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第268章,二弃城

    鹿王悉知公孙束借到五万兵,命陈军退走,冯烨不解,“双方兵力相当,为何退?难道不打大平国了么?”

     “打,当然要打,但不是在战场上。”

     冯烨两眼迷惑,鹿王解释道“公孙束善掌控大局,衣沐华善察局部,两人合作,在战场上,我们的胜算小。既然胜算小,就要转移到胜算大的地方。”

     冯烨将信将疑,“两人合作如此厉害?”

     鹿王点头,“你可知衣沐华入狱背后的始作俑者是谁么?”

     “难道不是她自己?”

     “不是,是大陶国军师,他深知两人合作的威力,所以想方设法拆散他们。”

     冯烨大惊,全然不知背后还有个大陶国军师。

     大陶国军师做事隐晦,若非洞察高手,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世间能洞悉大陶国军师的人不超过五人。

     鹿王:“大陶国军师都忌惮他们,足见他们可怕。”

     冯烨:“那我明白了,怪不得平成王没有杀衣沐华,原来是因为这个。”

     衣沐华杀死周方正,平成平没有杀她,外人都认为是龙闽侯,其实不然。

     鹿王:“平成王能用的人不多,现在就公孙束和衣沐华了,所以他不会让衣沐华死。”

     冯烨挠头,“既然两人携手厉害,我们就挑拨他们?”

     鹿王颔首,“时隔两年,他们之间隔阂很多,现在我们可以利用衣沐华身边的周孝正激起两人之间的矛盾,只要两人不和,我们便有胜利的机会。”

     冯烨深深看鹿王一眼,鹿王能想出如此高深的计谋,真叫人佩服啊。

     五万大军一到,周孝正领一万人出击陈军。

     陈军早得鹿王之命,且退且走,两日后,陈军退出胡江地界。

     解了胡江之围,公孙束与衣沐华商议夺回乌兰,此时却有了纷争。

     公孙束主张攻城拿下,而衣沐华主张围城。

     衣沐华:“对方远道而来,我们守在城外,断了他们的粮草,他们撑不过几日。”

     公孙束:“围城需消耗几个月,其他邻国虎视眈眈,我们派大军守乌兰,难保他们不会乘虚而入,我们必须尽快拿下乌兰。”

     两人争执不下,周孝正插话,“我觉得围城更妥当。”

     公孙束沉默,衣沐华说道,“看,他也同意围城。”

     公孙束冷笑一声,“他对你的话言听计从,你说什么都对。”

     衣沐华面色阴沉,“侯爷,大家以事论事,你别扯别的。”

     公孙束:“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衣沐华:“公孙束,有什么话你大可直说,别阴阳怪气。”

     公孙束:“放肆,你就是这样对上级说话的吗?”

     衣沐华:“那我要怎么说,跪在地上说么?”

     颜喜见情形不对,立即出来打圆场,“侯爷,姐姐,有什么事好好商量啊,别动气。”

     衣沐华深吸气,“你让他别怪声怪气。”

     公孙束:“我怪声怪气,你怎么不说你们眉来眼去?”

     “没法谈了。”衣沐华扭头便走,她一走,周孝正也出了去,几人不欢而散。

     陈国探子将衣沐华与公孙束闹翻的事呈报鹿王,鹿王见信后,高深一笑,这攻心之计成了。

     公孙束掌握兵权,他要攻乌兰城,谁都拦不住。

     他领五万精兵向乌兰城挺进,鹿王没有调兵回乌兰,而是退到山上,避开公孙束。

     待公孙束离开胡江后,陈军屯兵在水上。

     颜喜收到风后,告之衣沐华,衣沐华说道,“他们准备从怒江而过。”

     “可是沼泽地的另一头也有陈军。”

     衣沐华蹙眉,“看来他们想扰乱我们的视线,让我们不知他们真正从那一边进攻。”

     周孝正一拳打仗桌上,震倒了茶杯,“他们就是看准侯爷去攻乌兰,胡江内兵力少,故意分两头驻兵,好分散我们的兵力。”

     陈军人数多于平军,他们分兵,没影响,可衣沐华只有两万军,兵力散开,就没有威力了。

     颜喜:“要不我通知侯爷,请他回来?”

     衣沐华:“侯爷的心被蒙蔽了,谁劝都没有用。”

     三人沉默,此时姜变来报,怒江上出现陈军的船。

     他们立即赶到江边的眺望台,但见江上飘着几艘大船,船上旗帜被江风吹得鼓鼓,甲板上陈军排列,三只大鼓摆在船头,六名壮汉砰砰砰地敲鼓。

     战鼓起,平军列队在江边,积极备战。

     半个时辰后,船又折了回去,陈军没有攻入。

     颜喜纳闷道,“他们敲了战鼓又不打,这是何意?”

     衣沐华:“狼来了战术。”

     陈军故意大张旗鼓来,让平军以为他们要攻,可偃旗息鼓,往回撤,以此麻痹平军。

     几次过后,平军便不在意,到时他们再攻,便可一举攻破。

     “对哦,我怎么忘了,这是狼来了。以前风冠还用过呢,他,”颜喜捂住嘴,自知不该提起风冠,满脸惶恐看衣沐华。

     衣沐华装作没听见,“陈军用这招,我们难防备了。”

     周孝正说道,“我们不能被他们调动,”

     衣沐华:“你可有良策?”

     周孝正缓缓道,“弃胡江。”

     “不可能。”颜喜嘴快,立即反对,“胡江是大平国最后一道防线,它若没了,大平国就真的要亡了。”

     衣沐华沉默,周孝正又道,“反正我们防不住,不如保存实力。”

     颜喜:“那也不成,胡江何等重要,绝不能丢。”

     周孝正反问,“你有对付狼来了的办法吗?”

     颜喜语塞,衣沐华沉吟片刻,“好,就听你的,退出胡江。”

     衣沐华带人退出胡江的消息一出,举国震惊,尤其是平成王。

     王宫内,嘭地一声,平成王摔杯,“衣沐华是什么意思,又弃城,她觉得我大平国的城多,要全部弃了么?”

     圣上盛怒,众臣莫不敢言,一阵后,平成王说道,“张丞相,你派一队人去抓衣沐华,我倒要问问她,凭什么弃城。”

     张丞相领命而出,宫中大陈国内应得知此事,立即通报鹿王。

     鹿王本对衣沐华弃城有所顾忌,见平成王抓人,心中顾虑打消,下令攻胡江。

     胡江内空虚,鹿王不损一兵一将,轻松夺下胡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