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正经修仙的我却画风清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正经修仙的我却画风清奇: 22 学习

    菩提寺里早没粮了,后院的青菜未长成,又因为袭击的事情,根本没空去山下采买。

     中午的这顿饭,便只有能数清米粒的清粥和凉拌的野菜。

     宗言用筷子挑了根放在嘴里,又险些吐了出来。又苦又涩,连咸味都没有。

     好在他来时带了一包袱馒头大饼,叹着气当场分了。

     悟恒道了声谢,端着两个馒头去服侍师父用餐,而宗言望着正捧大饼往嘴里塞的小和尚,心里蛮不是滋味。

     看把人孩子饿的。在他印象里和尚们应该吃喝不愁才是,起码霖城郊外的小庙,人家僧人吃的挺丰盛的,这里怎么就困难到这地步了呢?

     又想到悟恒袍子上的补丁,他不禁担心起以后的生活质量……

     --------------

     吃过午饭,宗言依照约定进了弘济的禅房。

     一进门,便闻到冲鼻的药味儿,老和尚看上去比昨天精神不少,此时正斜靠在床上,手里还捧着一摞书籍。

     “师父!”宗言先合十躬身,既然顶着人家弟子的身份,自要礼数周到。

     老和尚一脸的欣慰,对着他点点头,指着墙边的凳子先叫他坐下,才将手中书册递给他:“既然你现在已是本寺弟子,当然有资格修习本寺珍藏武学。”

     宗言双手接过,书册的纸张已然发黄并有了虫蛀的痕迹,显然是有年头了。

     他每翻开一本,老和尚便会给他解释一番,从来历,到修炼的大致方法皆有提及。

     《本愿渡行玄功》名字让人摸不着头脑,却是一门江湖绝顶的高深武学,乃菩提寺的真传。

     《大悲手》便是老和尚弘济昨日对敌时使用的招数,单看那些尸体的惨状便知道,威力何等惊人。

     这个世界竟然也有《金钟罩》这种佛门护体神功。

     《伏魔棍法》:肯定是耍棍的。

     《菩提童子功》:呃……

     仅仅五本秘籍,却是将筑基心法,进阶的内功,锤炼肉身的秘术,内外兼修的绝学包罗在内。

     宗言看得眼热,除了童子功,其余一个个听上去确实厉害。

     可惜,都不是他眼下最需要的。

     弘济见他发愣,以为正在为选择哪本纠结,便摆手道:“为师将这些都交予你,喜欢什么先挑着练便是,切记,贪多嚼不烂,练武定要循序渐进。”

     “那个……”谁知宗言却又将秘籍放回到床上,犹豫着说:“师父,弟子能否从最基本的学起?”

     “嗯?”老和尚猛地睁开半眯的眼睛。

     宗言见他不理解,又道:“就是,各种修炼名词啊,特定的经脉啊,从这里开始学?”

     老和尚的表情变得更古怪了……

     -----------

     宗言从禅房中走出来时,长长地吐出口气。

     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因为终于不必辛苦地在几个和尚面前充什么高手了。

     是的,方才他已将自己的真实实力对老和尚和盘托出了。

     其实他也是没办法,目前接触不到修仙功法的情况下,宗言不是不想尽快学到高级武学过渡一下。

     但小命更要紧。

     他答应当什么二弟子,为的便不是菩提寺的传承,当然能得到更好,但这是在任务世界,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呢?

     还不如抓紧时间得到些眼前的实惠,把基础打牢再说。

     有一句俗话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前提便是要有人领他进门。

     宗言尽管正式开始修炼的时间不长,却已对此深有体会了。

     自学和有师父教导完全两种概念,单凭自己摸索,真是千难万难。

     他毫无基础不说,真实年纪也大了,念头较纷杂,单单入定这一关就比旁人耗费的时间要久。

     能两个月产生气感,自己都觉得侥幸。

     《小筑基法》虽然被前任描述成简单易学的法门,可上面的内容对他而言过于晦涩,以至于每一步走得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因为哪个关节理解错误而走火入魔。

     这简直是要命的事,这次就算没来到这个世界,而是做其他的任务,他也早下定决心找个人拜师了。

     如今弘济要教,他正求之不得。

     几乎没怎么犹豫,宗言便对老和尚交底了,包括目前自己遇到的困境。

     一是有木偶护身,他不怕这和尚有歹心。

     二来信任是相互的,既然求学,那很多情况就没必要隐瞒,真相处下来,自己想瞒也瞒不住。

     还不如开诚布公说了,当然,因为受到前任的警告,也是出于谨慎,祈愿池是万万不能提起的。

     只说自己其实实力一般,且招式武技一概不会,之所以能瞬间杀死那六个人,只是因为天生有种异能,遇到危险便会爆发云云。

     反正一通话说起来他自己感觉都挺扯,但这重要吗?有个解释足够了。

     不过老和尚的反应挺出人意料。

     什么“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悟空得到天地护佑,可见佛缘深厚”之类的赞叹从嘴里冒出来。看那神情反应,好似真相信了这番鬼扯。

     宗言赧然,幸亏祈愿池的事没有说出来,若不然,自己在对方的理解中岂不成了扶危济困、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咦?想到这里,他突然浑身一震,若哪一日自己实力提高了……

     -------------

     当然,无论某人如何在心里不要脸地YY,他目前也只是一个修行界的小菜鸟,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因为悟恒昨天下山,将先前从黑衣人身上摸来的银钱花了出去,寺中的粮食宽松不少。

     第二天的午饭依旧简单,但清粥浓了不少,野菜用的盐也稍多。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宗言馒头吃完,肚子真饿了。

     反正,他感觉没有上次那般难以入口了。

     饭后,宗言把瓦钵清洗干净,便急匆匆地到了弘济的禅房,

     老和尚学了一辈子武,教了那么多年的徒弟,经验自是极其丰富的。

     便从基础的开始讲起,有些宗言通过医书自学过,有些初时不明白,被老和尚掰开了磨碎了一番讲解后,顿时恍然大悟。

     回房后再细细印证,果然发现之前存在的问题,好在刚入门产生气感,及时纠正还来得及。

     就这样,宗言的修行生涯,终于在一间小佛寺中步入了正轨。

     当然,在进步飞速的同时,也不是没有苦恼。

     菩提寺地处城外深山,历来少有香客,周围环境清幽,适宜隐居修行,这点宗言当然满意,起码清净不是?

     唯独吃的实在太差,他受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