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世重生之时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世重生之时光: 第十七章 松鼠

    再练剑法没什么意义了,一不小心季星辰持剑可能会砍到车上。

     曾兮尘打了个哈切,他看了眼月亮,再过几个小时才是后半夜。

     接下来把剑放到一边,曾兮尘开始教季星辰一种掌法,这种特殊的掌法配合寸劲可以直接震断敌人的经脉,虽然对丧尸没用,可是对上其他人非常有用。

     教掌法的时候曾兮尘恢复了点体力,他交代季星辰警惕周围后,提剑冲进了黑暗中,十来分钟后,扛着一截一人高,大西瓜那么粗的木头回来了。

     把木头立在地上,曾兮尘在后面扶着,他示意季星辰用刚学的掌法拍木头。

     “……”虽然拍木头挺疼的,季星辰还是一下一下的拍着。

     摇了摇头,曾兮尘随手拍在了木头侧面,一掌下去,木头被拍出了个手印,里面传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咔嚓~”木头自己断了,断口里面全是碎渣。

     季星辰看到后脸一白,吓了一跳,他的屁股仿佛又疼了起来。

     “继续。”曾兮尘督促着。

     “嗯。”声若蚊蝇的应了声,季星辰更用力的拍起了这块木头,尽管他的手都拍红了。

     严厉的训练并不是曾兮尘的目的,现在的世界不尽快强大自己,结果不会太好,尽管有些拔苗助长,但是现在没别的选择。

     看来他的规矩要改改了,墨月天是个不错的选择,希望她能多学会几分本事。

     曾兮尘看着天上的点点星辰,心里带着不舍,虽然他的表情一直很平淡,可现在他的心中充满了悲伤。

     对未来的迷茫和无力让遇事冷静的曾兮尘心乱如麻,别的人可能有机会再获得异能,而他绝无可能,将来等着他的是拖油瓶一样的人生。

     一千多年前他正值壮年,是家族未来的家主,后来的一场变故让他家破人亡,独留他苟活于世,而他被一个神秘人救了后发现自己不再老去,等他再去找那神秘人却是再也找不到了。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独自一人活了千年之久,现在,曾兮尘看着小胖子季星辰认真的脸庞和那星辰般好看的眼睛。

     他笑了,笑的很温柔,或许这就是缘分,千年年他的义弟也是这般模样的眼睛。

     好像,真的好像,义弟和徒弟的脸庞重叠着,曾兮尘竟连眼泪滑落都没有注意到。

     “师父,你怎么了?”季星辰停了下来,他看着反常的曾兮尘,心里竟产生了丝慌乱。

     “没事……”曾兮尘擦去脸庞的泪痕,神情重新恢复了往日平淡的样子。

     “哦。”季星辰压下疑惑,又拍起了木头。

     “现在不用练了。”曾兮尘叫停了季星辰,他语气柔和不少。

     看着小胖子季星辰那红肿开裂的手心,曾兮尘从口袋里拿出两个小瓷瓶,一瓶药粉,一瓶药水。

     将药水倒上清洗了下季星辰的手,曾兮尘又把药粉洒了上去。

     “谢谢师父。”感受着手掌上的清凉,季星辰的手已经不疼了,他道了谢。

     “嗯,已经后半夜了,该换班了,回去吧。”曾兮尘说着,向房车走去。

     季星辰跟在师父后面心里五味杂陈,师父的样子吓到他了。

     “姐姐?!”进房车后季星辰看到姐姐的样子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听到动静的步川海醒了过来,他光着脚跑了过来。

