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民偶像秒变追妻狂魔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国民偶像秒变追妻狂魔: 第十五章 第一次

    “我想做的事,很快你就知道了!”说完,拦腰一抱,任颖就已经轻轻落入他怀里。他朝卧室奔去。

     任颖紧张得闭上眼睛。唐宇吻住她的唇,轻轻地,温柔地。此时任颖躺在他怀里,像个瓷娃娃。唐宇的手不自觉地探进她的毛衣,来回地摩梭。任颖倒是不知所措起来,很快她的衣服已被褪去。整个身体就这样展露在唐宇地面前。任颖害羞地捂着脸。

     “怎么?别害怕,我会很轻的!”

     唐宇的呼吸愈发的沉重,任颖这种欲拒还迎地俏模样,让他的整个身体焦灼难忍。玲珑剔透的身体让人爱不释手。唐宇像等待燃烧的干柴一样,吻遍她全身。

     唐宇眼底微红,腾出修长白皙的手指,在任颖身上来回游走,最终贪恋于任颖胸前的那片柔软。

     “唐宇,宇哥哥!嗯~~!”任颖面色桃红,双眼迷离! 被他逗弄得肆无忌惮地呻吟起来。

     唐宇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一扫往日翩翩公子形象。任颖双手紧紧地抱着唐宇的脖子。这种感觉真是奇妙,身体情不自禁地舒展开来,不由自主地迎合着唐宇。大脑一片空白,仿佛坠入云端。每一寸肌肤都在轻轻颤动,像粉色的蝴蝶。

     看着身体下风情万种的任颖,唐宇瞬间失去了理智,呼吸陡然粗重,动作愈发狂暴。

     “轻点,好疼!唐宇,啊!好痛!”

     “你自找的,谁叫你自己来招惹我!”

     “好唐宇,我求你了,轻点,我有点痛!”

     “我毕竟,我毕竟是……”

     “是什么?”听到任颖的声音,唐宇的身体更加坚挺!

     ……

     此时的唐宇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完全控制不住,快速的摩擦,如水的温柔,从没有有过的快感,情不自禁哼出声来。

     任颖咬着牙,又疼又麻,却又全身酥软。啊!几乎是同一时间,仿佛冲破了某种障碍,快意在两个人的身体爆炸开来!半天!唐宇停下了所有动作,趴在任颖的身上。异常舒服,身下的她真是柔弱无骨,他满足的闭着眼睛。

     任颖环抱着唐宇,害羞地把头埋进唐宇的怀里。灰色床单上,唐宇发现了丝丝血迹。

     “你,真的第一次?”

     “你不是说你阅人无数吗?”

     “讨厌!你就是个流氓!”

     翘起的嘴巴,白皙的皮肤上,到处是他留下的印记。他低下头,再次轻吻她。这几年他过的什么生活,此时的他就像决堤的洪水。

     任颖:“啊……”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唐宇道:“走吧!”

     “去哪?”任颖抬头问道。

     “你家!”唐宇坚定地说。

     “刚才才见过我爸妈?”

     “这回不一样!”唐宇低头温柔一笑。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难不成去提亲吗?偷偷地看唐宇,任颖喜上眉梢!

     “你的小脑袋想什么?”“走吧!”唐宇拍拍任颖地脑袋,就像抚摸一只可爱的小猫。

     任颖道:“你先出去!”

     唐宇:“为什么?”

     “我要穿衣服!”

     “晚了!”说完,唐宇得意地笑笑。

     “晚了什么?”

     “你现在我什么没见过?”

     “你……”任颖一时语塞,她一起身,发现好痛,轻轻皱了一下眉。从腰间到腿部感觉都是酸酸的。

     “怎么了?”唐宇关心地看着她。凑到她跟前。

     “还能怎么?还不是你!

     任颖白了他一眼!

     看着她娇羞的俏模样。他也腼腆的笑起来!今天是有点……

     不过,他的笑还真是让人如沐春风。任颖看到他那样。哎!算了,原谅他了。哼!

     任颖先回到家中,爸爸妈妈看到她甚是惊奇!“唐宇说要来拜访你们!”任妈妈眼睛亮了,迅速指挥自己的老公去整理房间,准备水果,虽然家里已经一尘不染了。

     “需要这样吗?”任爸不满的嘟囔着。

     听说妹妹地男朋友要来,任浩也早早地下班回家,家里热闹地像过年一样!

     过了一会,门铃声响起。任妈飞快地去开门。唐宇笑容灿烂地出现门口。他特意回家换了套衣服,每一个发丝都能感受到他的浓重和重视。一袭黑色风衣配粉色卫衣,身形修长、眼神清亮。看到任妈妈,灿烂一笑,真是火树银花!落英缤纷!任妈妈看到他,暗想,这死丫头还真有眼光。

     他手里提了很多礼品。有妈妈爱的丝巾、爸爸爱的茅台酒、适合哥哥的皮带。任颖跑过来,原来唐宇是回家准备这些了,看来自己平时对他说的话,他都没有忘记。

     “这孩子,以后想来,随时来就好,还准备这么多东西!”任妈妈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乐开了花。

     在饭桌上,唐宇明明酒量浅,但还是陪着任爸爸喝着。三个男人越聊越兴奋。不知不觉夜已深。

     任爸爸是好久没人陪自己聊天了,平时自己的儿子忙得很,老人家就像打开了话匣子,收都收不住。

     “老头子,很晚了!要休息了!”

