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儿快拼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儿快拼爹: 第一百四十章 有破绽!

    让我来!

     三个字,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而那白衣女子,则是身体陡然一颤,看向苏玄龙。

     “你……要打我?”

     她眼神凄迷,低声质问道。

     “我!!”

     苏玄龙心乱如麻,这是他女儿,他心中无比疼爱,又无比愧疚的人啊。

     可是,如今。

     这位“师叔祖”大义凛然,说得有理有据,更是牵扯上了宗门大义,上纲上线。

     他身为宗主,又岂能当众徇私枉法?他女儿这顿打,已经无法避免。

     这是他的女儿。

     与其让别人打,不如自己来打!!

     他不知道这种倔强从何而来,也许自己打了之后,他的心会滴血,但是,他依旧这样选择。

     他深吸一口气,避开女儿质问的目光,沉声说道:“不敬长辈,罔顾尊卑,该打!”

     “啪!”

     说完,他一巴掌扇在了自己女儿的脸上,那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大殿中。

     “你!”

     白衣女子偏着头,右手捂着红肿的左脸,眼中含泪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扭头跑了出去。

     这次,秦梓没有拦着。

     而苏玄龙,则是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他这打了自己女儿的手,有些颤抖。

     “哎,玄龙,不要怪师叔祖苛刻,我知道你恨痛苦,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是……”

     秦梓叹息一声,意味深长道:“但是……谁让我是羽皇的弟子,是东胜神宗的师叔祖呢?我站在这个位置,自然要为宗门考虑,对吧?”

     哗!

     此话一出,苏玄龙身体微不可觉的颤了一下,然后默默握紧了左边的拳头。

     羽皇弟子!

     羽皇弟子!!

     他今生第一次打自己的女儿,都是因为所谓的“羽皇弟子”,因为羽皇老祖的贪婪之心!

     羽皇老祖自己一意孤行,却让他女儿承受这样的委屈,让他承受这样的煎熬!

     虽说,用“一意孤行”这个词来形容羽皇老祖,有些大不敬,但是此时,在愤怒和愧疚的驱使下,他心中真的是这样想的。

     羽皇是宗门的老祖,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他苏玄龙也不是为了老祖而活的!

     “宗主,冷静!”

     “不要再想了!”

     “你要走火入魔了!”

     旁边的长老们见苏玄龙表情挣扎扭曲,周身气息紊乱,于是纷纷大惊,呼叫起来。

     哗!

     苏玄龙猛然惊醒过来,然后后怕不已,他差点就陷入了执念,走火入魔了。

     不过,虽然他清醒过来了,但是刚才那一瞬的想法,已经不知不觉深入了他心灵深处。

     犹如埋下了一颗种子。

     “玄龙,你在想什么啊?莫非,是对我有所不满,又或者,是对羽皇老祖有所不满?”

     秦梓装模作样的问道。

     “玄龙……不敢!”

     苏玄龙低下头,咬牙说道。

     此时,他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但是他必须忍,因为他不能坏了羽皇老祖的计划。

     否则,羽皇震怒,他将会失去一切!

     若是两年之前,他并不怕,但是现在他怕了,因为,他有需要保护的人了。

     他女儿性子冷淡,在宗门内不招人喜欢,只有他可以依靠,如果他倒下了,谁来保护她?

     “哈哈,玄龙,你还当真了啊?我在跟你开玩笑呢。”这时候,秦梓哈哈一笑。

     他心中很得意。

     羽皇老鬼,你不是想用阳谋坑害我吗?那我就给你来个挑拨离间!!

     他还偷偷看向自己的老爹,希望可以得到一个赞赏的眼神。然而,秦川面无表情。

     顿时,他叹了口气。

     他在闹事方面,果然没有天赋……

     “轰隆!”

     “轰隆隆!”

     这时候,一阵剧烈的轰鸣声响起,有光芒照进大殿,犹如半夜的雷雨,电光闪烁。

     “怎么回事?”

     秦梓看向众人。

     “这个……应该是宗门内两个小辈在战斗,他们上个月约定,在今日一战。”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一位老者说道。

     秦梓眼前一亮。

     机会啊!

     当即,他笑着说道:“走,去看看!我也很好奇,宗门这一代的小辈实力怎么样。”

     “这……还是不用了吧?”

     苏玄龙干笑一声。

     旁边也有长老帮腔道:

     “是啊,这些小辈的实力,自然无法和师叔祖相提并论,毕竟……东域天才无数,却也只有师叔祖被羽皇老祖收为弟子。”

     “对对对,这些小家伙虽然也还行,但是跟师叔祖比起来,简直不堪入目!还是不要看了。”

     他们害怕秦梓找茬。

     这货虽然有些无耻,但是天赋和实力却是没话说的,那是真正的惊艳!

     他们东胜神宗虽然人才济济,但是年轻一辈中,能和此人打成平手的,恐怕没有几个……

     “话不能这么说!我虽然贵为师叔祖,但同样也是年轻人,年龄与他们差不多。”

     秦梓一本正经道:“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学习的长处,我们不该轻视任何人,而要善于从他人身上学习!”

     “所以,诸位和我一同去观摩一下吧。若是他们的技法实在拙劣,我等身为宗门前辈,倒也有义务指点一番,这才是长辈该有的样子。”

     众人嘴角抽搐。

     他们竟然……无言以对!!

     于是,一行人便朝着大战的地方飞去。

     从高耸入云的主峰往下看去,周围群峰挺立,犹如密密麻麻的竹笋,一片青葱。

     而其中一座山峰,顶端被削平,打造成了一座宽阔的广场,广场上有战台。

     而两道身影,正在战台上空战斗,竟然是一男一女,男子英姿勃发,女子亭亭玉立。

     “惊涛骇浪!”

     那女子一掌拍出,顿时,磅礴的力量化作无数浪花,朝着男子淹没而去。

     “一指通幽!”

     那男子大喝一声,右手食指汇聚金光,对着前方猛然点出,光柱贯穿了虚空。

     “噗嗤!”

     一声闷响,光柱穿透了浪花,然后,那滔天大浪竟然犹如玻璃一般炸裂开来。

     “轰!”

     冲击波扩散,水光四射。

     “嗯……”

     那女子被冲击波扫中,闷哼一声,身体迅速倒退,而身上的衣裙也被吹了起来。

     “破腚,有破腚!”

     台下的观战的弟子们瞪大了眼睛,甚至有人心直口快,直接喊了出来。

     “咳咳,是破绽!”

     “对对对,有破绽!”

     旁白的众人赶紧纠正,并且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难得一见的风景。

     “无量佛掌!”

     而此时,那个男子腾空而起,身后竟然显现出一道金色的大佛虚影,对着前方一掌拍出。

     “轰!”

     巨大的佛掌也同时拍出,犹如一座山岳镇压在女子身上,女子虽然使出防御神通,却特无济于事,当即口吐鲜血,坠落在地上。

     “刘曦师妹,你败了,按照约定,这参悟始祖石碑的最后一个名额,归我了!”

     那男子傲立天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女子,意气风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