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90:咸鱼女主她不干了: 第538章 她有罪

  ,
     四周的空气好像越来越是薄弱了起来,两个人都是不由的张开了嘴,就像是离了水的鱼儿一样,就是想要多呼吸上几口空气,可越是时间久,他们就越是感觉难受,那种几欲都是漫天烟火般的灿烂,都是要将他们吞噬进去了一般。
     而后再无离开的可能。
     房间里面,刘靓突然坐了起来,她在腿上撑起自己的下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要多怪,就有多怪异的。
     “怎么了?”
     曾叙白坐了起来,也是伸手拿起了一边的开水壶,倒了一些水在杯子里面,然后将杯子放在了刘靓的手边。
     “是不是渴了,想喝水?”
     “有点,”刘靓才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做了什么坏事。
     不过虽然说她做的是坏事,可是之于某些人,某些事而言,她做的可是会是大好事。。
     她将杯子放在了唇边,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开水壶里面的水,并不算是太烫,吹上一吹,很快就可以直接喝下去了,她不由的再是抬起脸,也是望着窗外那一片已经然黑透的天色。
     四周很安静,安静的几乎都是听不到什么声音,只有他们的彼此的呼吸,一下又一下,紧密也是舒缓。
     刘靓再是拉开了被子,将自己的脸蒙了起来,可是很快的,她就将脸露了出来。因为快要憋死了。
     她的眼睛咕噜的转了半天,然后翻过了身,伸手抱住了曾叙白,曾叙白将自己的胳膊放在了枕头上,也是让她枕着。
     “是不是做坏事了?”
     果真的,生她的人是周兰平,可是这世上论谁了解刘靓,也是懂刘靓的,莫非一个曾叙白,也有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秘密的原因,当然更多的则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才是这世上最为亲密的两个人。
     同床共枕,相濡以沫。
     所以刘靓这种怪样子,可不像是别的,像是心虚,她心虚了,所以做了坏事了吧。
     可以原谅的坏事。
     好吧,刘靓承认,她就是做了坏事了,不过她的坏事,做的也不后悔啊。
     她当医生救人,她做坏事,那也是救人,不对,是救心。
     “做了什么坏事?”
     曾叙白到是好奇,什么事情让她这么的寝食难安,就连觉也都是睡不好,刘靓因为工作的原因,向来都是少觉,而只要她一睡,保证也都是秒睡的那一种,当然除了秒睡之外,她还是那种不易醒的,可是昨天她却是翻来覆去的,一直都是没有睡好。
     所以,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
     “这个……”
     刘靓对了对手指。
     “我给别人下药了。”
     “下药?”
     曾叙白轻拧了一下眉头,然后伸出手,两指就捏住了刘靓的下巴。
     年轻的女孩子明明就是在认错,可是偏生的就是一脸的无辜,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又娇又美,秀气可人,怎么的也都是像是个软萌的姑娘,可是偏生的,却是一个大力女,还是一个拿手刀,心狠的女超人。
     现在这幅表情啊,如果不是曾叙白,还真的就要被她这幅面孔给骗了。
     “你不要告诉我,你给方远还有白香如下药了,那种药?”
     刘靓现在是个老实娃,她连忙的点头。
     她承认,她全部的承认了,她很老实,她坦白从宽,她认罪。
     “你啊。”
     曾叙白都是有些哭笑不得了,这种事,八成的也就只有她可以做的出来,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是不是小说看的多了。
     刘靓还是一脸的蒙,“现在要怎么办?”
     她指了指外面,一定是成了的,她自己的做药水平,她知道,只要真的用了,那就一定是天雷勾地火的,一发不可收拾。
     “还能怎么样?”
     曾叙白伸手顺了顺刘靓的发丝,真好,长了,也是软了。
     “当成不知道就好,他们的事情,由他们自己去处理。”
     “那,那件事情呢?”
     刘靓又是对着自己的手指,她说的就是她做的,嗯,错事。
     “没人会想到了那方面去。”
     曾叙白不是有意要替刘靓隐瞒,而是本意就是要替他隐瞒下去,这么大悄不道的事情,刘靓做的出来,可是他却是不能说出来。
     反正方远不会知道,白香如也不会想到,不过方远是个负责任的男人,这或许也真的就是好呈,免的他再是耽搁下去,就真的要三十了。
     “谢谢曾哥哥,”刘靓高兴的抱住了曾叙白,再是抱着他的脸,亲了好半天,这才是跑到了厨房那里,将那些鸡蛋毁尸灭迹了去。
     反正没有人其它人会知道,只要亲亲老公帮她隐藏,这世上就不会有再是有人知道,她做了什么?
     有这么一个可以无限纵容她的人,真好。
     就是……
     在早饭之时,刘靓就没有那么高兴了。
     刘靓眯起双眼,看看这个,再是看看那个,怎么嗖她想象中的不一样,难不成,他们没有动那些鸡汤,可是明明的那些鸡汤少了大半锅。
     那少了那一半是怎么少了,是被老鼠吃的,还是被风干的?
     现在的风就真的这么厉害吗,一下子就将她的半锅鸡蛋给风干没了。
     “你看什么?”
     方远奇怪的拿着筷子头,戳了一下刘靓的额头,“是不是发现你哥今天很帅,比叙白要帅,所以看痴了。”
     “没什么。”
     刘靓继续低头吃饭,心中仍是在想着,难不成那汤是被老鼠吃的不成,不然的话,这两个人也不可能这么的淡定的,就像什么事敢都是没有发生。
     不对,应该本来就是没有什么事发生才对,不然哪可能就跟没事人一样,她活了两辈子,都不可能这么的,风雨不动。
     更何况白香如这么一个简单的不能再是简单的女人,还有方远这个从来都不可能藏住自己心思的。
     反正就是怪,哪里都是怪,不管哪里都是怪怪的。
     刘靓想了一会,就感觉自己的头疼无比,她用力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都是没有揪下自己的几根毛下来。
     “吃饭,”这时一个小包子放在她的嘴边。
     刘靓想也没有想的,一口就咬在了包子上,肉馅的包子,皮薄肉嫩,咬一口相当的好吃,就是她最喜欢的那一种味道,这么好吃的东西,就只有她家里才有,别家的包子,可是没有这么好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