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和病娇大佬协议订婚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和病娇大佬协议订婚后: 343 强者为王,何为强者?

  ,
     “当然!强者为王,是光榆学院不可动摇的铁则。”爱德华挑了挑眉,一边按动自己受伤的手表。
     手表很快在他眼前弹出光幕,显示出夏笙歌完整的信息。
     看着这再简单普通不过的履历,爱德华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
     只听眼前的女孩抬起手,指向裘语冰,指向A班的所有人:“那么请问老师,你要怎么证明,这些人比我强呢?”
     周围陷入了一片短暂的静寂,随即A班的学生齐齐大笑出声。
     “我还说今年的学生里怎么没有刺头呢!一个个全都是没有卵蛋的孬种,原来还有个藏在这里想要扮猪吃老虎呢!”
     “哈哈哈哈,我就说今年的新生入学仪式烧了点什么。一个个全都跟狗一样听话,反倒是让我玩的一点乐趣都没了。”
     郭星纬几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很显然,A班的人根本就没把夏笙歌的挑衅放在眼里。
     每年入学的新生形形色色,多的是心高气傲,或者真有真才实学的。
     A班的入学仪式,也不是没有翻车的时候。
     现在的三十六个A班成员,里面就不乏在新生仪式上将老生挑落下马,自己上位的。
     当年的裘语冰,更是十八岁第一次入学,就挑战了光榆学院的学生会长,一举成为最耀眼的新星。
     但这种情况,在裘语冰掌权后,就越来越少发生。
     因为裘语冰家境不凡,她的未婚夫更是珈蓝国皇储。
     再加上她本身在生物药剂方面的强大实力与天赋,可以说对于珈蓝国来说是瑰宝一般的存在。
     所以在她进入光榆学院后,短短一年就成为学校的霸主。
     A班的三十六个成员都是由她亲自挑选的。
     其中囊括了各个专业的精英和鬼才。
     这些人,完全地效忠于她,崇拜于她,是她的追随者,同时也是她为自己培养的政治班底。
     所以,裘语冰轻易绝不会允许她手底下的人被调换。
     如今的A班就像是一个铜墙铁壁,前两批进来的新生,也不是没有天赋异禀之辈,可最终还是一败涂地。
     所以A班的人根本就没把夏笙歌这么个貌不惊人的小丫头放在眼里。
     他们反倒是更热衷于看到这些自诩天才,想要扮猪吃老虎的人,在他们面前被一根根折断翅膀,最终从骄傲变成绝望的样子。
     夏笙歌对这些恶意的视线和嘲讽的笑声听而不闻。
     她看着爱德华问道:“老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呵呵,陆九歌同学,如果你比A班的学生强,当然是有办法证明的。”
     爱德华轻轻鼓了鼓掌道:“只要你向A班同专业的学长发起挑战,并且挑战全部胜利,你自然就能取代他们的位置,从猎物转为狩猎者的身份。”
     “让我看一下,我们小九歌的专业是……生物药剂!哇!”
     “哈哈哈哈!”
     全场一阵爆笑,众人看向夏笙歌的脸上都充满了怜悯。
     “竟然是跟会长一个专业的,我都替这位小学妹感到绝望了。”
     “从会长进入光榆学院后,还没有输过一场比赛!”
     “噗,或者她可以试着挑战一下【齐藤】那家伙,至少能赢一场也是好的。”
     裘语冰嘴角噙着优雅得体的笑,也跟着漫不经心地看向了夏笙歌。
     然而,对上夏笙歌双眼的那一瞬间,她感觉心脏处咯噔了一下。
     仿佛有什么爪子在她身上重重抓挠了一下,让她很不舒服。
     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女,有着一双跟她长相完全不搭的眼睛。
     澄澈而耀眼,深不见底,仿佛一汪深泉,能将人的魂魄都吸进去。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裘语冰总觉得这双眼睛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见过。
     夏笙歌没理会周围的喧嚣,继续问道:“如何挑战?挑战胜利会怎么样?挑战失败又会怎么样?”
     爱德华还没有说话,索锡已经推了推眼镜,走上前似笑非笑道:“狩猎盛宴和新生挑战的事项,是由我们学生会负责的。你问爱德华老师,不如问我吧!”
     “既然你是生物药剂专业的,那么只要在专业领域方面打败了A班同专业的人,就能获得胜利。挑战胜利后,你会取代其中最弱一人的代号,成为我们A班三十六人中的一员。至于挑战失败,惩罚很简单……”
     索锡勾起嘴唇笑了笑,神情似乎温和,眼底却闪烁着残忍的光芒,“戴上惩罚颈铐进入F班就够了。无论是那个被你挑落下马的A班成员,还是你自己失败,最后的惩罚都是一样的。怎么样?陆九歌同学,你想清楚要不要发起挑战了吗?”
     夏笙歌正要说话。
     就听爱德华温声劝道:“陆九歌同学,我劝你最好别以为挑战失败后进入F班和正常被贬入F班是一样的。”
     夏笙歌眸色沉了沉。
     就在刚刚金盼儿开始逃跑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就在教室里接受了关于F班的一些“科普教育”。
     那很显然不是人待的地方。
     F班是低光榆学院所有人一头的,是等同于奴隶、动物一样的存在。
     但事实上,F班里面学生之间的倾轧和霸凌,却比来自外面的欺辱严重很多很多。
     F班里面都是一群受尽折磨,性格乖戾的人,如果没有通过光榆学院的特殊考核测试,他们将被一辈子关在那里。
     所以这些人唯一的发泄渠道,就是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
     而F班中被欺凌的最惨的,就是那些戴上了惩罚颈铐的人。
     因为这些人,是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
     被惩罚的人,相当于罪人,他们的脑海中不能产生任何暴戾,一旦被检测道精神波动过大,惩罚颈铐就会施加电击,让人生不如死,失去反抗能力。
     夏笙歌如今只要一想到江小果被送进了F班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
     而且可能是戴着惩罚颈铐被送进去的,她的心中就忍不住升起一阵阵的戾气。
     金盼儿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牙齿紧紧咬着嘴唇,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那双平日里清澈明亮的美眸,此时只剩下无尽的恐惧与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