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世重生之时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世重生之时光: 第十章 人心

    又清理了几只丧尸的两人成功的赶回了月雾饭店。

     把门从里面锁上后,江红豆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她看着桌上还昏迷的姜雾,恐惧的叫了出来。

     “小点声,招来丧尸我就把你扔出去。”墨月天语气不善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就你一个人呢,不过他不会变丧尸吗?”亲眼见到外面的人昏迷之后变丧尸的江红豆害怕的看着姜雾。

     “不会。”墨月天不想多说什么,去清点物资了。

     “哦。”江红豆放下背包,但还是多留了份心眼,她可不会真的相信墨月天,暗地里江红豆时刻的注意着姜雾的动静,生怕他起来吃人。

     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体力的两个人又出了饭店,她们要趁其他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尽可能的多收集物资。

     棉被棉衣棉鞋,大量的饮用水和饮料,零食也被两人拿了许多,什么高热量的食物,罐头,香肠,方便面,碗筷,酒精块木炭之类的东西两人在天黑前拿了非常的多。

     这些东西足够她们用上一个月之久了,不过还不够。

     墨月天知道,再有一个多月,天气就会突然转冷,大概是八月末,具体日子墨月天不记得了,反正就是那几天,气温骤降到零下五十多度,大雪连着下了十来天。

     这寒冷的天气足足持续了三个月之久,之后气温才开始回升,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寒灾让没有电没有供暖的人们冻死了不少,反倒是丧尸没受影响,它们奇怪的没被冻成冰坨,反而集体突破到了二级,不少丧尸进化出了异能,越来越难对付。

     这辈子墨月天不打算再进基地了,她想着先熬过这场寒灾再说,这件事她也同曾兮尘说了,弟弟那边她很放心。

     天已经黑了,街道上现在非常的危险,电厂,自来水场都停止了工作,整个世界此时一片黑暗,虽然墨月天的异能可以照明,但她还是不想晚上出去,想来那些躲在楼上的幸存者没了水电应该熬不住几天就会下来另寻生路。

     月雾饭店里,墨月天放出一颗粉色光球悬浮在吊灯附近,屋子里被淡粉光芒照亮,江红豆惊讶了片刻,她还以为只有她有异能呢,两个人吃了点面包和饮料当做晚餐,匆匆吃完晚饭她们都沉默着。

     “红豆,你先睡吧,我守夜,后半夜你替我。”墨月天对着跟着她忙活一下午,又是搬东西又是打丧尸,还从没有喊过累的江红豆说道。

     “嗯,到时侯叫我。”江红豆这一下午确实累的够呛,她担忧的看了一眼姜雾,心中知道现在所有电子设备都坏掉了,哪怕是手表也没能幸免,可她实在是太困太累了,不去想墨月天到时候怎么叫醒她,她在地上支起一个帐篷里面摆上被褥,随后进去倒头就睡了,她谨慎的抓着帐篷拉锁睡,一有动静她也能醒过来。

     墨月天看着谨慎的江红豆,眼中充满了欣赏,怪不得她在末世后混的那么好,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找出一个垫子,墨月天又整理了其他的物资,都放进了仓库上了锁,又把光球熄灭后,她盘腿坐在垫子上,调整呼吸进入了冥想状态,这样子的话她既能清醒的守夜,又不会因为一晚没睡而早上犯困。

     墨月天不会叫江红豆后半夜起来守夜的,她需要好好的睡一觉保存体力,明天墨月天估计可能会有幸存者找上门,凭她一人可应付不了太多人,跟他们扯皮还免不了让江红豆出面。

     外面游荡的丧尸不知不觉又多了起来……

     …………

     今天c市昏迷的人很多,大部分在家里幸运的熬过昏迷的时间,成为了一名异能者,而普通异能者的觉醒短的一两小时,长的半天,像姜雾这种情况绝无仅有。

     有的异能者突然得到力量,以为自己是主角,高兴的忘乎所以,准备来到楼下和丧尸过两手,结果就是自己被咬伤,拼了命的逃离后,变成了一只拥有异能的丧尸。

     “妈妈我害怕~”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抓着母亲的衣角害怕的说道,漆黑的世界,连天上的月亮都躲在云层不肯给予大地光亮。

     “别怕别怕,妈妈会永远保护芽芽的。”这个满脸泪痕的女人抱起小女孩,语气温柔的安慰着她,厨房里还躺着一具男性丧尸。

     “妈妈我好渴,好饿~”芽芽靠在妈妈怀里,声音委屈。

     “芽芽先睡觉好不好,睡着了就不饿了。”女人语气温柔的哄着小女孩。

     把女儿哄睡后,女人站在卧室窗前,她看着月雾饭店那蓝色的卷帘门不知想着什么,冰箱炸了,里面的东西也用不了,家里只剩下些米面和调料了,其他的,水壶里不多的水下午就喝光了,她的芽芽不像她可以忍饥挨饿,厨房的丧尸也会越来越臭,一切都是问题。

     思考着明天怎么冲出去找月雾饭店的人,那两个姑娘应该会收留她们母女吧,她还得再拿上家里的粮食。

     这几栋楼但凡看到墨月天和江红豆进进出出的收集物资,大都动了些念头,有好有坏,要不是今天下午大多数人还不敢出门,怕是在墨月天和江红豆离开时就会抢了月雾饭店。

     一些觉醒异能的聪明的人,他们在楼上也注意着楼下的两个女人,有人目空一切,有人生出合作的心理,但可以肯定的是,明天一但有人带头,这些人会蜂拥的找上月雾饭店。

     几个胆大想在这末世闯出自己的天地的几个人,他们拿上武器和自制的火把清理着楼道里的丧尸,挨家挨户的敲门,让幸存的人们跟随他们把这附近变成一个基地。

     商定了计划,大多数幸存者听从了他们的话语,就准备天一亮就行动,大家都很缺水和食物,所以没有人有反对的话语,那个安慰女儿的温柔女人也加入进来,她为了女儿也要坚强。

     “王叔,你真的打算抢下那饭店吗?”一个长的白净的青年问向靠在楼道里吸烟的中年男人。

     “你没看到那两个娘们来来回回整了多少东西?我观察了,除了那俩娘们那饭店没别人了,到时候我再叫两个兄弟,那饭店和女人还不都是我们的。”中年男人把烟头随手一扔,正好扔到楼下一个出来和隔壁唠嗑的中年妇女头上。

     被烫到了的中年妇女骂骂咧咧的找了上来,中年男人直接抓着她的头发就把她踢了下去,摔的直喊哎呦的中年女人半天站不起来。

     中年男人领着那青年又回了屋子,门一关,其他看热闹的人这才敢指指点点,可就是没人去扶那女人,女人躺了半天才缓过来她艰难爬了起来,随后哭着跑下了楼,她的男人是个胆小如鼠的,自然是不会给她出气的,委屈的女人一回家就倒在沙发上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