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无忧江湖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无忧江湖: 第七十五章

    南星一直低着头沉默良久,思虑再三才缓缓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是,近日所发生之事和当年之事皆是出自她之手!之前有一回她盛怒之下便同星儿说过当年一路追杀星儿之人便是她派来的!”极力克制住心中悲切之情绪,抬手拭去滴落的泪水继续开口说道:“白青,星儿是否很是无用?明明知道是谁害死了娘亲?星儿却不能手刃那仇人;已然知晓是她派人杀了苏婆婆灭口,今日也没能杀之而后快替苏婆婆报仇雪恨。星儿当真是毫无用处,娘亲因生星儿而血崩身亡,想要医治苏婆婆却导致她死于非命,又因为星儿将你置于如此险境!”瓮声瓮气的低头诉说着,泪水似那玉珠般一颗颗顺着脸颊落在置于被褥上的手背上,滑落到被面上消失不见,滚烫了白青的心。白青握紧手中泛黄的宣纸,心疼的将南星紧紧拥入怀中柔声安抚她道:“星儿切莫妄自菲薄,我们都知晓星儿自小便是良善之人,荣归城里众叔伯婶娘哪位不念叨星儿的好?如若不是星儿提议修建荣归城,他们又怎么会有这么个安身立命之所?如若不是师叔巧遇星儿收星儿为徒,忘忧阁这些年还不知要少多少乐趣呢?如若不是幸得星儿相救,这世间便也不会有白青存世,我怕是早就成了那荒野中的孤魂野鬼四处游荡!星儿是大夫,自然是做不到如此阴狠出手要人性命之事,白青觉得,娘亲也必定不希望她的女儿是这般冷血嗜杀之人,昨日意外伤了江若伊是否此刻心中还甚是过意不去?”南星微微叹了口气缓缓解释道:“星儿本是不想伤她的,可当时确实是被那人气的急火攻心愤懑不已,她又要那般极力护着萧如月,我这才一怒之下不得已出手重伤了她,萧如月当年所做之事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冤有头债有主,一切都是萧如月造下的孽,星儿不能下定决心了解了她,是否助纣为虐为江湖留下了一大隐患?”

     “不会!老话说的好,恶人自有恶人磨,日后必定有人收拾她,星儿可别因为她脏了自己的手!”白青轻抚着她的脑袋安慰着她,松开环抱她的双臂扶正南星,抬手拭去她的泪痕浅笑着说道:“好了!星儿不哭了!在忘忧阁这么多年白青何时看过星儿这般落泪啊?如今突然这般心伤难过流泪不已,白青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为好?”南星微皱着眉头怔怔的看着白青缓缓开口轻声说道:“白青,星儿不想在待在此处了,我们今日便离开吧!”语罢头轻轻一歪,泪珠又从眼角落下,落在白青轻捧着她脸颊的掌心之中,烫得他的心皱缩生疼。南星甚为难过的低声说道:“此处再也没有什么是值得星儿留念的了?娘亲早已随风消散,日后星儿再也不能祭拜她,苏婆婆如今也入土为安了,云涧山庄从此便同星儿再也没什么任何关系了!星儿再也不想待在这寒心之地了!”白青见状在南星额间轻轻落下一个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将额头轻轻抵住南星的额头甚为轻柔的开口说道:“如此甚好!只要星儿想,我们今日便动身离开,我们这就启程去江南,去星儿心心念念一直想去之处!”在白青将亲吻落在南星额间之时,南星霎时间心跳如雷红霞飞满双颊,红彤彤的脸颊几欲滴出血来,虽与白青自小一起长大,偶尔也会有亲密之举,却从未有过如今日这般亲昵的肌肤之亲。南星定了定心神,平稳好心绪,抬头看着白青心安的展颜一笑,泪水不经意间再次落下,一想到少宫主冷渊,神色不觉一顿轻声说道:“如若今日星儿便这般不打招呼将你拐走,你兄长他必定不会同意吧?说不定即刻便会派人将你追回!”

