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世重生之时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世重生之时光: 第十六章 受伤

    正抱着柴火走回来的江红豆闻到香味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她中午走之前都没吃饱,下午时候就饿了。

     放下柴火,她等在一边,步川海从车上搬出折叠桌子,季星辰跟在后面拿了五个塑料凳出来。

     墨月天拿着不锈钢碗筷从房车也出来了,摆上碗筷,曾兮尘把饭给盛上,又给季星辰用勺子舀了许多大块牛肉到碗里。

     剩下的人要吃就自己盛到碗里。

     吃着热乎的盖浇饭其他人都挺高兴,唯一不好的就是很多变异蛾子和小虫一直围着光球乱飞,要不是墨月天把光球移到远处,那这顿饭就就吃不成了。

     季星辰吃着碗里的牛肉不发一言,其他人也没什么要说的话,都沉默的吃着。

     吃完饭后火堆还继续点着,步川海刷碗和收拾,收拾好后他们就都回了房车里,光球分成了六颗小光球飞到了房车附近。

     天黑了,第一轮守夜的是曾兮尘和季星辰,其他人都回床上躺着,房车里一共有两张双人床,三张单人床。

     步川海睡在驾驶室后面的双人床上,他吸收了一会儿晶核就睡着了。

     江红豆和墨月天分别睡在两个单人床上,她们也没睡,都吸收起了晶核。

     房车外面,曾兮尘教起了季星辰剑法。

     墨月天一边修炼一边偷偷放出精神力偷学着。

     漆黑的夜里,缺了一角的月亮挂在天边,远方隐隐约约的传来奇怪的吼声,六个光球散发着柔和的白光照亮房车附近。

     漆黑的世界只有这一方地方有光亮,总感觉说不出的阴森,附近山上点点绿色的荧光闪动着,不知是野兽的目光还是发光的小虫。

     扑棱在光球附近的蛾子和小飞虫,它们没有异能的波动,只是变的更大,两个拳头大小的蛾子每振动一次翅膀就会洒落许多粉末。

     玻璃球大小的小飞虫,小甲虫嗡嗡飞着,让人看到头皮发麻,难以想象这些变大的虫子成群出现会多恐怖。

     曾兮尘手持银剑舞动着,他的身法飘忽不定,如果忽略了每次挥舞剑时那强劲的剑风和寒芒,那这套剑法当真是赏心悦目极了。

     季星辰用心的记着师父的动作,他也跟着挥起剑来,蹩脚的学着师父那轻盈的步法。

     曾兮尘没有纠正季星辰,他自顾自的舞着剑,时快时慢,剑法有时轻柔,有时凌厉,一道道剑风斩出,几只扑棱蛾子被剑风切成了数段。

     他的步法杂乱无章,细细看去还会头昏脑胀,看似杂乱无章的步法配合着这套百变剑法,每一次斩击都直击要害,没有一个多余动作。

     猛然,曾兮尘手持银剑快速的舞动起来,斩刺劈挑,却是银剑化成了一道道虚影将他周身护了起来,即是密不透风的防御又是无懈的攻击。

     重复着一遍又一遍,剑法也不停的变换着,曾兮尘也没指望着季星辰学会,只要他能在自己的攻击招式中领悟到了真谛,再经过数年的实战,这剑法自然而然就学会了。

     世上本无什么剑法,有的只是对敌的招式而已。

     季星辰蹩脚的学着,他越来越惊讶,师父他也愈发的看不透,虽然他现在是一级异能者,可他放出的藤蔓连师父的边都碰不到,要知道他和参参训练时他偶尔还能打的中她,虽然参参故意放水。

     墨月天用精神力偷偷窥视着,她感觉到了曾兮尘看向她这里的目光,那目光中带着些审视和期待,墨月天冷汗从额头滑落,曾兮尘,他发现自己了。

     即使这样,墨月天依旧没有收回精神力,她贪婪的记着曾兮尘的招式,要不是她不方便直接出去,不然的话墨月天已经出去偷偷比划两下了。

     很长时间,大概是三四个小时,曾兮尘还在那里重复着演练着招式,一部分是给徒弟看的,更多还是给偷看的墨月天演示的。

     曾兮尘也很好奇墨月天能学到多少,这个女人他开始有了点兴趣了,没准还会多教她两手。

     感知到窥探的精神力消失了,曾兮尘停了下来,他流了点汗,以普通人的体质曾兮尘的体力差不多耗尽了,刚才他可是一点没藏私,尽全力的舞着剑。

     季星辰从地上站起身来,他坐在地上看着师父舞了那么久,心里已经麻木了,这师父确实是个怪物,他暂时只好仰望师父了。

     他不知道的是,异能者升到四级时身体素质和精神力会大幅提升,之后每升一级都是一次脱胎换骨,到五级的身体素质和异能就不是曾兮尘可以对付的了。

     要不然前世的曾兮尘为了掩护他们逃跑而葬身食人花的肚子,没有异能无法提升体质的曾兮尘在前世前几个月混的还行,之后也就比普通人稍强一些。

     墨月天捂着因为精神力耗尽而头痛欲裂的脑袋在床上蜷缩着,她其实还想再多看一会儿的,透支精神力多看了一会她就撑不住了。

     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墨月天牙关紧咬不让自己喊出来,她那姣好的面容痛苦的扭曲着,头发也被汗水打湿沾到了脸上。

     精神仿佛被撕开的痛苦让墨月天被活活的疼晕了过去。

     外面,曾兮尘奇怪墨月天怎么不看了,不过他也没在意,而是让季星辰演示一下他学到了多少。

     季星辰的步法可笑极了,剑法更是破绽百出,曾兮尘没说什么,只让他继续。

     季星辰收起脸上的尴尬专心的按照记忆里曾兮尘的样子比划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他仿佛沉浸在了记忆里曾兮尘的动作上,他的动作也开始轻盈起来,一丝丝木系能量注入到了陨铁剑中。

     漆黑的剑身被淡淡的绿光包裹住,随着季星辰的斩落,绿光化作一道月牙形光刃飞了出去,直接隔空把脚下的马路给砍出了道浅浅的坑。

     这一声惊醒了季星辰,他看着脚下的坑有点不可思议,曾兮尘眼里也闪过一抹惊讶。

     “呵呵,这也可以算作剑气了,徒儿不错。”曾兮尘感慨了一句。

     “师父,刚才我的木系异能不知怎么自己就跑剑里了。”季星辰如实说道。

     “再用空间异能试试。”曾兮尘好奇的说着,躲的远了些。

     “是,师父。”季星辰点点头,随后他将空间异能注入了陨铁剑。

     剑身不像注入木系能量时发光,也看不出变化,季星辰挥了下,没什么反应,他又砍向脚下的马路,马路此刻好似块豆腐,轻易被划开,季星辰没用多大力,所以砍的不深。

     “把异能收了吧。”曾兮尘走了过来,他蹲下看着地面整齐的切口,啧啧称奇。

     “看来在武器里注入异能也是个不错的战斗方法啊。”曾兮尘站了起来,他笑着摸了摸季星辰的头,语气听不出有什么波动,曾兮尘也确实没什么好震惊的,他又没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