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大千纪之修罗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千纪之修罗篇: 第三百一十七章:战后 求订阅月票!!!

    那声怒吼,好似天雷落下一般,在这里久久回响,不曾散去。

     “可惜,让他跑掉了。”鬼夷巡视者有些愤恨的跺了跺脚,很是愤怒。

     “没关系,他们迟早会被我们逮住的。”此时天角导师也是缓缓落下,来到众巡视者们的身旁。

     “毕竟,这个东西已经能够证明他的身份了。”天角导师将爪中的令牌丢出,让中人看到。

     “不会吧!”众巡视者们在看到这个令牌之后,一个个都是神色巨变。

     如果这个教派也和邪祟生灵勾结了的话,那就意味着,恐怕再过不久,邪祟生灵所带来的邪灾,就会到来。

     “我们必须时刻警惕起来,要知道,邪祟生灵这个东西,可是一把一直悬在我们天罗荒界头上的刀,如果不将其解决,那迎接荒界的,只有灭亡。”天角导师看着一众巡视者们,缓缓地说道。

     “我们知道。”众巡视者们,都是神情复杂的点了点头。

     “先收拾一下残局吧。”天角导师看了看这个已经完全化作废墟的宗门,缓缓地说道。

     众人展开元力气场,发现,在这废墟之中,还有一个人的安然无恙的在其中。

     而更多地人,在这废墟之外,同时,还有两人,再往这边靠近,其中一个人的修为是武师境,另一个,则是大武宗师的境界,只是元力气息略有虚浮之感,有可能是刚刚突破,也有可能是他的修炼方式的原因。

     一众巡视者们并没有管这个正在往这边赶的那两人,想往哪个还在废墟中的人所在的地方赶去。

     不出一会的时间,一众人便是将这一个安然无恙,且有满脸颓废的人围了起来。

     “你们是!?”看着将自己围住的一众人们,鬼弥心里便是有股不好的感觉出现。

     “我们是谁无可奉告,我们背后是谁也不能告诉与你。”鬼夷导师缓缓地说道。

     “是吗,也对,像我这样的弱者,没有资格过问这些。”鬼弥听到这些人的话语之后,便是有些颓废的将头低下。

     “知道就好,关于这里发生的事情,希望你最好守口如瓶!”那然缓缓地说道。

     这时,修罗刹这边。

     “你的表现,还真是让人称赞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所以我只能说一句,你很优秀,在我所见过的所有的学员里,你是最优秀的一个。”天角导师抓着那个令牌,缓缓地说道。

     “导师谬赞了。”修罗刹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你担得起,本导师可以拍着胸脯说,你就是整个外院最优秀的学员之一。”天角导师看着修罗刹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在行事的处理上虽然还有点点欠缺,但是你的优点同样十分的明显。”天角来到修罗刹的面前,用它的翅膀轻轻的拍打着修罗刹的肩膀,“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但是不要给自己添加太大的一个负担,你就是你,不是别人眼中的任何谁。”

     “谢谢导师的指点。”闻言,修罗刹先是沉静了一下,然后便是回话道,然后缓缓的起身。

     负担太大吗?

     修罗刹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这些负担他没办法卸下去,他只能背着,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无需客气。”天角导师说道。

     接着便是朝着那些巡视者所在的地方过去了,修罗刹也是快步跟上。

     “守口如瓶吗!可我就算是说了,又有几个人能够相信我呢!?”鬼弥两眼失神的看着众人,说道。

     “没有人,会相信的,没有人!”幽弥略有疯癫的说道。

     “这人怎么了!?,发疯了吗”其中的一个巡视者看着幽弥有些疑惑地说道。

     “可能吧,毕竟看到自己所在的这个宗门,在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里,便是化作了飞灰,这样的结果,换做是谁一时半会之间,都很难接受的了吧!”另一位巡视者说道。

     “诶,宗主大人你还活着啊。”这时修罗刹刚好走了过来,看到了双眼失神,并略有疯癫的幽弥,而幽弥看到走来的修罗刹时,失神的两眼中,逐渐变得复杂。

     “修罗刹学员,他就是这个地渊门的宗主吗!”在听到这个学员对这个人的称呼之后,众人便是知道了这个人身份,但是出于谨慎的情况下,众人还是再度确定了一下这个人的身份。

     闻言,修罗刹点了点头,“是的,他就是这地渊门的宗主,幽宗主。”

     “这样吗!”在听到这个人就是地渊门宗主之后,众人对他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同情,转变成了不屑。

     这样的下场对于他来说,纯属是活该,和邪祟生灵勾结的人勾结,不管是出于主动还是被迫,这样的行为,对于荒界来说,都是极其可耻的。

     “修罗刹,这就是你的真实名字吗?”幽弥看想修罗刹,缓缓地问道。

     “不错。”闻言,修罗刹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幽弥再一次的问道。

     问到这里,修罗刹显示愣了一下,同时将目光头像巡视者和天角导师,两这都是点了点头,修罗刹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天南学院外院学员,修罗刹。”

