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黄I泉: 万象天引 章310 天道随行,造化天地

    千苍峰,浮云宫。

     论道场上无日夜,不知不觉已三天。

     事实上,许宫然早在两天前便离罢了郑明所在的东南区,如今他正在西南区与一位靠近廊道处的白发老者参心论道。且在这两天以来,许宫然已经同东南区内的数万人全部逐一论证了一番,虽然论局有长短但许宫然却没有遗漏任何一位,尤其是在与人相互论述引证的时候,许宫然的态度更是可谓严谨,无一例外。

     远见许宫然在轻慢点头后浸心作思,郑明便不由为之沉默,但恰好旁侧的卓文远举杯来邀,郑明便洒然一笑地端起酒爵向卓文远颔身一请。

     卓文远悠悠摇头一笑,便举酒作喝。

     见状,郑明和常成俱是哑然失笑,随后二人便互敬作请,乃不分先后地举杯共饮。

     实际上,寂灭星域统共有十一颗太阳,但这十一颗太阳都不算大,即便是东南域那颗最大的太阳也要比寂灭星小上三圈,再加上当初付成修生生炼化了一颗小阳,如今这星域之内便只剩下了十颗太阳。

     可即便如此,这十颗太阳的光热也不容小觑,若非是有护星大阵的隔绝和削弱,这域内星辰的内部环境也绝然不能景秀得起来,又岂会只是日夜更迭受到影响。

     至于寂灭星?它本身就是一个例外,只不过是如今因为十二道星门的长驻而停止了自转罢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眼下的寂灭星域看上去是只有“星辰的自传”而没有“域系的公转”,可实际上,寂灭星域切切实实是有着流转轨迹的。因为它本身就处于整个祥龙星系的公转当中,或者说:整个星系内的一切星体和物质都在不断的运转当中,只不过它太过庞大,以至于在星辰都沦为蝼蚁的情况下,让修士根本就难以用感知去发现这种现象。】

     漫漫六日又过去,这桌上的仙果佳酿也不尽,非但酒倒不空,这盘中的仙果一旦拿空了便又即刻显现满盘,可谓妙哉。

     在这九天之内,血元子一直在席位上闭目打坐,蓝发修士倒是一直在跟同区的宴客相互交流。至于漩涡老秃驴?此人从第一天开始便瞌睡不醒,若非是还能感到他的体兆,当是以为就此勾着脑袋原地升天了。

     而此时,许宫然已经际会到了蓝发修士所在的东北区域,正是跟这三位另外三大氏族的族长聚首一处。

     事实上,许宫然也是有意将这三位少族长留在最后,毕竟同属一星便为次主,自然不能先闻内、再顾外。

     而三位少族长对此也是了然心中,是以他们从论道一开始便没有主动与事,而是一直保持着闭目打坐的姿态,乃是以传音的方式同旁侧的二人私下交流。

     以上这些,郑明自然是有所留意,但让他更为在意的……却是那一道从西廊尽头外透视过来的目光。

     在郑明的感受之中,这道目光当中没有任何敌意的存在,也显得很是平淡不波,可它却在长达九天的时间内时而有意或者时而无意地从郑明的身上扫过,亦或者对郑明驻目观视。

     这一点,倒是让郑明暗有猜测。

     光阴染指过,长逝渺星河。

     转眼一十三天,就此揭过。

     当到第十五日时,许宫然直接从宴区内去往了中心亭。而他的举动,也令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停止了交流,以行之注目礼。

     简单的一步踏上,凉亭和炉鼎便就此透明消失,唯留下一座空空无也的基台。

     但立中心处,负手观八方。

     一笑了然过,抬手衍青火。

     灵石,元石,仙玉……一缕淡弱的碧色火焰,在形变、构筑、解体、衍变中将三类灵宝逐一具现化,可谓精细于微,通透可析。又,光如烈阳。

     道化境的修士,已然等同于天道本身。他们可以凭空创造或者引溉自身的天象之力催生出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更可以轻易地解构一切同源同脉之生物的组成。破坏?简单。毁灭?一眼。

     仙玉握散,那一瞬间的时空沉寂,以整个寂元城为中心向外扩散出去方圆正千里。

     千里界内,大地浮萤火,空间飘升光……

     那汇聚而出的,那显召星外的——是许宫然的半身天相!

     不怒自威,双目未睁之时便已然令镇守在十二星门和星环处的寂灭宗人单膝跪地,齐齐敬首。更驱散了他身前、那星内领域中的一切的天地灵源,乃令整个寂元城内的所有许氏族人鞠身长拜。但,那些饲莲者却更加卑微,以惶恐跪拜。

     千苍山上是如此,浮云宫外也如是,许氏宗族内,唯有许宫然一人傲立中心台,淡漠视天相。

     刹然间,当许宫然突地目光一凝时,星外天相,也随之睁目。

     俯瞰之下,整个寂灭星内的天地灵源悄然退避,而这一场来此星内与星外的对视,更是在悄然间传递或者扩散出一层无形的威压。但当郑明惊觉转目时,寂灭星内所有的兽群已经全被镇压禁锢!

