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长夜余火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夜余火: 第十八章 “适应”

  ,
     随着三个光团融入自己的身体,蒋白棉感觉有了点变化,但又说不上有什么变化。
     这就是觉醒的体验?她习惯性低头,望向自己的双手,没发现有任何不同。
     突然,广场中央那道星光人影似乎活了过来,后退到了边缘,和蒋白棉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
     蒋白棉没有惊慌,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仿佛早有预料。
     她刚才试着借助黑色金属墙壁的镜面效果,对自己使用了“空间幻觉”。
     “这个能力会干扰目标对空间的感知,让他混淆前后左右和上下远近,而且,好像还能做一定的‘切割’和‘重构’,营造出符合需求的空间环境……这方面的探索可能得进入‘起源之海’,闯过一两个岛屿后,才能深入……”蒋白棉没急着返回现实,因为此时此刻,她大概率正在接受生物耳蜗移植手术。
     接下来,她尝试起“物品失认”和“刺激失调”。
     也不知是“镜子”媒介未能产生作用,还是“群星大厅”内缺乏“实质”的物品和刺激,蒋白棉最终收获了失败。
     她只能从名称去做初步的猜测:
     “‘物品失认”应该也是幻觉的一类,让目标错认需要的物品,比如,想拿枪射击,却抄起了一把雨伞,在那里biubiubiu,比如,明明是一把淬毒的匕首,却被当成美味的奶油蛋糕,舔了好几口……
     “‘刺激失调’听起来像是不能对刺激产生正确的反应……手电筒的光芒照来不知道闭眼,感应到危险不知道躲避?”
     不断推测和分析中,蒋白棉逐渐感觉到了疲惫。
     她身影慢慢变淡,消失在了“群星大厅”内。
     …………
     不知过了多久,蒋白棉睁开了眼睛。
     一直密切观察她情况的梅寿安松了口气,靠拢过来,笑着问道:
     “怎么样?”
     根据他的经验,实验者只要能够醒来,问题就不会大,都是可以治好的。
     呃,梅叔叔太激动,声音有点大?不像啊……蒋白棉下意识抬手,摸向自己的耳朵。
     和往常不同,这次没有了金属质感。
     终于,蒋白棉反应了过来:
     生物耳蜗移植手术成功了!
     她的听力恢复正常了!
     此时,她的耳道内,多了一层厚厚的“皮肤”,但没有被完全堵塞,一眼望去,那里几乎没什么异常之处。
     蒋白棉放松了下来,一边适应当前状态,一边摸索着坐起,微笑回应梅寿安的问题:
     “挺好的。
     “嗯,我觉醒了。”
     梅寿安怔了一秒,下意识反问道:
     “成功了?”
     蒋白棉正色点头。
     梅寿安推了推金边眼镜,抓了抓脑侧头发,脸带疑惑地自言自语起来:
     “难道在最后一个环节前附加听音乐项目,会显著提高觉醒的成功率?
     “这是什么原理?”
     商见曜应该很喜欢你这个猜测……蒋白棉腹诽了一句,试探着问道:
     “我可以走了吗?”
     虽然生物耳蜗移植手术不算大,但也不属于随做随走的门诊类型,梅寿安见蒋白棉轻巧地跃下手术床,几乎没受到什么明显影响,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你的身体素质确实很出众,基因改造的效果非常好。
     “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再休息和观察半个小时,免得出什么意外。”
     “好。”蒋白棉动了动脑袋,感觉还残留着一点眩晕。
     紧接着,梅寿安问道:
     “你选择了哪个领域?”
