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2242章 践踏蔷薇的双虎

  ,
     “好的。”,夏天说道“他们有任何的行为,都不要加以阻拦。”
     刘浪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微微一笑“谨遵您的吩咐。”
     夏天一直感觉到这个人挺有意思的,于是便多嘴问了一句“云之都是你的地盘,那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都归你管理,我如此的放任他们在你的地盘上面胡作非为,这其实就等同于变相的扇你巴掌,你都不生气的吗?”
     呵呵。
     刘浪依然淡淡的说道“首先云之都是天门的地盘,我归你管,其次是您是主君,您做什么,必然由您的思考和深谋远虑,您在顶峰,而我充其量只是您身后的一块山石而已,您看到的是随风流动的云彩,而我看到的,则是只有拂过我坚固石躯的一缕清风,高度本身就不同,所以看待任何事情的角度,也必然大不相同。”
     “您即便是如实的告诉我,我也未必能够明白您的考量和您的计划。”
     “与其去刨根问底那些没意义的事情,还不如做好臣子的本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夏天乐了。
     道“刘浪啊,你这个人哪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太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了。”
     哦?自我清醒,这不应该是优点吗?
     挂断电话的刘浪看着屏幕上面的天灾与神威说道
     “看看你们两到底能够折腾到何等的地步吧。”
     手机铃声响起,刘浪一看,是夏天画的一幅亲笔画:
     那是一只荆棘鸟,也叫做刺鸟,传说当它一开口的时候,所发出的美妙音符,能够震惊整片森林,从每一只刺鸟离巢的那一刻起,它们穷尽一生,都在寻找着一棵荆棘树。
     即便前路风吹日晒,遥遥无期,它们始终都不会停止扇动的羽翼。
     当夕幕的最后一丝光,照耀在某处的时候,刺鸟也会在荆棘树上面停下,而后,用非常难以理解的方式,将自身,深深的陷入荆棘刺中,那一刻,它会开口歌唱,所萦绕的歌声,就连百灵和夜莺都会黯然失色。
     刘浪感慨了一声:
     难道不身陷荆棘刺中,刺鸟便不能歌唱了吗?这本就是一种…
     飞蛾扑火般的救赎之途。
     而外面,天灾吃完了大补灵,再穿戴上黑色的钢铁西装后,伴随着身后羽翼的展开,他抬起胳膊,握了握拳头,眼神中充满了自信。
     自从被关押到云之都来了之后,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这种全盛状态了。
     “力量重新回归到身体中的感觉,很爽吧?”,神威问他。
     “废话少说,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哼,神威看了四周一眼“当然是从这里冲出去。”
     我能相信你吗?天灾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疑虑看着他“刘浪那个家伙,那可不是你一拳一脚就能够干废了,你之所以能够偷袭到他,很可能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他乖乖站着不动,让你偷袭的,而且,你说你反水了,你在蛮荒,可是身居要职。”
     那又如何?天灾的这份不信任,让神威有些火大。
     “你只要好好的发展,听从唐老大和蝎子的安排,你必将前途无量,功不可没,更何况,蛮荒目前在世界十大发展国度之中,而且是世界政府重点的帮助之国,未来的蛮荒,也会像今天的天门一般,君临天下的睥睨这个世界。”
     而你身为如此重要的身份,蛮荒好,你就会好。
     “你会放弃未来的大好前景,以及荣华富贵吗?”
     你说的一个字都没错。
     “倘若按照你说的那样,我跟蛮荒共同发展,我以后,必然能够飞黄腾达,但是天灾,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升职发财,更加重要的东西。”
     比如呢?天灾加重语气,步步紧逼。
     神威指了指他的后背。
     天灾沉默了一下,然后握紧拳头道
     “你也喜欢颜千姿?”
     神威翻了翻白眼,干脆的说道
     “当然不是,但我给你一样,都是为了一个女人。”
     事已至此,天灾只能够怀揣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两人从云之都里面杀出来,那些铜牛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要知道,无论在整个圣域亦或者是整个蛮荒来说,这两个家伙的水平都是一线的实力,他们在一起,简直就是两头饥肠辘辘的饿虎。
     两人踩踏着铁链,从云之都上面飞速的移动下来。
     而后面,则是无数拿着斧头的铜牛人,咆哮着追击。
     “别追了。”,云之都的上空中,刘浪看着两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云层之中,微微的笑道“这里本来就不欢迎他们,既然要走,我们不要强行的去欢送他们。”
     暴雨很急,狂风很猛,巨大的铁链摇摇晃晃。
     两人的脚步匆忙,很快,东迦南便看到了率先下来的神威
     “这么快就参观完了呀,威威哥…”
     随后,东子看到了紧随神威背后的天灾,当场愣住了一秒。
     “这家伙是服刑期结束了,出狱了吗?这是蛮荒的命令吗?”
