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世重生之时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世重生之时光: 第二十四章 到来

    房车行驶在并不好走的路上,约莫半个多小时才开到了凤傲天基地正门不远的街上。

     守门的二十几人如临大敌,他们面上俱都展露出紧张的表情。

     墨月天和其他人都下了车,只是墨月天没看见之前的那个光头,同样的,那个少年也不见踪影。

     “哎呦,这不是妹妹吗?”衣衫不整的光头从一间道边的店铺走了出来,他看着墨月天和她身后的人,语气又谄媚起来。

     墨月天神色冷了下来,她一掌把光头给拍倒在地上,推开店门进去了。

     季星辰看着姐姐好像生气了,他也面色不善的盯着光头。

     “哎呦,好疼!”光头捂着胸口疼的脸都白了,他牙关紧咬,冷汗不停的流。

     步川海不明所以,但他经历的多了,也没什么感觉,如今他正打量着那群紧张的守卫,想着自己能打倒几个。

     曾兮尘猜到发生了什么,他嘴角勾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墨月天快要叫他了。

     果然,店里墨月天声音压抑着愤怒和懊悔的叫了曾兮尘一句。

     “兮尘,这孩子快不行了!快来看看还能不能救!”墨月天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心里刺痛无比。

     哪怕末世一年她看的许多,经历许多,但此刻她确实心里触动了,她竟如此迫切的想救这个清秀的少年。

     刚进店里的墨月天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少年,他的衣服碎的不成样子被随意的丢弃在周围。

     他的手脚被踩断了,突出的骨刺扎破皮肤,潺潺的鲜血染红了一片地面,少年的身上各种淤青和抓痕触目惊心……

     少年的眼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胸口的塌陷让他的呼吸越发微弱,破风箱样的声音从他的喉咙发出,时不时少年抽搐一下。

     可以看出少年此时有多痛苦,可能现在对他最好的结果就是结束他的痛苦,让他少受点罪。

     曾兮尘让季星辰留在外面,他回车上拿了个急救箱就带着步川海进了屋。

     步川海看到少年的惨状倒抽了口凉气,他气的颤抖起来,此刻他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要不是老大要留他帮忙,步川海一定会宰了那光头。

     曾兮尘神色也认真起来,他把急救箱打开,拿出几根银针扎下,封闭了少年的四肢经脉。

     血流变慢了,曾兮尘手法极其快速的按照特定顺序点着少年的穴道,这回血彻底止住了。

     “步川海,用水清洗他的身体。”曾兮尘站了起来吩咐了一句。

     步川海也不磨蹭,他已经一级了,可以制造的纯净水足够清洗了,水流冲刷着少年的身体,血污和黑斑被冲走。

     “谢谢。”墨月天感激的说道,要是曾兮尘不在这里或是不救,这少年……

     “那光头别杀,你想带着这少年就让他以后自己解决。”曾兮尘提醒了墨月天一句。

     “嗯。”墨月天不情愿的应了声,她出去了。

     外面光头已经爬了起来,他看着出来的墨月天满脸惊恐。

     墨月天手垂在身侧,攥紧拳头,手微微颤抖着,她极力的按捺着心中的愤怒,说到底这少年或多或少也是因为她才差点没了。

     要是再晚一点来……墨月天眼神冷的像冰,她最讨厌欺负弱小的人,她和弟弟在孤儿院就经常被欺负,现在她强了,力所能及她一定会去收拾这些欺软怕硬的人。

     “姐,你没事吧?”季星辰担忧的问了一句,他看着好像要暴走的姐姐,心里很着急。

     “没事。”墨月天说着。

     两边的人没人先说话,两方都沉默着,那些道边的幸存者都躲在墙角连多看都不敢。

     季星辰见姐姐回来了,他想上店里找师父,墨月天本想拦一下的,但她想想还是放弃了。

     光头心里惶恐害怕,他想跑,可是墨月天一直盯着他,他不敢动,他哪成想那少年会被这些人这么重视,原本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玩具,可一转眼就成了他的催命符了,光头捂着还在疼的心口,都想哭了。

     进到屋里季星辰眼睛睁的老大,他吓了一大跳,后知后觉的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怪不得姐姐会生气。

     他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是很同情,再多也没什么感觉了。

     少年被清洗干净了,曾兮尘喂他吃了颗养气丸吊住他的一口气。

     少年精神多了,他清醒了不少,看到曾兮尘是要救他,感激的流下了泪水。

     “别哭,我要接上你的骨头,顺便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伤,还有,忍着点痛,我没有止疼药。”曾兮尘戴上橡胶手套说道。

     “徒儿怎么进来了?”曾兮尘脸色不好的质问季星辰。

     “额。”季星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尴尬的站在门口。

     “算了。”曾兮尘摇了摇头,把少年放到了柜台上。

     手术刀很锋利,只见银光闪过,四肢的皮肉被划开,曾兮尘挑出碎骨头,把碎骨头摆正,倒上一小瓶透明的液体,这是提炼的干细胞,随后曾兮尘用一种几近透明的细线缝合伤口和断掉的血管。

     四肢曾兮尘以极快的速度处理缝合上了,步川海和季星辰在门口看的是目瞪口呆。

     接下来划开胸膛肚腹,内脏破裂了许多,肠子也断了,这般场景让经历许多的步川海看的都头皮发麻,更别说季星辰了。

     要说这少年还活着简直就是奇迹。

     季星辰努力让自己不吐出来,砍丧尸他都没有这样过。

     曾兮尘神色依旧平静,那种特殊的丝线是用特殊技术制造的,不但无害,还会促进伤口愈合。

     内脏和肠子被缝合上,曾兮尘又让步川海清洗了下因为肠子破裂而被污染的肚腹。

     那少年全程就看着曾兮尘,虽然被切真的很疼,但他硬抗着,他要活着。

     曾兮尘回看了一眼少年,少年脸都肿了,好多个大大的巴掌印在他的脸上像是一朵朵花。

     内脏处理完了,曾兮尘看着进血的肺,眉头微皱,他接上断掉的肋骨,很幸运的心脏没被断掉的肋骨扎到。

     缝上伤口,曾兮尘仔细检查还有没有其他伤,又缝合了十几个小伤口,曾兮尘让步川海清洗了工具,然后把东西收了起来。

     “去把车上的担架拿来。”曾兮尘吩咐了步川海一句,步川海小跑着走了。

     拿来担架后,季星辰和步川海把少年送回了房车上。

     看着已经晕过去的少年,曾兮尘又给他打了针抗生素,剩下的就要看着少年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