     “星儿不必担心!兄长是兄长,我是我,他向来左右不了我的决定!”白青淡笑着宽慰着她说道:“今日一早兄长便带着忠叔出门办事去了,此刻还未见他回来,之前落在山庄的包袱若玉一早便给我们送过来了,我们今日要离开谁也拦不住我们!星儿无需担心太多!”南星舒心的点了点头浅笑着,白青见南星神情渐渐平和,情绪发泄已然发泄够了,此时看着情绪平稳思绪平和逐渐安下心来,忙敦促她喝下醒酒汤,二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白青给冷渊留下离别书信,寻来两匹快马便带着南星快马加鞭扬长而去。江若伊从昏迷中醒来,看了眼房中围着的众人,却独独少了南星的身影,甚为疑惑的开口问道:“娘亲,南星人呢?为何不见她在此处?”萧如月甚是疼惜的为她掩了掩被角,皱着眉头面色甚为不善的出言厉声呵斥她道:“伊儿,看看你如今都成何种模样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还有心思去管她?你难道忘了是谁出手将你伤的这般严重的吗?近日好好休息便好,其他人其他事你就先别管了!”若伊蹙着眉头甚是虚弱的轻声说道:“娘,伊儿没事,您不用担心!伊儿有些担心她,若玉,南星她人呢?不会不辞而别了吧?”若伊瞧着屋内众人的神色甚是心急的艰难的坐起身,牵扯到身上的伤口,撕裂般疼痛一时难忍疼的她轻呼出声,若玉见状忙上前扶了扶她的手臂,低声开口劝说道:“姐姐,这段时日你还是先好生休息养伤吧!南星姐姐她离开了,如今我们已然四处都寻不到她了!”若伊急切的一把抓住若玉的手臂关切的问道:“西郊那儿你也前去找寻过了?那儿也寻不到她的踪迹吗?那人也没有他俩的消息?现如今便是没人知晓他二人去往何处了?”若玉闻言点点头出言解释道:“若玉此前去寻问过了,白兄是同姐姐一道离开的洛阳,他们如今也不知晓他二人何时离开的?启程去了何处?为此那人也一筹莫展!”

     江若伊失落的闭上双眼复又睁开,脸上神色瞧着镇静不少,无力的倚靠在床边同屋内众人淡淡开口说道:“爹爹,伊儿已然无碍了,劳您带着若玉他们先出去吧?伊儿有些话想单独同娘亲说!”江知行见她醒来后神色正常确定已无大碍这才安心的点点头说道:“好,伊儿好好休养,爹爹便不打扰了!”江知行疼惜的摸摸她的脑袋,随即带着若玉他们转身离开,在众人离开之前,葛云天甚是担忧的深深看了若伊一眼,之后便随着江知行出了房门,随手为准备详谈的母女二人关上了房门。萧如月见众人悉数离去,屋中只留下她二人,甚为不解的看着若伊柔声问道:“伊儿特意要娘亲单独留下来陪着你,可是想同娘亲说什么体己话?身上可还有觉得不适之处?”淡笑着轻拍了拍紧握着的若伊的手背静静的看着她,若伊纠结许久不知该如何开口同娘亲谈及此事?考虑再三坐直身子望着她正色道:“娘亲,接下来伊儿所问之事,请您务必据实以告,这事事关您的名誉和云涧山庄声誉,请您别再瞒着伊儿!”萧如月浅笑着抬手抚平她的眉头轻声说道:“好,你是娘亲的亲闺女,娘亲对你有什么好隐瞒的?你心中有何事不解?今日想知道什么便问?娘亲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解了你心中所有顾虑,让你安心在院中好好养伤!”

     “那日南星在您院中所说之言是否都是当年真实发生之事?您当真是害死她娘亲和苏婆婆的凶手?您当真做下了此等错事?”若伊此时心中甚是矛盾,忐忑不安的瞧着自家娘亲等着她的答案。萧如月闻言胸中大怒,瞪着她轻声吼道:“简直一派胡言胡说八道!伊儿,我是你的亲娘,你为何只相信旁人之言而不愿相信自己的娘亲?娘亲的为人如何我们这么多年朝夕相处你还不清楚吗?难道说娘亲在你心中就是这般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是嗜血成性如此心狠手辣之人不成?”若伊见萧如月动怒了,忙握紧她的手出言安抚她的情绪开口说道:“娘亲莫恼!伊儿只不过是想知晓当年的真相,伊儿自小便在娘亲和爹爹的疼爱中长大,也一直以自己作为江家长女为巩固云涧山庄在江湖中的地位为己任。可突然有一天你们却告诉伊儿,你们还有一个流落江湖失散多年的女儿,就在伊儿快要接受她便是伊儿的亲姐姐之时,又甚是意外的得知她不是伊儿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她亲娘其实另有她人,是爹爹同另一女子所生。可娘亲您之前分明表现得那般疼爱她,也曾明确言明过您是她娘亲,伊儿瞧着您待她同伊儿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又更是诧异的得知您极有可能是害她娘亲之人,现下伊儿当真被您们弄糊涂了,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您?伊儿想要您亲自告诉伊儿当年的真相!”若伊说话间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娘亲的神色,有那么极快的一瞬间,若伊在娘亲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恨意,便是在她提及爹爹和另一女子之时,若伊敛下心神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那日在爹爹书房的密室里您同南星到底发生了何事?那牌位上刻着的便是南星她娘亲吧?”

