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 第348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
     李情深心底因为疼痛有些喘不过来气,他强忍着很淡定,抬起手,动作青松的将烟在面前的烟灰缸里狠狠地拧了拧,语气有些轻浮:“阿晨,你别想太多,喜欢归喜欢,但是不至于到割舍不掉的程度,漫漫长夜,你现在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要知道春宵一夜值千金,她还在楼上等着呢,不是么?”
     李情深说完,就站起身,完全视若无睹的向着别墅的门外走去。
     他连外套也没有拿。
     因为速度很快,在经过苏晨身边的时候,带过一阵风。
     李情深离去很久之后,苏晨才站起身,向着楼上走去。
     凌沫沫看到苏晨动,这才茫然若失的回了神,迅速的返回了卧室,然后胡乱的躺在了床|上,拿着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凌沫沫刚一准备好了一切,苏晨就轻轻的拧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凌沫沫佯装出来熟睡的模样。
     苏晨的动作很轻,他缓缓地关了灯,径自的走到了沙发上躺下。
     凌沫沫感觉到屋内的灯光一暗,心底绷着的那根弦彻底的断掉了。
     她知道,他和她不可能了,她也知道,他以为她和苏晨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可是当她听到他那么满不在乎的语气的时候,还是有些崩溃的。
     甚至,他可以那么若无其事的对着苏晨说,上楼吧,春宵一夜值千金。
     她和苏晨做了什么,他就那么不在乎吗?
     凌沫沫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责怪他什么,可是她就是很难过!
     凌沫沫死命的咬了咬下唇,眼前还是无法控制的模糊了一片。
     她知道苏晨就在她的不远处,她不敢哭出声,于是拿着手狠狠地捂着嘴,默默无声的流着眼泪,越哭她越是伤心,她忍不住的就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却也抵不过心底的那种肝肠寸断的难过。
     苏晨躺在沙发上,一直没有出声,佯装出来根本没有发觉床|上的女人有所异样的模样。
     她掩饰的虽然很好,可是他却还是听到了那断断续续的哽咽声。
     苏晨想,她是爱李情深的吧。
     否则也不会在听到李情深说的那些话,而这般伤心,这般哭泣。
     只是,她既然如此的爱着李情深,为什么却要拒绝了李情深呢?
     她是因为什么事情拒绝李情深的呢?
     苏晨睁着眼睛,看着漆黑黑的屋顶,绞尽脑汁的想了很久,却毫无半点头绪。
     不过,还好,终于确定了凌沫沫是在乎,是爱着李情深的。
     不对,光知道她是爱着李情深,管什么用处?
     他得想个办法让凌沫沫爆发了自己啊可是,到底怎样才能逼着凌沫沫爆发了自己呢?
     苏晨转了转眼珠子想,有一句话叫做,不见棺材不落泪。
     既然如此,他就应该让凌沫沫,不见棺材不落泪。
     苏晨想到这里,无声无息的勾唇一笑,计上心来。
     ...
     李情深度过了自己生命之中最漫长最煎熬的一夜。
     他一件外套也没有拿,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海风很大,吹在他的身上,他却感觉不到寒冷。
     他站在别墅门外,他什么也不能做,他的确没有资格,单独因为她不喜欢他,他就没有资格去阻碍她什么。
     那个曾经他爱过的女孩,现在属于是别人的了。
     李情深吸了整整一夜的烟。
     一直到天边泛起了一抹白,他这才有了一点点的神智,微微动了动眼睛,抬起手,僵硬的摸出来了手机。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其实自己心底真的没那么大方,可以笑着祝她幸福。
     他想,如果在留在这里,看着她和苏晨在一起,那些都是凌迟。
     他的心,早已经碎成了一片一片了,没有必要在被那样的画面,剁成碎末了。
     ...
     一晚上,凌沫沫都没有睡好,一大清早,她便醒来了,随便说了一个借口,要离开这里回家。
     苏晨同意,驱车送凌沫沫回家。
     在路上,凌沫沫频繁走神,眼睛可能因为昨夜哭了很久,红红的,有些微肿。
     苏晨打量了凌沫沫一阵子,突然间开口,“昨天你听到他说的那些话了?”
     凌沫沫惊了一下,转过头,看着苏晨,“嗯?”了一声,然后就明白过来苏晨指的是什么,扯了扯唇角,没有说话。
     苏晨专注的开着车,淡淡的语气,说了一句震撼凌沫沫心的话:“你很喜欢情深吧。”
     凌沫沫又是一惊,她的眼神变得有些慌乱,下意识的开口,语句混乱:“哪里,你胡说什么!我”
     苏晨倒是勾着唇,噗的笑了出来,直接忽略掉了凌沫沫的话,说:“如果不喜欢,你为什么因为他的几句话,就哭了一晚上?”
     凌沫沫表情一下子僵硬了下去。
     原来,昨晚上,他什么都知道啊
     凌沫沫不是笨孩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侧着头,瞪着苏晨,说:“你是故意的。”
     苏晨但笑不语,没有否认。
     凌沫沫的眼底出现了一层慌乱,苏晨这么做目的是想要窥视她的心,他想要做什么?他告诉李情深了吗?
     苏晨透过后视镜看着紧张成为一团的凌沫沫,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说:“别担心,我没有告诉他。”
     凌沫沫这才微微的放下了心。
     谁知,下一秒,苏晨却又开口说:“不过,我打算要告诉他!”
     “苏晨,你不能这么做。”凌沫沫皱着眉,立刻紧张的喊出来了这样的话。
     苏晨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样子。
     “苏晨,我没有和你开玩笑,你真的不能告诉他!”凌沫沫说到这里的时候,声调带了一抹恳求:“拜托你,别告诉他。”
     苏晨静静的问:“既然那么喜欢,为什么不接受他?”
     凌沫沫彻底的沉默了下去,半晌,她才抬起头,硬生生的挤出来了一个苍白的笑容,“有的时候喜欢一个人,不一定代表着非要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