     “‘碎镜’。”蒋白棉没有隐瞒,但她未说自己的能力和代价分别是什么。
     对一名觉醒者而言,这都是需要保密的事项。
     梅寿安完全理解,没有追问,转而说道:
     “回头我把相关资料给你,争取早点进‘起源之海’。”
     说着,梅寿安忍不住补了一句:
     “千万别学你们组商见曜那么乱来。”
     这是想学就能学得会的吗?没有积年精神问题,根本想不出来他那些操作!蒋白棉内心吐槽,表面乖巧地点了下头:
     “嗯。”
     等了半个小时,确认身体没什么问题后,蒋白棉礼貌地对梅寿安道:
     “梅叔叔,我该走了。”
     “过三天回来做个检查。”梅寿安轻轻颔首。
     他一直将蒋白棉送到了C—14项目组的门口。
     这个过程中,蒋白棉记起了自己付出的代价,忙在生物义肢辅助芯片内添加了一条信息:
     “接下来要回647层14号。”
     这样,她就不会因为“路痴”搞错楼层和房间了。
     梅寿安目送蒋白棉离开后,站在门口,思索起今天的实验流程,希望能从中总结出更多的有益经验。
     他一向都是这样,不分时间场合地沉思,是个研究狂人。
     回忆着回忆着,梅寿安突然看见蒋白棉又走了回来。
     “怎么了?”他以长辈的姿态关心道。
     蒋白棉眼神似乎有点茫然,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张了张嘴,扬了下手道:
     “啊……梅叔叔,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梅寿安表示尽管问。
     蒋白棉眼眸微转道:
     “C—14项目是申请就可以参与实验的,对吧?任何职级的员工都可以,外来的也行吗?”
     “当然。”梅寿安笑道,“我们一直以来最发愁的就是志愿者数量不够。”
     “哦……”蒋白棉指了个方向,“那我走了。”
     “你去那边做什么?”梅寿安一脸疑惑。
     蒋白棉“哈哈”笑了起来:
     “就随便指一下。”
     然后,她往相反方向走去。
     …………
     647层。
     等了一阵没等到组长的商见曜等人进了训练房,开始了今天的锻炼。
     练到尾声,商见曜喝完了杯子里的水,于是擦了擦汗,出门回办公室接。
     他走了几步,看见蒋白棉迎面而来。
     “你迟到了!”商见曜指出。
     蒋白棉不屑回答:
     “我请过假了,今天去做生物耳蜗移植手术。”
     商见曜眼睛一亮,把声音压得很低,就像在说悄悄话:
     “效,果,好,吗?”
     “好得很!”蒋白棉咬牙切齿。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蒋白棉看了眼他身上蒸腾的白气,懒得计较,点了点头道:
     “你继续锻炼吧。”
     她随即越过了商见曜。
     商见曜没说什么,一直往前,回到办公室,接了杯温开水。
     很快,上午锻炼结束,白晨等人洗过澡,进了14号房间。
     “组长还没来啊……”龙悦红扫了一眼,颇感疑惑。
     商见曜诚实回答道:
     “我刚才在走廊碰到她了。”
     “可能去汇报工作了。”白晨猜测道。
     她话音刚落,蒋白棉出现在了门口。
     看了眼屋内三人,蒋白棉抬手抹了下额头,笑着说道:
     “锻炼很自觉嘛。”
     “组长,你去汇报工作了?”龙悦红好奇问道。
     蒋白棉走回房中,笑容更加明显:
     “我去做生物耳蜗移植手术了,还有,觉醒实验。”
     “你觉醒了?”商见曜一下就把握到了重点。
     蒋白棉矜持点头:
     “是啊。”
     “能力和代价是什么?”商见曜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
     蒋白棉侧头看了眼门口:
     “等下次外出再说。”
     能力和代价,她都不想隐瞒组员,这样才能有效配合,降低负面影响,只是现在不太适合讲。
     白晨安静听完,开口说道:
     “那我今天就申请生物义肢移植和基因改造手术。”
     “好。”蒋白棉点了点头。
     她之前说“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是因为她不确定自己一定可以从觉醒实验里苏醒,而一旦她成为植物人,白晨需要重新考虑是否留在“旧调小组”,如果不留,冒险做基因改造完全没必要。
     现在,意外没有发生。
     听到两人的对话,龙悦红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蒋白棉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不要急,再多想几天,可以等小白手术结果出来再决定。”
     不等龙悦红回应,她转而问道:
     “你们那层又有人感染‘无心病’了?”
     “我碰上的。”龙悦红吐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人为的,还是自然发生的……”蒋白棉显然想起了“生命祭礼”教团之事。
     就这事讨论了一阵,她翻腕看了看时间,笑着说道:
     “下午再交流,现在先吃饭。
     “我请客,庆祝一下!”
     说完,她一马当先走出了14号房间,转向另外一边。
     龙悦红见状,疑惑问道:
     “组长,这次是去其他区域的小食堂试口味?”
     蒋白棉“呃”了一声,认真地思考了片刻道:
     “还是算了。”
     她摇了摇头,转过了身体。
     同时,她催促起商见曜:
     “喂,你走前面,等会负责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