大罗金仙的修为,匹敌仙王!
     不,不对!
     这完全已经是以大罗金仙之力在暴虐仙王强者。
     ……
     而此时,相询本人更是心神巨震,难以置信。
     自己堂堂一代仙王,竟落得如此下场?
     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妖孽?
     尼玛,这特么就是个恐怖的暴徒啊!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
     再打下去,老子真的要被打死了。
     “道友,听我……”相询忍着疼痛大喊道。
     “听你妹!我不听!”徐缺大拳不断轰出,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打得如此畅快淋漓了。
     “别……”
     “别分心,专心和我一战!”徐缺喊道,数十套组合拳在一瞬间轰出!
     相询当场一口老血喷洒而出。
     你特么说的是人话吗?
     专心和你一战?
     老子现在完全就是在单方面挨打好吗?
     ……
     场下,已经有无数竟鹤城的修士赶来,目睹着这一切。
     所有人皆呆若木鸡,满脸失神。
     相宗主,竟然在挨打。
     而且是被一个大罗金仙全方位碾压吊着打。
     关键是……相宗主似乎还想求饶来着?
     结果那位大罗金仙直接连让他开口求饶的机会都不给!
     好家伙,这特么得是多重多恐怖的拳头啊!
     “住手!”
     终于,相询抓住机会大声吼道。
     此时的他无比狼藉,满身伤痕,血流如注。
     整幅肉身硬生生被打得崩裂,密密麻麻的伤口令人触目心惊!
     “轰!”
     然而徐缺并未住手,再次挥动拳头砸落,密不透风的拳影,让场下众人看到都感觉窒息。
     “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这时,相询如若疯魔,撕心裂肺的怒吼咆哮起来。
     他满头长发竖立而起,身上流淌出来的鲜血,如同活物,在他身上蠕动起来,化成密密麻麻的一堆血色蠕虫。
     “禁术,这是魔门的禁术!血线虫魔躯!”
     “什么,这是传闻中以仙王血液献祭,化为魔躯,能与仙尊境一战的禁术,血线虫魔躯?”
     “相宗主怎么会这种魔门之人的手段?”
     在场众人纷纷惊呼出声,难以置信。
     魔门在仙元洲乃是人人喊打的存在,魔门禁术更是所有修士共同抵制。
     这相宗主,竟然修炼了这类禁术?
     若是被他施展出来,竟鹤城恐怕……不复存在!
     “哟,要开挂了?这就是你的绝招?”
     徐缺微微一笑,眼眸间突然闪过两道金红色的闪电弧。
     下一刻,他嘴角咧起一抹诡异弧度的笑意,似乎有些疯狂,满头黑发间,开始泛起一丝丝银白。
     “要不……我也让你看看我的绝招?”
     ……
     【第二更送到,继续求月票,给力的话,等白天咱们再继续冲第三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