     正当东子还在以为神威是“正常提人”的时候,天灾突然从铁链上面跳跃了下来,握着拳头,对着东子就是攻击过来。
     东迦南一把将身边的江炼推开,随后快速的伸出双手,将他的拳头抓住。
     精神穿刺!
     刹那间,从拳头中,一根根气流般的隐刺,直接进入了东子的身体之中,一瞬之间,东子只感觉到脑袋要爆开了,当即吐出一口鲜血,身体震飞了出去。
     要知道,当年的玄霄跟天灾对拳,那也是跟现在一样的局面。
     “东子哥。”,江炼连忙跑到他身边。
     问题不大,问题不大,东子用力的揉着太阳区站起身,然后道
     “感觉脑壳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直接神志不清了。”
     神威也降落了下来,蛮荒的人直接懵逼了,这怎么突然打起来了?神威本来想要直接走,但是抬起头,看到了前方的那一片灰雾地区,他知道,如果没有东迦南开着引导车带他们出去,他们就算是把车开到死,也不可能走出云之都。
     天灾再次握着拳头冲刺,东子喊着闪开。
     天灾一拳直接爆发在虚空上,“刷刷刷…”,顷刻间只看到大片大片的荆棘黑刺在虚空中不停的扩散着。
     “这就是天灾吗?”,江炼深呼吸了一下,一个低头…
     “刷…”,他直接全身变白,白发白瞳,但是双手发黑。
     速度非常快,直接闪烁冲刺了过去。
     “别…”,东子本来想说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但是话到嘴边,他止住了,能够有挑战天灾的勇气,这个新人已经非常的优秀了,失败和痛苦都要品尝,慢慢来吧,小家伙。
     江炼身携无数的残影闪烁过来,右手如刀锋般,冲刺出去。
     “得手了!!!”,江炼狂喜,但是下一刻,天灾直接伸出手,在“嘭…”的一声气浪爆炸中,一把将他的手抓住,然后淡淡的说道“你谁啊?”
     下一刻他将江炼直接扔出去。
     江炼的身体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东子问道“没事吧?”
     小新人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脑袋一低,眼神中坚韧的光芒闪耀,再度冲刺了过来。
     天灾的前方,几条黑线闪耀,江炼伸出手,一脚横扫过来,却被天灾单手直接挡住,江炼再度快速移动,从后方又是一脚,又是被天灾轻松闪避…
     江炼不停的闪烁,不停的进攻,但是天灾能够轻易而举的看出他的破绽。
     十几秒之后,当江炼又是一脚横扫过来的时候,天灾一个移动到他的身后,一把掐住他的脖颈,将他单手举起来说道
     “小朋友,能力可以,能够跟着环境变色,然后施展不同的威力是吗?遗憾的是,你的战斗技巧实在是太生涩了。”,他的手微微的用力,一根根的荆棘刺气流汇入江炼的身体中,江炼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做脑袋被电打了一下,疼的立刻翻白眼的时候,天灾将他的身体用力的扔出去,随后一抬手……
     大地中无数的荆棘刺在刹那间爆发而出,东子却是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抱起来。
     找死。
     天灾从口中吐出来一颗荆棘花的花种。
     花种遇到空气顿时爆裂开,刹那间,只看到无数的荆棘刺“刷刷刷”的朝着前方飙射过去,东子将江炼扔远,自己转过身,水刀爆发,斩碎了一部分后,另外一部分刺入东子的胳膊里面。
     “噗…”
     精神的冲击,让东子单膝跪地,又吐出几口鲜血。
     “感觉他妈天灵盖都给我打爆了。”,东子自言自语的吐槽着。
     东哥,江炼自己也受伤了,但是心怀内疚的看着他,如果不是自己在这里碍手碍脚,东哥是不会受伤的,他愧疚万分的说道
     “对不起东哥,我真的是累赘,但是我想帮忙。”
     东迦南刚点燃一根香烟,愣了一下,然后笑道
     “你怎么能够说出这么笨蛋的话,自家兄弟,帮你挡点技能怎么了?更何况,你是新人,我在带你,我就会对你负责,你实力强不强,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因为我希望你能够成长的,是你的思想,有独立的判断能力、识人能力,等到到达后,你的实力自然而然也会提高的,你虽然是新人,但是你不要急着,给灰雾创造效益,小家伙…”
     “好好学,别因为我受伤了,就那么憋屈,男子汉大丈夫,腰杆挺起来。”
     是,江炼小声的点点头,然后有些傻乎乎的昂首挺胸,大声道“是。”
     “你在天灾这里失败一百次都没关系。”
     “但是第一百零一次的时候,你就会给他的脸上,狠狠的来上他妈一拳。”
     江炼懂了什么。
     “东子,带我们出去。”,神威道。
     东迦南十分疑惑的看着他道“神威啊神威,我真的看不懂你做的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你选择的,是最错误的一条道路。”
     “对与错,是与非,不都是个人觉得值不值得吗?”
