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君的倾城宠妃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暴君的倾城宠妃: 第三百八十七章 怀疑

    幕岚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可以听的见可以看得见,萌萌的焦急幕岚看在眼里,虽然萌萌口中所说的那些东西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它的用途自己还是听清楚了,幕岚转过脸陷入一种沉思,萌萌帮了她这么多,自己也要帮萌萌一些才是,幕岚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审视着周围的一些情况。

     墙上的一副青衣女子图引起了幕岚的注意,她凝视着那幅画许久想到了什么,幕岚动了动手指,指向那副青衣女子图,口中细微的呻吟着。

     萌萌顺着幕岚手指的方向看去,墙上的那副青衣女子图引起了轻落的注意,只见画中的女子翩翩起舞,看久了之后会产生一种幻想,只见那女子走出了画中,那轻盈的舞姿看的人眼花缭乱。

     萌萌的手指也指向了那幅画,对躺着的幕岚说道“姐姐,您是指这幅画?是让我通过画来做宣传吗?”请罗低头看向幕岚,等待着她的一个眼神出现。

     幕岚微微笑了笑,手指动了动,示意她将那幅画摘下来。

     萌萌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那幅画摘了下来,萌萌将画上的尘土吹了下来,仔细看了画上面的落款,上面写着“慕容晨风”四个字,萌萌回头看了看幕岚,指着那四个字问道“慕容晨风?是传说中那个可以妙笔生花,将人物化的惟妙惟肖,将风景化的身临其境,下笔如神,入木三分的慕容晨风吗?”

     幕岚眨了眨眼睛,微笑着在夸赞萌萌的聪明过人,幕岚 接过萌萌手中的画,指着那个落款让萌萌看了看,随后又指向自己点了点头。

     萌萌坐在那里寻思着这是什么意思,她左思右想最后猜着问道“姐姐是说你认识这个人是吗?”

     幕岚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指称赞着萌萌,随后又用手指在画上化了一下,在萌萌的脸上又化了一下,随后微笑着看着萌萌等待着她的回答。

     萌萌还是继续猜测,“姐姐是让我用化来宣传我自己,对吗?”

     幕岚不得不佩服萌萌的聪明过人。高高举起手指迟迟没有放下。萌萌在想象着这件事情这样做是否可以,她在次看着那副青衣女子图,萌萌眼前一亮,这的却是个很好的办法,萌萌满脸的欣喜“姐姐,真是太好了,我想到办法了,我想到了。”萌萌欢呼雀跃着差点跳了起来。

     躺在那的幕岚此刻也在为萌萌而感到兴奋,幕岚用手指了指外面。

     萌萌顺势望去看到门望晃动的身影,她起身打开房门看到了磕巴,萌萌回头看了看躺在那里的幕岚,萌萌将磕巴请了进来,站在幕岚身边,萌萌这画中的落款,先是看了看幕岚肯定的眼神,随后问道“磕巴,你认识画中落款的人吗?”

     磕巴闻声看向萌萌手中的画,只见磕巴抬看了看萌萌,又看了看幕岚,磕巴点了点头“认识,此人与主子是不错的朋友。”

     萌萌开心的问道“真的吗?姐姐,这是真的?可以让磕巴待你向我引荐一下吗?”萌萌等待着床榻之上的幕岚一个微笑的眼神,那就代表是同意的。

     磕巴带领着萌萌翻山越岭来到了慕容晨风居住的地方“景云山”。

     萌萌遥望过去,一座青绿的大山映入眼帘,那茂密的树林似乎就看不出有路可走,萌萌微蹙着眉头,遥望许久才问到前面的磕巴“磕巴,这是哪?为什么树木这么茂盛?而且看上去也不像会有人居住的那种?”

     从萌萌的语气里听得出她绝不会相信一个绝世的画神会居住在着深山老林里,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他就住在这里,磕巴微微笑了笑“萌萌姑娘有所不知,那慕容公子厌倦了人间尘世,所以才将自己隐蔽在这山中,以游山玩水化画为生。”

     “公子?”萌萌有些不解“怎么?这个被称为画神的慕容晨风是个年轻有为的公子吗?”

     磕巴回头看了看萌萌,嘴角处不由得扬起了一个弧度,她故意卖着乖吊着萌萌的胃口“萌萌姑娘见到他便知晓,到那个时候你在自己猜吧。”磕巴收索着小路一步一步往前赶着路。

     “还跟我卖关子?行,我倒要看看他能是何方神仙。”对于磕巴的吊胃口萌萌是拭目以待。

     “慕容公子…慕容公子…慕容公子…”大山之中那响亮的喊声传来一声声回音,磕巴仰起头双手做扩张势继续高声呼喊“慕容公子…”紧接着大山之中继续传来那一声声回音。

     听着那阵阵回音,萌萌有些不明白磕巴的举动,她上前问道“磕巴,你这是作何?难道你也不知道慕容公子居住何处吗?”

