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天门帝国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天门帝国: 第2243章 将军之剑不斩蝇

  ,
     凶主目送着血教父他们的车队离开。
     想要伸出手挥一挥,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他在树下的长椅上坐下来,抽着烟的时候,旁边的离燕走了过来,说道“听罗刹黑河市那边的人说,天门的副总裁张命寒给群英殿下达了非常严峻的命令,也就是说,这一场战斗,几乎关系着群英殿的生死存亡。”
     哦,凶主淡淡的点点头“群英殿赢了,这个组织就继续存在,如果输了呢?”
     “遣散的遣散,辞退的辞退,降级的降级呗。”
     凶主望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我的意思是,有压力才会发挥出相应的潜力,天门这次是动真格了,全体大整顿,群英殿的人也会明白,如果这次的任务成功率还是那么烂,他们这个组织,明天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每个人一定都会牟足了劲!”
     面对如此火力全开的群英殿,血教父这一趟过去,其实挺危险的。
     “我提醒过他了,但是他好像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你们两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那可是实打实的好兄弟啊…”,离燕看着凶主突然微微一笑,顿时错愕了一下道“我是不是说错了话了。”
     没说错,凶主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你也没错,按道理说认识这么多年,哪怕就算是条狗,也都有感情,但是人之所以称之为人,就是因为他们非常复杂,原本我以为,克罗洛也把我当成他的朋友,原来这么多年,他都只是把我当成他的同事。”
     我还以为,我眼光挺好,挺会看人的。
     凶主将香烟丢在地上,用脚踩灭,道“走吧,陪我喝两杯去。”
     天殿隐修,车队…
     开车的马瑞娜一头金发,吐着鲜艳的大口红,她从镜子看了看后座上面的血教父,这家伙只是用手巾在仔细的擦拭着手中银色的大口径手枪,开口说道“老教父,这次的任务,听内部的人们说,本来唐会长是安排给凶主去的,您为什么要主动的横插一脚?”
     “难不成您真的想要功名利禄?”,马瑞娜不解。
     “哈哈哈哈…”,血教父阴森森的笑道“你觉得呢?”
     我倒是觉得,您不像是如此不敞亮的人。
     “你说得对,自从神谷草原战场里面走出来,我、凶主、独眼,我们三个人这辈子的经历已经足够丰富了,万人之上的敬仰,我们享受过,看着魔灵古堡城墙倒塌的悲凉,我们体验过,从头再来的勇气,我们也不曾缺乏,但是,时过境迁,今非昔比,往日,我们能够在魔灵古堡里面呼风唤雨,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我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马瑞娜看着血教父点燃了一个雪茄,贴心的放下车窗。
     “不是所有的君主,都能够像帝君虹和夏天那样的慷慨,我们也想要进天门,或者进世界政府,但是像我们这样的家伙,别人也未必收,收了,也未必能够重用。”
     你混的差,别人看到了不太开心,觉得你不值得深交。
     可是…
     你混得好,他人就更不开心了。
     “一个君主,一套方法,唐夜麟需要的,是能够赶紧为天殿隐修创造效益的人,哪怕只是完成一个任务,让他看到你的价值就足够,但是当你的价值被榨干的时候,你要么像神威这样,被无情抹杀,要么像邪龙神那样,滚的远远的…”
     “所以,在这个时代中,个性、风采、挑选好的对手,那真的是非常非常奢侈的东西,我们玩不起,为什么说天门和世界政府很好,人家家大业大,即便任务失败,也能够有人去填补上这份错误,但是对我们而言,我们没有这样的机会。”
     输一次,就没了。
     我们输不起。
     “您是怕凶主…任务失败,所以你主动顶上去了。”,马瑞娜听明白了。
     前方有暴雨后的泥流到了城镇的街道中,有人下车清理。
     车队暂停的时候,血教父的目光看向了街道上的一处店铺道“你看那件连衣裙,一万八,什么裙子需要这么贵?”
