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无蒋,一叶慕周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青春无蒋,一叶慕周: 13.读他的感觉像六月

    1.

     我在六月的末尾等你,等你来看C中风光。日长夜微凉,希望你拥有一整个仲夏好梦。   —题记

     初三上学期初,本人交友不慎,在好友吕婷的帮助下,惹了她那号称“发育王”的同桌。此人为一暴力男,看谁不爽就打一顿,看谁爽了也来几拳,又因身体发育而剽悍得无人能敌,故在班里落一外号——土匪(与他名字胡非读音相似)--意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土匪头子……

     说到吕婷,那可是周周初中那会儿整个宿舍的“高级早餐之源”啊!吕婷他爸爸注重发展人脉,吕婷有模有样,先从基础学起--和食堂阿姨打好关系!因为初中食堂的早餐有很多种,而好吃的面包往往量少容易被去得早的同学抢光,因此拖了吕婷的福,只要第二天有啥高级早餐,她都能从聊天聊熟的食堂阿姨那儿提前知道告诉寝室女生。然后第二天全寝室起个大早一起风风火火地杀去食堂......貌似扯远了。

     初一初二时和土匪不熟,我压根没注意到班里这号人物的存在。可自从初三一个把持不住惹了他之后,我们开始熟络起来,我的《悲惨世界》也揭开了序章……不久之后班里换座位,我坐在Maths和一个小胖子男生中间,土匪在距离我们十万八千里那组。我心里暗暗得意:哈哈,离得这么远了看你怎么欺负我?!哇哈哈哈哈……

     正当我双手叉腰豪情万丈地仰天长笑时,老班的声音忽然飘来:“胡非你坐男生堆里太闹了,来来来,坐这组!”

     “!!!”我被惊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干脆利落在我身后落座的土匪。我想,人生真的不能再悲催一点了。土匪瞥我一眼,坏笑道:“祝你好运~”我汗毛竖起,顿觉自己命不久矣…默默地向老天爷祈祷平安去了。

     上帝你是听力有问题么?!土匪非但没有放过我,反而越打越烈,一天到晚扯我辫子逼我帮他干这干那,我可怜的秀发啊!每次我吼他“别扯我头发了都掉光了!”他就瞥我一眼,不屑道:“你头发本来就少~”我……我竟无言以对!

     有时我也反抗,但这么做的后果往往是招致他的几个拳头,我抱怨他就又来一拳!可怜我的小身板硬是在他的蹂躏下挺过了那段苦日子,也因此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

     日子就这么风生水起地过着。每天和土匪互掐互骂既锻炼了我的口才又锻炼了我的胆量。长时间被损使我拥有了一副“不抽不舒服”的脾气,土匪也深知这点,总是逼我帮他抄我的文科作业,还信誓旦旦曰我潇洒的字迹和他有的一拼,代写作业不会被老师发现的……

     连他自己有时候也良心发现感慨我太好欺负,他天天这么对我都有那么一丝罪恶感了,于是就稍微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暴力行为,我便得瑟得鼻孔朝天,抗争!起义!为未来的幸福生活奋斗!他终于忍不住:“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哈?!”

     暴打ing……

     某个风平浪静的下午,班上在自修,老班忽然进了教室说换位子。虽然我早就听她提过这事儿了,可这个时刻来得那么突然,那么令人心惊。

     这次是双人座,按照一种复杂的顺序让我们选,我也不知道老班心里怎么想的……

     轮到我远位子时,土匪已经坐下了,正好他坐在我之前那个位子,啧啧啧阳光充足视野开阔的风水宝地呐!环顾全班,我最终还是不由自主的挪着步子,一步一步的挪到了土匪身后,也就是他之前那个位置,坐下,土匪转头看了我一眼,我瞪他,他笑了笑没说话。

     阴差阳错地,土匪和他的两个损友这次都在我周围,前后桌还有同桌。咦,为什么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同情的目光?

     万万没想到,真正的重头戏才刚刚开始!

     如今土匪多了两个帮手,他们三个恶魔还成立了一个组合“共同体”,为了更好地欺负我,共同体还研究出了一套战术:土匪作势扇我巴掌吸引我注意力,同桌趁机用脚勾走我凳子,后座再顺势按我的肩,把我按倒在地。推我到地上也就算了,关键问题是土匪还不让我起来,用脚勾起我的小腿让我失去支点,跟踢他家养的小狗一样……

     我被逼急了就扬言并行动“我扯你裤子了嘞!”无奈这家伙牛仔裤很结实,我怎么扯它都纹丝不动。抬头一看,土匪笑得一脸奸诈,我有皮带你扯不下来~我晕……

     挣扎之际,几个女生路过正好撞见这一幕,然后就一个个笑的一脸桃花尖叫道“啊!赤裸裸的抱大腿啊!!!”