     磕巴站在最靠边的悬崖上,看着四周的茂密深林,耳边回响着清脆的流水声音,这种感觉似乎让她有点深陷其中的感觉,磕巴转身对身后的萌萌解释道“你听到了流水的声音了吗?慕容公子喜欢在泉水边上静坐,站在这里呼唤他,声音会以最快的速度传播过去,慕容公子会听的相当清晰。”

     看着磕巴那沉醉的表情,萌萌也试着往前走了几步,闭上眼睛静静的听着耳边的声音“哗、哗、哗”泉水细流的声音传到了萌萌的耳边,在泉水之外还隐约有鸟语的叫声,萌萌美美的笑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夸赞了起来“哇?真是一个神仙般的地方,如此的清新,如此的美妙,真想永远呆在这里。”

     “很抱歉,我这里不太欢迎红尘未了的居士。”一个沉着厚重的声音响起。

     两个沉浸在美好中的两个人突然慌了神,猛的转过身想要看看是谁在身后说话。磕巴一转身便喜上眉梢一般微笑着“慕容公子…”

     萌萌这时也抬头看到了眼前这位,英姿飒爽,风度翩翩,嘴角处留有诱人的小胡子,但是此人似乎很严肃,外表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好久不见,你怎有时间来此?”慕容晨风问了磕巴一句,随后看了看眼前的女子,他认识磕巴却不认识她身边的这位,慕容晨风对萌萌做了一个大概的评估,随后略微点了点头,视线回到磕巴身上。

     可把似乎和这位画神很熟,只见磕巴走到慕容晨风面前,满脸的微笑“慕容公子,我是替我家主子带一人前来打扰与您。”磕巴拉着萌萌走到慕容晨风面前,对慕容晨风介绍着“慕容公子,这是我家主子的好姐妹,她有事相求,还望公子多多相助。”

     慕容晨风再次看了看萌萌“在下慕容晨风。”

     他的话似乎很少,萌萌是这样认为的,萌萌上前微微欠身“小女子肖萌萌,还望公子多多关照。”

     慕容晨风是个爽快之人,从来不爱兜圈子,现在也是如此,他转身看着远处询问这两个人的来意“不知姑娘寻我有何事?”

     此人的直白让萌萌感觉也没有必要与他兜圈子,这样也好开门见山事情好解决,“闻的公子是绝世画神,下笔如神,入木三分,所以小女子前来请求公子帮忙化些画…”

     “画神?”慕容晨风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笑了笑,“呵呵…姑娘是不是找错人了?我慕容无非是应景而画,成不上什么画神,更没有姑娘所夸的那么神乎其神。”

     这个笑声让萌萌有些捉摸不透,难不成与世隔绝的人都喜欢这样吗?萌萌也没有过多的时间与这位画神在语言上继续争辩,“公子自谦了,小女子是来寻得公子的画工,且帮我完成朋友的心愿。”

     这个理由似乎蛮对慕容晨风的心思,他对这个女子的理由很感兴趣“哦?姑娘能否可以将缘由告知在下?”

     磕巴轻轻拉了一下身边的萌萌,小声叮嘱道“萌萌姑娘,如实回答便是,不然这慕容公子跟定不会帮你的。”磕巴把话说完给了萌萌一个肯定的眼神,随后自己退出了那个悬崖。她很清晰的记得,慕容公子是个很喜欢安静的人,所以有人在于他谈话之时,他不喜欢再有他人所在。

     萌萌目送磕巴离开之后,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许久慢慢对眼前这位背对着自己的慕容晨风说道“不瞒公子,我肖萌萌乃是青楼女子,出身于京城最大的烟雨楼,为了保住自己的清誉,我与那老鸨子达成协议,所以卖艺不卖身,我那要好的姐妹,好不容易找到了心爱之人,但是她也是青楼女子,想要风光的嫁出去很难,除非让那位公子拿银子为她赎身,我深知女子的心愿,她也不例外,都想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婚礼,我为了圆她这个梦,许下承若,在一个月之内需办场演出,若最后一天赚不到那么多银两,那老鸨子便要以卖女的方式将我那姐妹卖给那位公子,这样一来一个女人的自尊就会被践踏的一无是处,为此,萌萌才前来寻的公子帮助,为我的演出画些画像,我好去实现我的诺言,帮助姐妹实现愿望。”

     慕容晨风在听到一半便将身体转了过来,他审视着萌萌的眼神,在寻求一个真假的现实,但是慕容晨风似乎没有看出什么虚假来,这个女子的口中的任意让慕容晨风不由得起了敬意,但是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更不会被任何假象所骗,慕容晨风恭敬的对萌萌的说“姑娘的任意之心在下佩服,但是有一事想问。”

     被这个男子夸赞,萌萌微微笑了笑“公子有何事需问,便请直言…”

     “在下想问在你口中所说的那些银两,你有多少分成呢?”慕容晨风死死的盯着萌萌的神情,试图想要寻的这个女子所伪装的地方。

     听的慕容公子的问话,萌萌不由得笑了笑“不瞒公子,所得银两我一分也不要,全部给那老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