     “也许贵,不是那件裙子的错…”,马瑞娜道。
     ↓
     南吴城,主城区,天子山峰,山顶水库。
     凉风拂面,细雨绵绵。
     秋雨总是悲怆而又孤单的,给世界一种苍凉的感觉。
     这里非常非常安静,只有雨水拍打湖面的声音,张命寒坐在遮阳伞下面,这次群英殿进攻神威他们的事情,是天哥亲自负责,他不需要去现场,旁边烧得篝火已经快熄灭了,正当小张闭目养神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香味飘了过来。
     睁开眼睛,墨玺已经摆好了火锅的架势,正在往里面扔底料。
     随身还带来了两条鱼。
     “大姐,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我在钓鱼诶!”,张命寒很无语的看着她。
     “你这个技术我非常不相信,更何况,这是我的散伙饭,你不能不吃吧?”,墨玺的话,让小张微微的愣了一下,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但转瞬即逝,随后笑道“怎么,真的打算辞职了?”
     墨玺将‘离职表’递过来“不是打算,而是已经板上钉钉了,已经辞职夜宴了。”
     小张仔细的看了一下,勉勉强强的挤出一丝微笑。
     “今天的时候,唐老大已经将我的‘鬼鸟血统’带走了,没了血统的感觉,你别说,还挺舒服的,终于感觉自己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了,正常沐浴阳光、正常吃饭睡觉、正常过自己的生活,我打算回我的故乡古蔺,奶奶前段时间打电话告诉我,今年的桂花开的很旺盛。”
     挺好的,还会来吗?张命寒的话,让墨玺看着他,用力的摇摇头。
     “有空了,我去看看你。”,小张道“尝尝你做的桂花糕。”
     “别了,有空了,也别来,别打扰我。”,墨玺嘿嘿的傻笑了一下“即便是有朝一日碰巧在街道上面擦身而过,也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一笑了之吧,对于我而言,我们一直是同事的关系,即便有其他的一些东西存在,也可能并不是最初的样子了。”
     墨玺在小张的身边坐下,看着湖面道
     “出水的鱼儿再放进水里,嘴上也会有被鱼钩穿透的痕迹的。”
     是啊,小张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是啊。
     “夜宴大洗牌,明天,也是沉戟老大最后一天上班,上面给的结果是:夜宴里面出现内鬼,沉戟管理不当,以后的夜宴,可能会失去最初的样子,要少好多好多人情味,但是必然会朝着更加专业的方向走,任何事情一旦专业起来,就跟以前截然不同了。”
     “接替沉戟的人,有选择了吗?”,小张问道。
     墨玺撑着脸想了想道“听他们说,是帝灵,天哥正在谈。”
     帝灵?管理贤者图书馆的哪位吗?小张有些吃惊,要知道,如果论情报的全面、整合、整理、专业性,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能够跟贤者图书馆媲美,甚至连提鞋的资格都不够,如果帝灵真的能够来到天门管理夜宴的话…那么夜宴以后的发展…简直不敢想象。
     小张一歪头,将半月耳坠摘下来,光芒一闪,给墨玺戴上。
     “遇到危险,弹一下,我一定会过来。”
     “无论我在那里?”,墨玺反问着他。
     他坚定的点点头“是,无论你在哪里,等我忙完,等这个时代结束,我一定会去找你的,我没有还要跟你一起‘捆绑’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知道,无论以后你想要做什么,也有一个人想要一直陪着你。”
     “这个时代对于爱情很漠视,人们把专情的人称之为舔狗。”
     “但是也一定会有人相信爱情的存在。”,小张点头。
     比如呢?墨玺脑袋一歪看着他。
     “比如我。”,小张正眼看她。
     墨玺脸红了一下,看向一边,嘴角浅笑。
     方寂吟走过来的时候,墨玺已经离开了,火锅里面的鱼就剩下一撇撇的骨头,他道“收到了夜宴的调令,我后天正式过去上班。”
     “挺好的,许给你什么职位?”
     “接替笨笨,黄金手套。”,方寂吟道。
     ↓
     “放开我,跟你他妈说了放开我!”