     “天南学院!”幽弥喃喃自语的缓缓低下头。

     “所以你来这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拜师学艺,而是。”

     “而是调查这个你们这个宗门和邪祟生灵勾结的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推波助澜。”修罗刹回答了幽弥的问题。“这就是我来这的目的。”

     所有的困惑在这一刻,完全解答了出来,难怪他会觉得这个人本身有问题,却又一直看不出问题的所在。

     “现在,宗主大人,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比如这些家伙背后的那些人到底什么来头,他们到底是来自哪里?”修罗刹缓缓地在幽弥的面前蹲了下来,笑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来自中原大地,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面对修罗刹的提问,幽弥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的不知道!?”此时,一众巡视者们,便是都是缓缓的散发出自己的元力气息,像幽弥压了过去。

     “我对他们的来历,除了是来自中原之地这个信息,再也不知道其他的了。”这时幽弥也是感受到了来自这几人的元力威压,有些艰难抵抗着这个威压,有些艰难地说道。

     一众巡视者们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人的之后,便是收回了元力,不再逼问。

     他的实力太弱太弱了,相比那些幕后黑手们,也不会将他的详细的信息告知给他,最多也只会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所以他能知道的,自然也是有限的。

     那个家伙实属厉害,根本就是不是寻常的武帝修炼者能够比拟的,要是他们来的人再多一点,或者是再强一点,说不定,他们就能将那个家伙生擒下来。

     “那宗主大人,对于因你跟邪祟生灵勾结,而害的那些无辜惨死的宗门和家族,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这时修罗刹再度问道。

     而听到这句话,幽弥便是虎躯一震,沉默了下来。

     关于这个,他并不想提,他有些不敢去面对这件事,他害死的人很多,如果真的要算的话,死亡对于他来说,只是最轻的一个结局。

     可就连这个最轻的结局,他都没有勇气去提。

     他害怕死亡,更加害怕面对之前的那些过错。

     “哎呀,我就说吧,来晚了,别说喝汤了,就算是残渣都没得剩的。”这时一道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众人转身看去,发现有三个人正站在一处地方,看着这里。

     而碰巧的是,为首的的那个人天南学院中,有两个人是认识的,正是织源王国的公主—天松织羽。

     站在他身后的那两个人,在相貌上,和她有些相似,同时看上去也相对老成一点,可能是她的哥哥什么之类的。

     “天松织羽小姐!”这时修罗刹对天松织羽喊话。

     “大胆,这个名字,是你能叫的。”听到有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两位哥哥顿时就怒了,一步上前,将自身的元力释放了出来。

     一众武王级别的强者们,在感受到对方将元力气息释放出来的这个示威之后,也是将自身的元力释放了出来。

     强武王级强者的元力威压,对比于大武宗师的元力威压,要强太多太多了,仅仅只是触碰的一瞬间,便是将他们两人的元力威压,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压得粉碎。

     “武王境的强者。”而在自身的元力威压被打碎之后,这两人便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一群人,这可是堪比他们父王叔伯父级别的强者啊,而他们,刚才居然对其不敬。

     冷汗顿时冒出。

     “各位前辈,才是晚辈冲突了。”两人练练抱拳欠身,对其行礼。

     这可是武王级别的强者,而且还有这么多位,说不定是哪个帝国的强者,如果惹得他们不高兴,那他们织源王国,怕是会被其直接灭掉吧。

     “无碍。”一种巡视者们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们过去。

     三人见状,相互对视了一眼,便是起步上前,来到了众人的面前,发现有一个正坐在地上。

     “这个宗门的后续解决问题,恐怕要麻烦一下你们织源王国了,可以吗织羽公主殿下。”天角导师看着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女孩,缓缓地说道。

     “这个没问题!”至于公主再知道问题之后,便是拍着她那还算挺立的胸脯说道,令这其中的软.肉颤了颤,她身后的两位哥哥闻言,都是脸色一变轻声的劝解不要这么做。

     “不过作为交换。”在答应这件事之后织羽公主,便是立马提出的要求,“我要进你们天南学院。”

     这话一出,不只是他身后的两位哥哥愣了,就连天南学员的众人们,也是愣在了那里。

     不过随即,天角导师便是回答道:“可以,不过以你的资质,要接受来自天南学院的考核才行,通过了,你就可以成为天南学院的其中一员,若没有通过,那很抱歉,你与天南学院,无缘!”

     “好,一言为定!”听松织羽很是自信的说道。

     “当然。”天角导师同样回话道。

     (求月票订阅收藏!求月票订阅收藏!求月票订阅收藏!各位读者朋友们!请拿起你们手中的月票和纵横币!朝我的脸上狠狠地砸一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