     我嘴角一抽,表示已无力反驳。邻组的黄金也经常来凑热闹,插一刀补一脚什么的。他们一帮人虐我虐开心了就随手扔个五毛头下来,我不说什么,只是默默捡起来放口袋里--笑话,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钱过不去啊!唉,就当我的表演费了!呜呜呜好少啊~~~

     每天生活在水生火热里,教室里经常能听到我惨绝人寰杀猪般的哀嚎声。朋友们不止一次问我,当初为什么选那个位置找虐,我也只是笑笑。

     当一件事情成为习惯的时候,即使烦,也在你的生命中开花结果。

     说实话,其实我是享受这种生活的,虽然每天被欺负,但他们都是很有趣很有义气的男生,让我一天到晚都笑个不停,跟羊癫疯发作了似的,换句话说,就是“痛并快乐着”。也可能正因如此,初三那年冬天也是我这十几年来过的最温暖的。现在想想,自己貌似好像有抖M的属性啊......

     土匪这个人么,真的很欠揍,但现在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有那么差劲吧。

     他会给我给我讲解他擅长的科学难题,有时我自己都听不懂想放弃时,他还是很坚持地一遍一遍慢慢讲,一步一步细细教,直到我完全懂了为止。虽然末了总不忘很自恋地加一句“唉真是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连你这种榆木脑袋都能被我教会~”他会在冬天把校服借我披;他会在抄我作业时顺手帮我补上漏题;他会记得购物时拿一块我爱吃的巧克力;他会在我表演英语朗诵时带头哄笑,却在评分时毫不犹豫的打了优;他会笑我上课答不出问题,却小声说了答案给我听;他会在我难得伤心落泪时摆出一副自己是好人的样子,霸气地递上纸巾;他会祝我考不上C中的创新班,因为他说如果我这个受气包真的走了,不舍总有那么一丁……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时间都是公平的,它不紧不慢地走着流逝着。最后的最后,我和另外十几个同学一起提前告别了初中,告别了土匪和大家。

     之后的日子里,挺后悔当初没能留下来陪土匪一起奋斗,一起为了中考冲刺。记得我们还有过约定说准备中考的那几个月里为对方恶补薄弱学科的呢,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土匪,对不起,我食言啦。

     离开的那天是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了。早上最后一节自习课,成了大家分别的时刻,老班也理解,让我们闹了整节课,毕竟有十一位同胞就此离开了,不舍是难免的。同行的几个男生一反常态地沉默,另外一些女生哭得梨花带雨的。

     我收拾好了所有东西,安静地与共同体那三个家伙握了握手,没说什么。离别来得太匆忙,太多话都不知从何说起。

     下课铃响了,男生们仍风雨无阻地冲向食堂,我看着土匪那貌似轻松离去的背影,心里默念:再见啦。

     “离开了那里,与他相隔远远的想念,等待着自己在更美好的时候与之重逢,结果就像很多人和事一样,他并没有在岁月中等我。”

     时光是记忆的橡皮。

     有一次在学校里走着,忽然看见迎面走来那个男生好眼熟,心仿佛被什么狠狠敲了一下。我愣在原地,朋友张璇用胳膊撞我,问我怎么了,我手指那个连背影都如此相像的人:“那个人,好像,好像……”

     张璇疑惑:“像谁?土匪?”

     !!!对,就是土匪!

     “你认错了,那是X班的XXX!”

     我一怔,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视线都模糊了。张璇一脸莫名其妙。

     对,认错了,他不是土匪,他怎么可能是土匪……

     “孤单是听见某个熟悉的名字,不小心想起某些往事”

     六月里的少年啊,我就在时光轮回里等你,阳光灿烂,风景正好,时光不歇,我们--不见不散。

     2.

     回忆戛然而止。

     那时候的周周并不真正懂喜欢这种感情为何物,只是下意识觉得和他待在一块儿很好玩儿很快乐,不管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只要想到去学校就能见到他,那么就还是期盼上学的。

     而初中毕业那个暑假发生的那些事也让周周明白,她这次确实是产生了“他好像喜欢我”的错觉,也从此不敢再自恋。当然,对胡非还是有那么些似是而非的心动在的,只不过这份喜欢是不是友情更多她就不能确定了。

     想了这么多东西,周周表情却是没变的,只是笑着看着那个高大的笑起来会有两个深深酒窝的大男孩。

     没有什么不会变,她想。所以--

     该告别啦。

     谢谢曾陪伴我走过一段路的你。也谢谢过去的自己--

     谢谢你,敢爱敢恨,勇敢坦荡,没有留下什么让现在的我感到后悔的事情。

     3.

     胡非沉默地看着那个笑容依旧熟悉耀眼的女孩,她明明看着自己在笑,那个眼神却让他有种非常不爽的感觉--与其说是不爽,不如说是心慌。

     就好像有什么未知但很重要的东西,被他永远地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