     神威道“只要我觉得这件事情值得,哪怕我放弃大好前途,放弃荣华富贵,我也会拼尽全力的去做,他人当然会报以冷眼和嘲笑,这是极其正常的,不是吗?”
     是,东子也回答他:立场不同,对于对错的定义,自然也不同。
     “所以我再说一遍,带我出去。”,神威指着那片灰雾地区。
     注意你跟夜宴二把手说话的态度。
     东子一边将胳膊上面的荆棘刺扯下,一边说道
     “我不在意礼节和荣誉那些,但是这不代表你就可以随便对待我。”
     神威走到了天灾的身边道“你觉得,你打得过我们吗?”
     东迦南叼着烟傲然的抬起头,反问他
     “你怎么不想想,你们在这种环境下,打得过我吗?”
     东迦南话音刚落,在他的一个响指之下,从天而降的暴雨在刹那间直接停止。
     水之能力·超必杀-暴雨狂击。
     在东子双手推动的瞬间,只看到成千上万的雨滴朝着两人疯狂的冲刺过去。
     “武装。”,两人一个爆发剑神界,一个爆发终极圣界,同时双臂交叉,武装光芒防护在他们的身体上面,接着,便看到每一颗暴雨都像是凶猛的子弹般,“咚咚咚咚…”不断的冲击在他们的身体上。
     而东子的身体升腾悬浮到天空中,张开双臂。
     天地之间,无穷无尽的水元素如同一条条的巨龙般,缠绕在他的身体周围。
     他一个意念,雨滴的力量加强,两人被逼的步步的后退,几秒后,身体上面的武装系域气同时的爆裂开来。
     在他们身体的武装爆开的刹那,东迦南一个冲刺:
     “水龙卷。”
     他的身体被一条水龙包裹着冲刺到两人的面前,一脚冲击在天灾的身体上,下一刻,一拳轰炸在神威的肚子上,两人同时震飞出去的刹那,东子的双手上面,两道水花不断的卷动着,他双手又是一个推动:
     水之能力·超必杀-水龙波。
     “吼…吼…”两条水龙卷动着水躯冲刺过来,齐齐在两人的身体上面爆开!
     震空一炸,两人同时倒在了地上,而后吐出一口鲜血。
     这家伙,雷雨环境中居然这么强悍吗?天灾的眼神中露出了深深的震撼后,直接张开嘴,无数的花种纷纷的爆裂成一团团的荆棘刺朝着前方迅猛无比的冲锋过去,但是却没想到,东迦南只是一个水刀,便将所有的荆棘刺全部都斩断,随后双手猛然的抬起来:
     “砰砰砰砰…”
     从天灾的身边,一道道的水流升腾而起,迅速的将他缠绕束缚住。
     但是下一秒,神威直接爆发出来了“大魔主”形态,朝着东子移动过去。
     东子的手掌中,一颗颗的水弹冲腾而出,不停的爆发出去,轰击在神威的身体,但是神威一个加速,从水弹的爆发中来到了东子的面前,一拳爆发。
     东子毫不犹豫的一拳对了上去。
     “嘭!!!!!”
