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世重生之时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世重生之时光: 第二十二章 现实

    练习到后半夜,曾兮尘守夜,其他人都睡了。

     天一亮墨月天就出发了,她背着个装了几瓶水和一点压缩饼干的背包就向市里走去。

     墨月天行走在街道上,街道上还算整洁,店铺也基本完好,墨月天路过时记下了超市,药店,服装店的位置,里面虽然乱,但应该是有点东西的。

     墨月天走过了新城区,她又走过了那布满丧尸残骸的街道,突然墨月天眼前一亮,道边一家五金店吸引了她的注意。

     店门半开着,墨月天走了进去,里面一个青年正蹲在那里翻找着什么。

     “谁?”青年听到脚步声立刻把头转了过来,他颤颤巍巍的手里握着一把卷刃的水果刀,脸上强装镇定的盯着墨月天。

     “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墨月天神情冷漠问了他一句,附近她查看了,没其他人,那这青年独自一人在这里就很有问题了。

     “我,我,你不是也一个人吗?”青年支支吾吾的,他眼神躲闪着。

     “你不说我就走了?”墨月天作势要走。

     “别走,我说,我腿不方便,没人愿意组队和我出来,所以每次都是我自己出来找东西,这片街区以前丧尸很多的,昨天晚上我不小心来到这里发现丧尸都被打倒了,商铺的东西还有不少,今天我就自己来找找。”青年老实的说着,眼神东瞄西瞅的,像个小偷,虽然现在他确实在做着小偷的事。

     “那你从哪里来?”墨月天接着又问道,她走到离青年几米的地方停下。

     “你不是凤傲天基地的吗?”青年站起来疑惑的问道,他把水果刀背到身后,以防万一。

     “我刚从c市来,你说下这里的情况。”墨月天把手中长剑拿出,一剑把柜台砍成两半,她要让这青年知道该不该说假话。

     “我是从泉澄区那里的凤傲天基地来的,那里离这里挺远的。”青年咽了口唾沫,他的腿打起了摆子,声音发颤的说着。

     “接着说。”墨月天冷冷的瞅了他一眼。

     “……呃,我们那基地是当地一个大势力老大建立的,他手下很多异能者,基地里异能者的地位很高,除了我们基地的人,我没听说u市还有其他的基地了。”青年惶恐的说着,眼前的粉发女人给他的压力比那些异能者还要大。

     “你东西收集怎么样?带我回你们基地。”墨月天收起剑,平静的说道,她的眼眸没有一点波动。

     “收好了,我这就带你去,要是进基地的话,收集物资的十分之七要上交的,第一次进基地要交50公斤的粮食,异能者进没有要求,但收集的物资也要交十分之四。”青年小心翼翼的看着墨月天,他把地上一个破洞的编织袋捡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走。”墨月天说了一句,给青年让路,让他在前面带路,她看到青年的袋子里没多少东西,看样子还只是一堆工具。

     心里知道青年拿这些东西要上交不少,也不知道他拿这些东西不拿食物有什么用,墨月天不想管这些事,她只想天黑前找到基地的位置,然后回去带曾兮尘他们过来。

     青年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面,地上被他拖着的袋子摩擦着地面发出不悦耳的声音。

     墨月天跟在青年的身后,青年身上的酸臭味迎风飘过来,墨月天看着穿着一身脏衣服,脸也脏的不行的青年,思绪想到了记忆里的自己。

     曾几何时她也和眼前的青年一样,朝不保夕的活着,用粮食和水系异能者换的一点水喝都不够用,更别说洗澡和洗脸。

     她那一头漂亮的头发发臭打结,哪怕剪成了短发也又脏又刺挠,脸上更不用说了,末世一年外面的物资几近于无,每天都在饥饿中度过。

     偶尔有木系异能者种出粮食剩下的一点丢掉,她和其他人都哄抢,要不是她还算有点武力,墨月天也会成为诸多饿死鬼中的一员。

     想着想着,墨月天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块压缩饼干,她叫停了青年。

     “这些算是你带路的酬劳。”墨月天把几块压缩饼干递给了青年。

     青年看着手里的五块压缩饼干,眼泪吧嗒吧嗒掉了出来,止不住的眼泪让这个男人成了大花脸,他想擦掉眼泪,怎想越擦越多,他放声大哭起来。

     末世的降临青年原本平凡的人生变了,如果他觉醒异能或许会变好,可他没有异能,他的人生就坠落了深渊。

     度过了前几天的混乱期他接受了现实,异能者的出现将他自以为主角的妄想打破了,他成了干活最多,吃的最少的那些人。

     那势力老大以最快的速度建立了基地,他幸运的在基地里,不用交那一百斤的粮食,在基地里的日子也同样不好过,年轻气盛的他被打断了一条腿,处处受人排挤,没人愿意和他这累赘出来找物资。

     他已经很久没吃饱过了,上一次吃东西还是昨天早上,他吃了最后一小块干冷的硬馒头,至于水,他不想回忆自己喝的什么。

     墨月天给压缩饼干的行为没什么错,青年也不知道怎么心里难受的就想哭。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谢谢你的饼干。”青年哭了一阵心里好多了,他赶紧擦掉眼泪,向着墨月天不停的鞠躬道歉。

     “没事,走吧。”墨月天摆摆手,她很理解青年,但这不是一贯纵容的理由,这种情况一次就够了,再有墨月天就没耐心了。

     现在世道变了,拳头大才能活的好,因为没人会无条件保护接济一个不相干的人,那些太善良的最后还不是被这些曾经保护过的弱者毁掉。

     青年明白这个道理他才会连连道歉,希望墨月天不计较,得到墨月天回复的青年松了一口气,他继续在前面带路,不过他边走边打开了一包压缩饼干吃了起来。

     压缩饼干很干,青年嘴里没水分很艰难的吃着,他的袋子里还有瓶自给水,但他不好意思当着墨月天的面喝。

     费力的吃了一块压缩饼干后,青年惋惜的把剩下的四块放进了袋子,等回基地他只能剩半块了。

     墨月天跟在青年的后面在小巷子里走着,这一路上,几乎没遇见过丧尸,即使有墨月天也轻松处理了,这让青年对墨月天更恭敬了,他平时打一只都费劲的丧尸没想到别人打起来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