     “无凭无据的,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替天,狗窝内,黑手小豺被一群人架着带了进来。
     “你想要证据,是吗?”,养天生目露凶光的看着他,然后将一本《暗黑邪拳》的秘典扔在了桌子上“这是从你枕头下面搜出来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跪下!旁边的战屠一声怒吼,小豺吓得直接跪地,看着那本秘典,他眼神复杂,那是几天前自己偶然得到的,但是当时上面写的是《魔体霸功》呀,并不是什么暗黑邪拳,他的嘴唇动了动,刚想要解释,天生道
     “你不会想说,这是你无意间得到的吧?”
     “是!”,小豺点点头,旁边的战屠立刻回来扇了他一巴掌“是你妈,你就是邪帝组安插在替天的内鬼?君麒麟是不是你少主,说!”
     小豺愣了一下,战屠又是一巴掌上去“让你说话。”
     小豺被打的有些懵,脑袋里面全是耳鸣的‘嗡嗡嗡’的声音。
     不说是吧,战屠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喊道“袁獍,你说说,那天晚上你们三个人吃火锅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袁獍也从人群中走出来说道“那天晚上我跟大口三、小豺一起吃火锅,但是吃着吃着,就感觉到迷迷瞪瞪的,然后脑袋一歪,倒头就睡下来了,大概,睡了个把小时吧,起来的时候,三个人都在,其他的,我就不知道,可能是…我们喝多了,也说不定。”
     “看看,看看。”,战屠指着袁獍道“你的兄弟到现在都不忍心落井下石,小豺啊小豺,你是替天的新人,但是你就是这么反馈培养你的替天的吗?”
     小豺并不是能言善辩,他急坏了,当即说道
     “我没练邪功,我真没练!!”
     那本书…那本书…他想说他都不知道那是暗黑邪拳的修炼方式,但是就是嘴巴笨,说不出来,战屠让他别说了,而后怒吼“我就问一句,君麒麟,是不是你的少主,说。”
     我都不认识君麒麟是那个,小豺心说,但是着急了半天,用力的打了打脑袋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干了就是干了,没干就是没干,我对得起替天,对得起我死去的兄弟,我是很差劲的啦,但是我不至于干这些偷鸡摸狗的行为。”
     战屠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
     “还跟我在这儿嘴硬是吧?我可告诉你,今天晚上外面的狗,还没喂呢。”
     “阿生哥帮我说几句。”,小豺满脸哀求的看着养天生,然后看着四周“兄弟们,帮我说几句。”
     袁獍低下头一声叹息“唉,我知道的就这些,实话实说。”
     “大口,大口!”,小豺喊道。
     “我真的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大口三痛苦的蹲下来捂着脸哭泣“那么好的弟兄,居然…小豺,我一直把你当亲兄弟呀!”
     什么?你前几天还要弄死我,现在说着话,你未免太虚伪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小豺恍然大悟的喊道“你们,你们想我死,然后这样就能够顺理成章的往前递进一个位置了,是不是,你们这群自私的家伙,你们这些冷酷无情的混蛋。”
     他开始恼羞成怒的狂骂,完全忘了找他到底什么事。
     什么难听的话就喷出来了,骂急了,双手一个交叉,双掌狠狠的推在战屠的胸腔上。
     战屠猝不及防后退了几步,小豺红着眼睛道“哥,我不是想对你动手的,我不是那么故意的,你们这些狗…”
     养天生勾勾手“拿下。”
     替天五十五号的‘飞索’和‘铁猴’顿时冲刺了上去,一根飞爪从后方冲刺过来,一下子抓住了小豺的肩膀,而后铁猴旋转着从天而降,一脚横扫,小豺被踢了一脚,又疼又急,本来用自己的得意招式‘黑手杀’,但是却没想到,他之前练的一点点《魔体霸功》直接占据了主导,双拳上面浓烟滚滚,竟一拳将铁猴打了出去。
     “暗黑邪拳!!!”,无数替天的人都后退了一步。