     双拳碰撞,顷刻间一股风暴席卷草地,扩散般的推动而出,而下一秒,随着水元素不断的进入东子的身体中,蓝光一闪,他的力量直接爆发…
     竟然将神威直接撼动出去。
     “雨之…”
     压制两人,东子就要收拾他们的时候,天灾怒吼“动啊!”
     东子回头一看,江炼被天灾抓住脖颈再度举了起来,而天灾的手中握着一根锋锐的荆棘长刺,放在江炼的心脏上面,时时刻刻都能够要了他的小命。
     “东哥,别管我,死就死了,没关系,加入天门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做好了觉悟。”,江炼也非常男人的喊道“别因为我,而放跑了他们,东哥,动手!”
     说着,江炼为了不让东子分心,竟然主动的握住了荆棘刺,狠狠的扎进了自己的胸膛之中,天灾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有种,稍微愣住了一下。
     但是,东子还是挂念着他的生命安全,稍微迟疑一下的瞬间,神威从侧边移动过来,一拳打在东子的脸上。
     在东子落地的瞬间,神威一记霸王拳施压下来。
     “轰…”地面顿时被打的爆出一个巨坑,东子全身陷入巨坑之中。
     随后,天灾给江炼的口中扔了一颗荆棘花种,然后押着东迦南上了引导车,他道“如果你不想要那个小子彻底死亡的话,就乖乖的带路,把我们带出去。”
     我知道了,东子的脑袋流着血,妥协的点点头。
     “你下雨天怎么这么猛,水元素充沛的原因是吗?打我这么多下。”,天灾在东子的脑袋上面解气的扇了扇。
     随后,车辆出发,江炼倒在地上,身体扎着一根半米长的荆棘刺,想站站不起来,不断的呜咽着。
     刘浪从天空中降落了下来,将荆棘刺解除掉的时候,让江炼张嘴,而后从江炼的腹部,一直往上掌击,江炼弓腰的时候,刘浪轻轻一拍,荆棘花种吐了出来。
     “浪爷,谢谢。”,江炼感激的看着他。
     我太废物了,我本来以为…我挺强的,江炼自责的低下头。
     刘浪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在意,你是昨天的我,而我是明天的你。”
     而后看了看四周“我安排辆车送你出都。”
     “浪爷,可是那两个杂碎怎么办?”,江炼还在关心这个问题。
     刘浪低头浅笑,没回答他。
     车辆径直冲出了灰雾区域,然后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直接冲开了发展新区的大门,冲锋出去的时候,车门打开,东子也被直接扔了出来。
     “东哥,东哥。”,吕思琦看着地上的东子,他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着,不断的翻着白眼,然后看着天残道“老头子,天哥说睁眼闭眼,你就真的不管了?这说出去,岂不是要笑话我们灰雾什么事儿都不干?”
     天残深深的看了远方一眼
     “已经死掉的人,不需要我们出手。”
     说完回过头,不断的催促着,从黑暗中,一个身穿缪服、戴着厚重头巾、脸上全是条纹油彩的老太太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骂“老婆子我本来休息就不好,还要不要人睡觉?还要不要人睡觉?”,说着,她狠狠的打了天残两下。
     然后看着地上剩下半条命的东迦南。
     “阿东怎么每次都是竖着出去,躺着回来?我要投诉天哥,怎么每次都安排这么高难度的任务,虽然人家是二把手,也不能把他当牛使啊,铁人三项你也得让人家吃饭啊。”
     “小鬼,给我滚出来,你个一号人物怎么当的?”,老太婆骂人的时候,灰衣哥的房间里面的灯光,也是时候的熄灭了下来。
     骂归骂,她蹲下来,伸出手,用手指甲切割开的东迦南的皮肤。
     能够看到,荆棘花藤已经在东子的身体中布满。
     她吩咐道“先抬进去,我来治。”
     ↓
     神威和天灾一路狂奔,在天亮的时候,来到了南吴城外的一处湖边木屋。
     篝火升腾起来,神威脱掉衣服,一边抖一边烤。
     而天灾看着手机上面的头条“圣域引入旧部将-鬼灾,或将取代天灾,组成新的四大灾难”这一条消息,顿时无法接受的说道“我不相信,这是假的,我跟神灾、人灾他们亲如兄弟,即便是殿长同意换掉我的,我的三个亲兄弟,也绝对不会答应!”
