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计天下: 第十二章:提审李乘风

    待霍药师离开之后,韩枫又在房间之中静坐了少许,韩枫是咬着牙越想越恨。

     “该死的李乘风,本公子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韩枫将自己今日出糗的账也都全部记在了李乘风的头上。

     现在韩枫对李乘风的恨已经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

     少时,韩枫深吸一口气,他装作若无其事一般的走出了房间,发现不仅是他所带的随从,就连薛长贵都已经在门外等候他多时了。

     韩枫此刻扫视众人,一想到自己体虚的事情被这么多人知道了,韩枫真的差点就一口气没喘上来晕倒过去。

     “薛司使,这是孙德富拜托本公子代他转交的状纸。本公子的书童苟仁也将亲自担任孙德富的讼师,相信巡安司一定会严惩杀人凶手,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说话间,韩枫将状纸取出,亲自交给了薛长贵。

     薛长贵闻言,他自然知道韩枫是什么意思。

     这是韩枫要置李乘风于死地。

     “呵呵,韩公子放心,自古以来杀人者皆需偿命!我巡安司也定会依照龙行国律,严惩杀人凶手,绝不纵容姑息。”

     薛长贵闻言也是连忙沉声给予了韩枫最响亮的回应。

     薛长贵说起官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听起来倒还真有那么些当官人的样子。若是不看薛长贵现在那一幅奸懒馋滑的样子,单轮说话的腔调估计还真有人会以为薛长贵是个为国为民的好官。

     “苟仁,你即刻动身去带孙德富前来击鼓。”

     “其他人去将李乘风杀人的事情大肆宣扬一番,再将巡安司衙门前的雪都给扫干净。”

     韩枫眼神狠辣,沉声向着众人命令道。

     “本公子要亲手将李乘风毁掉!!!”

     “本公子不仅要让他死,还要让他在死前身败名裂!”

     韩枫狂笑一声,挥了挥手,底下的那帮人立刻便展开了行动。

     “韩公子,您放心,李乘风杀人虽无铁证,但是在这寒冬之中,李乘风几乎无法为自己辩白。只要李乘风说不清楚,我们再施以厉刑,就李乘风那柔弱细骨的根本抗不住的。”

     薛司使对着韩枫使了一个眼色,随后趴在韩枫的耳边轻笑着说道。

     韩枫闻言,脸上也是露出了几分微笑。

     不过,韩枫转念一想,他看着薛长贵沉声说了一句,“薛司使,你这此言差矣!”

     “李乘风杀人,铁证如山。他若抵死不认,那只能是他自讨苦吃。”

     韩枫在说话之时,嘴角不自觉的就掀起了几分阴险的笑容。

     “对,对,对!”

     “韩公子不愧是出身名门,名门之后果然见识了得,这番见地薛某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薛长贵闻言,是连连点头,阿谀奉承之意足堪遮天蔽日。

     “哪里哪里。”

     “薛司使,抬举。”

     韩枫闻言,也是接连笑着摇头说道。不过看着韩枫此刻脸上的笑容,明显薛长贵这一记马屁拍在了韩枫的心坎上。

     “哎,说来实在惭愧。”

     “薛某对此事竟然看的还没有韩公子透彻,真的是白白为官数载。”

     “看来今后,薛某若想更进一步,再上层楼,还得多向韩公子讨教啊。”

     薛长贵叹息一声,他抱拳对韩枫说道。

     话语之中薛长贵的暗示已然极其明显。

     韩枫也不傻,而且他自小在韩家受他爹韩大顺的耳濡目染,对于这话中玄机也是能听出几分。

     所谓听话听音,这一句话中到底有多少门道,可全在这“音”中。

     “薛司使,若是我记得没错,你现在的官职应是从七品吧。也就比路司长低上半阶。”

     韩枫故意微笑着说道,他这可是在吊薛长贵的胃口。

     “是,是!韩公子见识非凡,所说一点不错。”

     薛长贵满脸笑意。

     “不过,在临风城之中七品官就是最大的了。这看似一步之遥,却是令人难以挪步,很难跨越啊。”

     韩枫继续说道。对于官场之中的一些门道,韩大顺经常都会提点韩枫一二。所以,虽然韩枫纨绔,但是由于他爹韩大顺的教导,对于这事还是有最基本的判断的。

     “哎,是啊......”

     薛长贵闻言,脸色顿时就耷拉了下来,看着稍显落寞。

     薛长贵混迹官场数载,他太知道,这一步想要走出去有多难了。

     “薛司使切莫灰心,宦海沉浮,有时候只要选对了门路,别说向前迈上一步,就是小跑三步,有时也是轻而易举的。”

     韩枫看着薛司使的面色,他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

     韩枫想着,既然薛长贵给了他一个暗示,那么他也给薛长贵一个暗示。

     这其中到底藏着有多少事,就看彼此之间的默契了。

     而当薛长贵听得韩枫的话后,也是在刹那间变的喜笑颜开了起来。

     “是,韩公子此番见解,当真是高!”