     “唐宇,今天不回家了,就住这吧!”任爸爸开口挽留。明为挽留实为试探。

     “好的,我睡客房就好!”听到唐宇这样说,任颖松了一口气,她深怕爸爸知道自己已经和唐宇……,

     果然任爸爸提防的心彻底放下。年轻人谈恋爱还是应该有分寸感。

     任颖内心则像打翻了五味瓶,只能默念:“爸爸!让你失望了!”

     任爸爸拍了拍唐宇的肩膀。晚上终于情不自禁地对自己的老伴说:“这小伙子,不错!我们女儿有眼光。”

     夜深人静,任颖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睡不着。她来到客厅想喝点水,发现唐宇的房间还有灯光。他还没睡?

     她偷偷地来到他的房前,透过虚掩的门缝,看到唐宇斜靠在枕头上,丝绸般的睡衣领子分散在胸膛两侧,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诱人地荷尔蒙。

     唐宇一抬眼就发现了任颖,他示意她进来。她走了进去,他一把把她拉进被窝,这该死的男妖精,自己毫无抵抗能力。好吧!就呆一会。

     原来唐宇从任颖的房子里拿了一本书在读。周国平的《只有一个人生》。

     假如有许多个我,爱会更轻松吗?

     就算有许多个我,每一个我都愿意和唐宇在一起。任颖想!

     她就这样趴在唐宇身上,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或许是因为白天,被折腾累了,她不知不觉睡着了。

     天亮了,任颖伸了伸懒腰,发现自己睡在唐宇的房间,瞬间清醒,心里暗叫不妙,快速打开门想溜回自己的房间。却发现爸爸早已铁青着脸杵在那,那表情反复写着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不可理喻!”任爸爸愤怒地斥责着任颖。

     “爸爸,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解释是如此的苍白,算了自己还是不说了,终究只能闭上嘴巴。

     任爸爸冷冷地看了女儿一眼,甩手而出,这个女儿他是管不了!回头一看,却是唐宇似笑非笑的脸。笑什么?你厉害,你棒!总可以了吧!任颖狠狠白了他一眼。

     那个狗仔拿了这几天拍的任颖的照片去公司找希北月。

     唐宇出现在任颖的公寓门口,不仅如此,他还去拜访了她父母。他们进展得这么快了!

     他闷闷地抽烟,给了狗仔一笔钱,警告他,不许把这些披露给媒体。

     “希总,这可是爆炸性新闻,唐宇!是什么人!多少人盯着他,他也没什么绯闻!他已经是这个时代正能量偶像,粉丝群体庞大!如果这消息放出去,一定会产生巨大的轰动!”

     狗仔一谈到这,眼里发着绿光,这是一个绝佳发财机会啊!他拍到了唐宇的恋情,就仿佛拍到了铁树开花一样!绝对第一手材料。

     知道他嫌不够,只好又给了他一笔。给完,凑到这狗仔的身边。这人打了个寒颤。希北月眼冒寒光,恶狠狠地说:“如果,我明天看到任颖的任何新闻,是和这有关的,我让你在江州混不下去!”

     “放心,放心……希总我知道怎么做!”这个狗仔仓皇逃离希北月身边,心里暗叫可惜,但也不敢打这方面的主意。

     希北月,坐在自己车里。助手不停地偷看他,大气不敢出,生怕自己说错什么话惹得希北月大动肝火。倒是希北月先打破这可怕的沉默。“你说,我是不是该放弃?”

     助手说:“放弃什么?”

     “任颖!”希北月用手扶着额头。竟有点哽咽。

     听出老板的悲伤,助手不知道说什么?“老板,可能是您和任小姐没有缘分!

     小助手如坐针毡,终于到了目的地!助手逃也似地下车。老板要什么没有,真不知道他为何偏偏这么执念!

     回到别墅,只有大嫂杨芳在,许是希北月很久没回家了,乍一看到他,有几分惊讶。大嫂看起来心情也不佳,独自一个人在喝闷酒。希北月径直走了过去,拿起酒瓶猛灌了一口。这么名贵的酒,被他这么喝,着实有点暴殄天物。

     希北月道:“大哥呢!”

     杨芳瞟了他一眼,回答:“你觉得呢?”

     希北月嘲讽地笑了笑:“你就应该知道终有这么一天。”

     杨芳苦笑道:“是我活该!”

     希北月知道自己这么说,不合适,但是他太难过了,就想和一个人说说和这个相关的事情。哪怕是一个名字!“当初你为什么要放弃唐宇!”

     “你伤心是唐宇爱上别人了对不对?”希北月加大了音量。

     这声音仿佛扩大了许多倍,在这空荡地别墅里回响。杨芳又惊又怒,没有反驳。佣人和管家看到情况不对,纷纷躲进自己的房间。

     “你胡说什么?”杨芳怒道!

     半晌,苦笑一声,抓起酒瓶回到自己的卧房!

     希北月,好想找个人吵一架,可惜他的怒火和伤心就像打在无力地棉花上,每个人都对自己唯唯诺诺!

     有了钱和名利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大嫂不是哥哥用这些抢过来的吗?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希北月从酒窖里拿了好几瓶酒出来,今夜只想买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