     那一瞬间,有源源不断的流光汇聚而来,它们来自星内、来自星空,来自这整个星域之内!直到在半身天相的身后汇聚成一条足以将整颗寂灭星缠绕成藤球的——龙流?

     确是龙流。它堪堪凝聚出了头部而已,但饶是如此,它在将半身天相环绕护踞后俯瞰向许宫然的那一眼……竟然让星内的空间完全静止,竟然将星内所有的灵源全部镇压进了大地之内!

     那一瞬间之后的天地雷劫,将整个寂灭星化成了一座雷霆世界!

     接连天地直到大气层上的碧色电流,无穷无尽!

     凛然天地的劫威,更将星内所有的弱小生物全部镇弯了“膝窝”!

     若非是许宫然在以意志控制,星内所有的建筑和生灵都难逃被电流贯穿的下场,而这湛然无尽的天地电流,也会激发出寂灭星的护星大阵。

     天相之躯,天象护体。

     那一刻,寂灭星域内有多少大能之辈为之沉默?又有多少寂灭星门的老祖在默然之后选择闭目?便是梁康也在缄默至深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郑明并不感到震撼,但在那一瞬之间……他又一次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一如那叶浮萍远漂深渊。

     道化境的修士,本身就是一脉天道。

     天相一出,万道退避。

     天象汇聚,控封领域。

     三者合一,造化天地。

     道化境的修士,在某一重层面上来讲,他们——是创世神。是造物主。

     起死回生?虽然有所限制,但只要及时,简单,轻易。

     与天同寿?只要渡过天衰劫,便唾手可得。

     不死不灭?基本如是:意志不亡,汇道重聚。

     道化境的修士,会随着自身“道脉”的壮大而愈发强悍,所到之处,天道随行!意志所在,天威浩然!

     ……

     百灵星,禁道宗。

     轩宇阁,名为阁,实为厢。

     室内平静,郑明乃在床上盘膝修炼,可谓沉浸于心,心无旁骛。

     时下,距离当日浮云宫论道已经过去整整一月,而郑明,也在室内修炼了整整一月。

     但,收效甚微。

     是如今,郑明体内的雷灵或者元神已经堪比问道阶段的化神修士。然,雷灵——没有意境。而郑明本身,亦没有修悟到任何的意境。

     通过当日许宫然在讲道之前的施道,郑明已然看出:天相,是修士意境的终点。天象,是修士道源的根脉。

     由此可见,若想踏足道化……二者,缺一不可。

     然,灵力修为的提升相对简单,可意境修为的提升……郑明唯在心中默然摇头。

     【意境的存在,确实。意境的特性,易懂。

     然,意境的修炼,艰难。意境的掌握,更难。

     如何感悟到这些意境能量,如何修炼这些感悟到的意境能量,如何使用这些修炼出来的意境能量?

     道理再简单不过:类如刚刚踏足修行时感修灵力一般,类如使用灵力一样。

     可难为之处在于:世人皆可感知到各脉属性的意能存在,但如何纳为己用?

     而不同之处在于:意境能量的衍变,也会受到修士自身之道的影响。

     除此之外,修士的灵根属性,多少也会限制一些修士所能感悟到的意境特性。譬如火系修士,他们只能感受到火系的特性,但对于不属于灵系范畴又确切存在的虚无意能,则不受任何限制。譬如情绪、心性、时间等等等等,凡是修士都可以掌握和融合,便是凡人也不例外。】

     “或者……”郑明在心中默然深思,于悄然无形中辟通思路:“不是摄取……而是心植。”

     思路漫漫,修无止境道无涯,一叶浮萍远去罢。

     ……

     时如黄沙,当它从刻度转变成岁月时,终有人能够醒悟,或叹然于心。

     三个月后,非止尚算平静的百灵星,整个寂灭星域都迎来了五年一度的全星盛事。

     仙召大会,十年一度分两类,刻意错开五年来兴举。

     此一度,是为:仙召凡界。

     ……

     禁道宗,轩宇阁。

     嘚、嘚。

     轻盈的敲门声在传入室内时已然变得轻微,但即便是感官稍微灵敏一些的凡人也可听闻,更莫说作为修士的郑明。

     “唪。”沉息过后,郑明又微微一笑,这才睁开眼睛下了床榻。

     呼……

     一步走来至门口,轻开房门一人候。

     毫无多言,相视一笑则颔首,乃动身飞向了院外的长空。

     呼……

     房门因主人的离去而自行关合,看上去有些哀伤和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