     “韩公子未来必定是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言语间,薛长贵是笑着将自己的大拇指伸到了韩枫的眼前。

     “薛司使,快去将状纸递交给路司长吧。”

     “这饭得一口一口的吃,这事不也得一件一件的做。”

     韩枫说话间对薛长贵微微挑眉,韩枫相信,以薛长贵的心智,就算是再蠢也能听出他话中的意思。

     “是,韩公子教训的是。在下这就去办事。”

     “您就瞧好吧。”

     薛长贵闻言是开心的手舞足蹈,说完话后,他更是立刻迈步,带着那状纸去找路雄。

     ......

     与此同时,李乘风浑身打着哆嗦,是入骨的寒意将他冻醒。

     “妹妹!”

     李乘风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伸手向他梦中的妹妹抓去。

     可是一旦梦醒,谁又能抓住梦中的人呢?

     李乘风伸手抓空,他不禁再次闭目。

     “真是个废物!”

     “连在梦中都保护不好她......”

     李乘风躺在监牢之中,尽管浑身冰凉,但是此刻比之更凉的是李乘风那被冰冻的心。

     也就在此时,魏贤闻声走了进来。

     即便是魏贤这个外人,在刚才听到李乘风的那一声呼喊之时,都从李乘风的声音之中听出了他对自己妹妹的担忧之情,以及他心力交瘁之感。

     魏贤开始有些同情李乘风,尤其是当魏贤看到李乘风那有些湿润的眼角之时。

     “李先生,死者是孙顺发,告你的人是他的儿子孙德富。”

     “刚才我得到消息,说是孙德富的状纸已经递上,路司长正在准备升堂,或许等一会便会派人来传你去公堂审问。”

     魏贤看着李乘风痛苦的面容,他将一碗热水放在了李乘风的身边,并且沉声说道。

     要知道,魏贤此时对李乘风说的这番话,已经算是不当之言了。

     “魏贤,谢谢你。”

     “我李乘风一定不会死,将来把你儿子送到我的学堂来,我会教他习文识字,不收学费......”

     李乘风感受着脸颊边蒸蒸的热气,以及听着魏贤此刻对他所说的话,他自知道感恩。

     “李先生,您自求多福吧。”

     魏贤听着李乘风的话,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待魏贤走后,李乘风缓缓坐起,他双手捧着那碗热水,感受着手掌内传来的温度。

     他相信,这世上自有真情在。

     ......

     少时,路司长端坐在巡安司衙门大堂之上。

     只见路司长的案桌之上,放着那张孙德富指控李乘风杀人的状纸,以及三枚令箭和一块界方。

     “真特娘的冷。”

     路雄呢喃一句,显然他这个人还是有些起床气的,面色有些低沉。

     “大人,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可以传犯人李乘风了。”

     薛司使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路雄闻言,微微点头,右手拿起界方狠狠一拍,大喊一声:“升堂!”

     衙门大堂之上站着两队衙役,共十二人。

     路雄下令之后,他们一同敲着杀威棒并且齐声高呼道:“威武!”

     “带罪犯李乘风上堂!”

     薛司使站在大堂之上高喊一声,立刻便有数名衙役接连喊道。

     此时,韩枫就站在堂下,他听着这些“美妙的声音”,简直要比那丽春院里歌姬唱的小曲还要动听。

     韩枫双眼微眯,笑容满脸,看起来十分享受。

     监牢之中,魏贤也得到了带李乘风上堂的命令,他走入李乘风所在的监牢之中,亲自为李乘风戴上了手镣脚铐。随后押着李乘风向衙门大堂走去。

     当李乘风踏出这监牢之时,他抬头看了一下头顶之上的蓝天。

     “今日虽然飘雪,不过还好,此时太阳已出。”

     李乘风轻声说了一句,魏贤闻言,也止步抬头望天。

     “太阳已出,希望好人平安......”

     魏贤站在李乘风的背后,他也轻声呢喃了一句。

     李乘风闻言,他大踏步前行。

     “不过是上堂问审,他李乘风并未杀人,又有何惧?”

     李乘风一念至此,脚下可谓虎虎生风。

     即便寒风刺骨,即便李乘风现在衣衫单薄,即便李乘风穿着囚衣,戴着手镣脚铐,可这又能如何?

     “就凭你们这些没看过电视剧,不知道套路为何物的家伙,还想诬陷我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知识青年?”

     “你们想玩,我李乘风奉陪到底!”

     “若世道不公,我李乘风便将这世道取而代之!”

     “若无人容我,我李乘风一人便是整个天下!”

     “哪怕天要亡我,我李乘风也是跳出三界,不在五行的存在!”

     “跟我斗?你们的阴谋诡计,不过只是雕虫小技耳!”

     “欺我者,我不容!生路散尽,唯有死路一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