     江红豆也悠悠转醒。

     曾兮尘正在给墨月天把着脉。

     气息紊乱,心神受损,内腑之气缺失,看来是神魂受损了,曾兮尘心里想着,那偷窥的或许就是小说里的精神力,没想到墨月天居然这么傻,精神力耗尽还不停手。

     现在伤及神魂除非有精神系晶核来吸收,不然醒来后最坏的结果就是变成痴呆,哪怕好一点也会因为精神受损而有诸多后遗症。

     暗暗叹了口气,看来他有的忙活了,将一颗百年人参做的养气丸喂墨月天吃下后,曾兮尘站了起来。

     这颗养气丸治不了神魂,顶多让墨月天没那么难受而已,吃下养气丸的墨月天痛苦的神色缓和了不少。

     “师父,我姐姐她没事吧?”季星辰可怜巴巴的看着师父,急切的问道。

     “没事,但是估计要昏迷一些日子了。”曾兮尘说着,看着季星辰又出神了。

     “她不是有异能了吗?这还昏迷会不会变丧尸?”江红豆紧张的问了一句,毕竟她刚才还睡在附近呢。

     “不会,既然墨月天昏迷了,那江红豆你和步川海守后半夜。”交代了一句,曾兮尘回了房车后面的那张双人床。

     季星辰担心姐姐,他去了附近另一个单人床坐下,今晚他就睡在这里了。

     步川海穿上鞋拿上武器上了二层,江红豆也不情不愿的穿上外套和鞋子上去了。

     季星辰没呆多大一会儿就被曾兮尘找了过去,躺在双人床上,季星辰有点脸红。

     曾兮尘没在意他怎么想,躺在一边睡着了,鞋子都没脱。

     季星辰按捺不住困意也睡了。

     曾兮尘天一亮就醒来了,他上去二层告诉昏昏欲睡的两人再多守一会儿,他要出去一趟,等他回来再去u市旧城区。

     步川海提起精神,江红豆却是打起了呼噜。

     交待了后,曾兮尘又拿出一把银剑,配合上他那一把,一共两把。

     这次曾兮尘打算往山林深处走走,看看能不能碰到精神系变异的动物或植物,只要找到了,墨月天就能提前醒过来。

     身法轻盈的穿梭在树林里,曾兮尘不时挥剑砍断几颗树,他的这番举动彻底激怒了这片森林中众多的变异植物。

     冰锥,风刃,水箭,叶刀,各种攻击密密麻麻,饶是曾兮尘身手了得也被划了几个小伤口。

     突然之间,曾兮尘脑中仿佛被针扎了一样,他循着感觉看去,一棵普通的树木的枝叶中藏着一只猎狗大小的松鼠。

     知道了自己被发现的松鼠跳跃在树杈间试图逃离,好不容易发现个精神系变异生物的曾兮尘怎么会让它跑了。

     在地面边跳跃躲避攻击,曾兮尘边追着这只看起来已经一级的精神系松鼠,同时一柄柄小巧的飞刀被扔了出去。

     松鼠通过精神力早就发现了曾兮尘的动作,它吱吱叫着,一跳一跳的躲着飞刀。

     曾兮尘也没指望飞刀打的中,他只不过是分散松鼠的注意力而已,就在松鼠跳起来躲飞刀的同时,曾兮尘拿出了一块随手捡的石头,直接丢了出去,这块石头不偏不倚直接砸到松鼠脑袋上,一下就把它给砸晕了,晕了的松鼠摔到了树下。

     赶在变异树木抓住松鼠之前,曾兮尘一把拽住松鼠的尾巴,拖着它就向来时的方向跑。

     不知这松鼠是不是一级了,曾兮尘也不好直接取晶核,一级前的变异兽是没有足够能量凝聚晶核的。

     从口袋拿出一把刚才得到的木系晶核,曾兮尘直接都喂到了松鼠嘴里,一顺喉咙,五六颗晶核被松鼠毫无知觉的吞进了肚子。

     股股绿色光华从松鼠嘴里溢出,在它周身围绕片刻后又被吞了下去。

     大松鼠的状态也改变着,它的体型又大了一圈,嘴里的尖牙更长了,黝黑的爪子也厚实了不少。

     看到这变化的曾兮尘也不墨迹,一剑将松鼠解决,用剑将那颗灰色的晶核挑了出来,然后用随身携带的一块手帕擦干净后,曾兮尘才将这颗隐隐要二级的晶核收了起来。

     那块脏手帕被他给扔了,要不是没带背包,曾兮尘还会多逗留会儿,这些树木的木系晶核对于拥有木系异能的徒弟还是很重要的。

     这次出来,回去时又是中午了,曾兮尘看着太阳的位置,估算了下时间,天黑前或许可以找到江红豆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