     “君主的命令,岂是大将能够改变的呢?”,神威则是说道“神灾即便再强,也有一个一人之下的概念存在,只要殿长还在,那么圣域做任何事情、任何决策,神灾说了都没用,说好听点,他叫做神灾,说难听点,他就是金牌打手,无权干涉殿长的任何行为。”
     可……
     可……
     天灾想说什么,突然之间沉默的低下头。
     “我们这次出来从云之都逃出来,到底还是有点太顺利了,也许真的如同你所说,这一切都是夏天安排好的,我们只不过是夏天的提线木偶罢了,但是没关系,我从背叛蛮荒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唾弃的思想准备,只要能够让我见到那个朝思暮想的女人…”
     神威往篝火里面扔了一根柴,坚定的道
     “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天灾看着他问道。
     “加入天殿隐修,为唐夜麟做事。”,神威则是很干脆的说道“你也可以一起来,当然了,你也可以走,因为救出你,是唐夜麟给我的任务,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也就是说,你只负责把我救出来,不管我以后了?
     “你这个混蛋,你害惨我了。”,天灾掐着他的脖子吼道。
     “光照,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我不是圣人,我没有那么慷慨,这个时代,说白了,演绎的就是我们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当然了,我也可以大方,但是前提是你不要触犯我的利益,分道扬镳也好,你唾弃我也罢,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我没必要为你负责。
     天灾默默的松开手,坐了下来。
     “还有半个小时,天殿的人就会过来接我,你现在没地方去,要不要一起来天殿?”,神威发出了邀请,而天灾则是摘掉了钢铁头盔,用粗糙的手掌用力的揉了揉脸庞道:
     让我想想。
     ↓
     太阳区,敌联盟阵营,天殿隐修。
     血教父克罗洛穿着一身猩红的西装,戴着墨镜,披着大衣,推开门的时候,唐夜麟正将一筷子拉面“呼噜噜”的吸进嘴巴里面,他道“他两越狱成功了。”
     确切点说…
     夏天配合他们两,越狱成功了。
     “看来我的想法,跟夏天的想法撞车了是吗?双方的阵营里面,都有‘铸魂师’这样的人物存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天门的人,应该已经在出发的路上了。”,唐夜麟优雅的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我们的速度要快。”
     血教父拿出那个刀灵瓶说道“这里面只有八道,天灾是非常好的刀灵候选者,因为他的技能里面,带着精神穿刺的效果,倘若能够将他炼制成刀魂的话,天枢跟灵墟两把刀,将会变得更加的强力,但是,问题来了。”
     “会长,即便炼制天灾,也只有九道呀,还缺一道呢。”
     唐夜麟剥开一颗糖蒜,扔进嘴巴里面,嚼的脆响。
     “缺一道么?”,他冷笑着问道。
     “八加一,可不就是九吗?”,血教父好奇的看着他。
     “如果没错的话,此时此刻湖边木屋那里,正好是两个人吧?”
     唐夜麟看着他道“你怎么会说,缺一道呢?”
     两个人?啊…血教父恍然大悟,然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会长的意思是…”
     唐夜麟笑而不语,端起碗,喝了口美滋滋的拉面汤。
     “非他们不可吗?”,血教父又问道。
     “那我炼你,你同意么?”,唐夜麟眼眸中闪烁过一道寒光。
     血教父站起身,准备去行动了。
     外面的车队已经等候多时了,血教父刚上车,便用手掌扇了扇烟雾,凶主坐在车上说“情报说,天门那边派遣出了群英殿去对付神威跟天灾。”
     哦,不值一提的组织,血教父显然没当然回事。
     “天门如果要抓神威和天灾,在云之都的时候,就该抓了,怎么放出来了?他们只是夏天的鱼饵罢了,真正要吊的…是天殿隐修这边的大鱼。”
     你想太多了吧,血教父摇摇头“我发现你最近疑神疑鬼的。”
     “你急着建功勋,在天殿站稳呀?”,凶主看着他。
     “这能怪我吗,天殿招的人越来越多,我也想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总不能够一直跟着你恰饭吧?”,血教父的话也是很现实。
     懂了,凶主点点头。
     用力的拍了拍血教父的肩膀“你自己注意安全。”
     随即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