     “伊儿够了,别再说了!你们为何都要在我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那个贱人?我慢慢都要将这一切忘却了你们却这般不依不饶的对我步步紧逼,我们是亲母女,你作为娘亲的女儿不是该多为娘亲考虑吗?为何总在娘亲面前提起那贱人?一次一次毫不顾忌的在娘亲伤口上撒盐?”萧如月怒吼着制止若伊再过多追问当年之事,随即察觉出些许不对,异常诧异的看着她问道:“伊儿如何会知晓那密室?你们那日都进去过了?你们全都看到了那密室里的藏着的东西?那他呢?他是否也已然知晓我发现了他刻意隐藏的心事?”不敢置信的瞪着双眼有些发愣的看着若伊,若伊强制自己不心软甚为镇定的继续发问道:“娘亲,伊儿和若玉都知晓那间密室了,也见到了里头立着的牌位,那日您急火攻心昏倒了,是伊儿和若玉将你带回房中休息的!娘,伊儿想知道,南星的娘亲,皇甫清欢,您,是否一直都在记恨她?而且还记恨了这么多年?可就算您恨她也不该下毒害她呀?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在我们懵懂无知时您便教导我和若玉,云涧山庄是名门正派,我们是江湖侠义之士,心中必当秉承仁爱侠义之风,可您如今的所作所为不是同您当年所授之言相悖吗?”萧如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瞧着若伊,压制着内心翻涌的怒气出言辩解道:“所以,在你心中还是愿意相信旁人不相信娘亲?娘亲同你说过的,南星是被有心之人给利用了,旁人抓住了她的软肋以此来挑拨我们一家人的关系,伊儿为何就是不肯相信娘亲所言而要选择相信外人呢?”若伊闻言甚是心累的摇头叹息道:“娘亲,都到此时了您还不愿告知伊儿当年的真相吗?南星不是您口中的旁人和外人,我信她,她说了那信是苏婆婆留下的,您说她当时身旁空无一人她能去何处轻信什么外人?她也不是那般呆傻,会随意听信旁人的谗言便同家人决裂之人!”

     “那是你们都被那歹人给骗了,你们自以为你们聪慧殊不知你们都被那人给骗了!”萧如月甚是心伤的开口辩解道“白青来云涧山庄这么多时日我们都未能查出他的真实身份,我们全都被他蒙在鼓里了,他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隐藏得极好!你看南星整日同他形影不离的待在一起,他俩这般亲密的关系自然是白青说什么她便信什么!”若伊闻言不解的询问她道:“娘亲此言何意?白青隐藏的真实身份是?”见若伊被自己成功引到别的话题上,萧如月安下心来故作无奈的开口解释道:“我的傻女儿,我们都被他骗了,在苏婆婆被人暗害当天,娘亲便派人前去白青的房间搜查过,在他的包袱中发现了明月教的令牌,我和你爹爹这才确认他是明月教弟子。你可知晓那明月教是什么地方?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教,他们想在江湖武林有立足之地我们这些名门正派便是他们极力想要击垮的目标,那白青必定是看中了我们山庄如今在江湖中的地位,故而设计暗害了苏婆婆以此来挑拨南星同我们的关系。明月教的目的就是想要我们自乱阵脚,在我们宴请众江湖侠义之士时在山庄制造此等祸事,让我们云涧山庄成为世人饭后茶余的谈资,从而渐渐失了江湖地位,如此他们便能将武林各大门派逐个击破,从而一统江湖掌管整个武林,这便是他们最终的真实目的,南星便是听信了他的话到娘亲院中不分青红皂白便大打出手,同我们云涧山庄决裂,让我们成为众矢之的!”

     “不可能的,真相怎么会是如此?白青如何会是明月教弟子?那他是否知晓了?他俩那样的关系他又该如何处理?”江若伊震惊的瞪着大大的双眸愣愣的微低着头轻声呢喃道,怎么也不会想到今日能出娘亲口中知晓如此震惊的消息,萧如月隐约中听见若伊说起“他”神色甚为担忧,忙上前紧握住她的手臂甚为关切的询问道:“伊儿方才说的他是谁?如今还有谁能扰乱你的心绪让你这般在意的?莫不是你还在意那寒月宫少宫主?他同白青有何关系?你知道些什么还不快些同娘亲说?”若伊回过神来克制住心里升腾的不安低声轻笑着说道:“娘亲莫不是听岔了,伊儿如今为何还要在意那人?伊儿方才喃喃自语不过是心中尚且还有一事不明,万望娘亲能告知原委,切不可对伊儿有任何隐瞒!”萧如月抬手轻柔的抚了抚若伊的脸颊,甚为慈爱浅淡笑着开口说道:“伊儿又说傻话了不是!伊儿可是娘亲最为疼爱的孩子,娘亲何事瞒着你骗过你?”若伊静静的看着萧如月缓缓开口问道:“娘亲,在伊儿年少之时,当年中原武林铸剑名家可是负有盛名的南宫家?娘亲知晓他们多少?可否同伊儿说说有关南宫家之事?伊儿想知道南宫家当年到底经历了何事?为何会从突然江湖中销声匿迹?他们是得罪了何人被人报复杀害还是被歹人因抢夺何物故意设计暗害?伊儿想知晓其中原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