     “不是,不是,这个叫魔体霸功,不是…”,小豺连忙解释道。
     战屠一个冲锋移动了上来,一声怒吼,光是吼声就将小豺拳头上面的黑烟震碎,随后一拳下去,打的小豺顿时眼冒金星,在原地摇晃了两步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拉出去喂狗。”,战屠面无表情的说道,两个人将小豺抬了出去。
     “我会给高老大打报告,其他的人,散开。”,人群渐渐散开后,战屠跟天生两人走到了一起,前者道“看到了吧?心理素质极强的潜伏高手。”
     “可以理解,如果一个内线,遇到点事情就被吓得屁滚尿流,那他显然承担不起君麒麟这个重任,那家伙是白夜国出身,跟余香一起学习的邪功,小豺无论从年龄还是行为来看,都不符合,反而是,他冷静的极其的可怕,他也知道,我们在找他,所以故意栽赃陷害。”
     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袁獍。
     “现在动手吗?”,战屠在蓄力。
     “你有几成的把握能够打赢暗黑邪拳?”,阿生反问她。
     “你不是有九阳神功护体吗,邪功对你伤害减半。”,战屠道“我跟你,两分钟拿下,足够了,如果在放任下去,我很害怕他嗅到风声,就这样跑了。”
     但是…这家伙在观察我们…阿生说道。
     “他不是背对着我们的吗?”,战屠疑惑的看向前方。
     而袁獍一边走,眼睛翻着白眼,两颗瞳孔已经移动到了后脑勺处,听到这句话后,瞳孔又移动回眼眶里,一边点头哈腰跟旁边的打招呼,一边走出了狗窝。
     走出去后,他的脚步突然加速,一边走路,一边不看手机打字。
     狗窝前方的车道上面,一辆出租车从远方的雨幕中行驶过来,开车的是一个女人,蓝白色相间的头发,手上带着‘黑白星’的高级会长手套。
     就在袁獍朝着出租车移动过去的时候,一声咳嗽声响起
     “袁獍。”
     他立刻回过头,居然是高老大。
     惊慌消散,他平静的低下头鞠躬道“魁首好,您辛苦了。”
     “这么急,下班了吗?”,高老大问道。
     “不存在下班这个说法,我只是出去吃饭,这里打车挺难打的。”,袁獍笑眯眯的说道。
     好,高老大点头,一挥手“去吧,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袁獍上了出租车,仍然微笑着跟高老大挥手致别后,车窗拉起来,他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已经暴露了,我刚刚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小豺被群狗咬死,这说明,战屠没有杀掉小豺,而是在测试。”
     “先别说这个,副驾驶里面有少主给你的资料。”,镜流说道。
     是什么?袁獍一边嘀咕一边拿东西的时候,镜流的眼神中突然闪耀出一股凶狠的光芒,而后将刀锋发夹拿掉,直接反手刺入了袁獍的脖颈上。
     “啊…”,袁獍疼的捂着脖颈,眼神中顷刻间布满了血丝。
     镜流道“是啊,少主也知道…你暴露了。”
     他们行驶离开,五分钟后,又是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替天的门口,等了一下后,扬长而去…
     ↓
     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到了。
     湖边木屋的神威站起身,眺望远方,一丁点车辆过来接人的信号都没有。
     过往的经验告诉天灾,很多事情越拖就越是容易出现岔子,他道“你天殿隐修的人没有准时过来,是不是你计划有变?还是说,唐夜麟只是一次性的利用你…”
     神威立刻说道
     “你说话可真难听,什么叫做一次性的利用,我又不是什么商品,来了…”,正说着,天殿隐修的车队突然出现在公路的尽头,神威手搭凉棚看了看后,立刻兴奋的说道“来了来了,唐夜麟是非常讲信用的,你可以永远相信他。”
     而后,他突然将双手在衣服上面擦了擦,然后整理了一下头发问道
     “天灾,你看我这身行头怎么样?”
     “很不怎么样。”,天灾鄙夷的摇摇头。
     神威又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冲进了木屋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左手抱着一个‘挖掘机玩具’,右手抱着一束玫瑰花,这都是唐夜麟按照他的要求提前准备好的,他站的非常的笔直,但是能够看到,他全身在微微颤抖,眼眶中,竟然有泪花在涌动。
     天殿隐修的车队抵达了湖边木屋。
     一声声关车门的声音中,‘血红队’的成员们也纷纷的亮相,他们是血教父来到了天殿后,唐夜麟特意给他配备的,而神威的目光,则是看着顾秋和她身边的一个男孩。
     神威的眉毛在不断的凝缩着,眼眶中,一滴滴的眼泪不断的流淌下来,这一幕,不知道曾经梦到过多少次。
     他蹲下来张开双手喊着“儿子,儿子…”
     那孩子显然被吓到了,躲在顾秋的身后,露出半张脸,瑟瑟的看着他。
     “叫爸爸。”,顾秋摸了摸那个小男孩的脑袋,带他过去,靠近神威。
     那男孩怯生生的喊了一声。
     “诶…诶。”,神威如获至宝般的不停点头答应着,而后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低下头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然后用力的将小男孩抱住,他发出哽咽的声音,好像是找了好久的东西,失而复得一样,将母子两人用力的抱住,哽咽的说“我找了你们…好久好久…”
     “我也是,我不知道你还活着。”,顾秋也带着哭腔说道。
     接着顾秋的脸一转,刚刚还激动万分的她,瞬间一脸冷漠。
     “我有好多话想要对你们说,走,走…”,神威牵着妻儿,来到血教父的前方,感动万分的伸出手,血教父立刻拒绝的后退了几步。
     “谢谢,谢谢天殿隐修,谢谢唐夜麟会长,克罗洛先生,我现在已经是天殿的一员了是吗?”,他的话,让血教父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当然当然,您不仅仅是我们的一员,我们以后,更是亲如兄弟,宛若一家人般的存在,携手同心,缔造辉煌。”
     这就是天殿隐修的宗旨吗,实在是太让人感觉亲切了。
     他们一家人上车,血教父的目光则是看向了天灾
     “光照先生,您是怎么打算的呢?”
     “我还是不要去天殿的好,我要回到圣域,回到殿长和我几个兄长的身边,即便我的四大灾难的身份被取缔,即便颜面扫地,但是拿得起放得下,我也依然要回去圣域,哪怕就是让我当一个打杂的,我都心甘情愿。”
     我这一身功夫是殿长给的,地位也是殿长给的。
     “我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殿长的身边。”
     恩,不错,没想到你还挺有骨气的,血教父点点头
     “我们现在跟圣域也是合作的关系,不妨大家一起离开,以避免被天门狙击如何?”
     血教父的话刚刚说完,从旁边的湖泊中,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来
     “以防被天门狙击如何是吗?我看不怎么样,几位,恭候多时了。”
     说话间,一个个巨大的海底集装箱从湖泊中升腾起来,随后箱子打开,一批批武装到牙齿的群英殿战士们率先奔腾出来,随后,冥府、国哀、白流风、玲珑果、典褚等这些高级干部们,齐齐的爆发出怒吼声,冲锋了上来。
     典褚一个响指,上千多名战士们顿时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天殿的一群人困住。
     神威的儿子被吓哭了,神威安抚了一下后,下了车吼道
     “典褚,你他妈找死是不是?”
     “神威啊神威,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天哥在云之都没有杀你,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联合了那个势力,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是天殿。”,典褚也是咆哮道“蛮荒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你知道吗?”
     “蛮荒的脸丢不丢,不是你说了算!!!”,神威刚刚跟妻儿相聚,此时此刻很威猛。
     “那是谁说了算,你吗?”,天空中,一道异次元之门打开,只看到冯玉凝的身边站着寒武和颜千姿,还有一群蛮荒的战士们,从门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冯姑娘,神威顿时倒退了一步。
     唐夜之凰也从天而降,抛给了冯姑娘一沓资料,冯玉凝道“神威,你当年是星城的王子,你难道就不想要知道,星城是如何消失的吗?”
     而天灾,目光如同地震般看着颜千姿,恨不得将她直接弄过来,狠狠的啃两口。
     “不想知道,星城已经是过去式,再纠结已经消失的东西,还有用吗?”,神威知道冯姑娘不会放过他,于是干脆的直接跪在地上道“姐,我刚刚跟家人团聚,我没害过蛮荒什么,我也没对你们天门和蛮荒产生什么太大的危害,你放过我好不好?你就当大人大量,让我,去带着我的妻儿,我们一起过普通生活,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