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世重生之时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世重生之时光: 第三十二章 寒冷

    天还是很阴沉,没人知道几点了,只知道天亮了,因为云层不是暗红了。

     漆黑的云黑的可怕,同样也压的很低,几百米的高度仿佛压在人们的心上一样,让行走在路上的人喘不过气。

     大雪依然在下着,气温越来越低,狂风呼啸着,穿着厚重棉服棉鞋的异能者和普通人们轮流清理着基地中越积越厚的雪。

     房顶上的雪也被人推了下来,雷系异能者们的异能受到寒冷天气的影响变的弱小而不稳定,基地里新接的线路和电灯都因电压不稳而关停了。

     人们聚集在了集体宿舍中,生着炉子,点起蜡烛取暖照明。

     而这时火系异能者成了香饽饽,他们的附近总是更加温暖。

     这番情景让许多火系异能者非常受用,当然也有不愿意和其他人呆一起的火系异能者,他们主动去外面清理积雪。

     江红豆也在这基地里,她平时低调极了,生怕遇到墨月天一行人,而寒冷降低了她雷系的异能,这让江红豆怨恨起来,她愤恨老天的不公,以及为什么不多给她几个异能。

     至于天宫基地里,那里温暖极了,也没有雪花落下,天空一道透明的屏障将附近几座山以及基地包裹,雪一落到屏障上便转化成能量被参参吸收,它六级的境界也松动起来,很快就能突破到七级。

     大雪迷蒙了视线,可是凤傲天基地里还是热火朝天的工作着,因为如果不清理雪的话,十天后所有人都会被活埋。

     季星辰没有参参诸多的手段,但是保证这里不下雪还是能轻松做到的,他不愿意,也不会去做,他只要保护师父就可以了,现在,他确实有那个实力了。

     基地里的某个地下室中,清秀少年从身后抱住那个被铁链锁住的光头,他附在他耳边呢喃着。

     他留下了光头的命,也没有虐待他,每天也省下自己的口粮喂给光头,或是为他清理大小便,擦洗身体。

     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可他可以掌控光头生死时反而心软了,哪怕他差点死了。

     起初光头破罐子破摔,整天破口大骂清秀少年,不吃他的东西,随意大小便。

     少年一直沉默着,他甚至想笑,不明原因,只是想笑而已,终于光头接受了事实,他也闭上了嘴,吃着少年每天省给他的一个馒头和大半碗粥。

     这是少年一天的口粮,他日渐消瘦,可看着光头的目光中所掺杂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说到底我还挺舍不得你呢……”少年声音带着些虚弱的呢喃着。

     “为什么不杀了我,我以前那么对你……”光头听着这么些天少年第一次开口说的话,心情沉重的问了一句。

     “你猜?”少年轻快的笑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他要领今天的粮食了,寒灾每天一个普通人可以领两个馒头,一碗白米饭,一块压缩饼干,一瓶水,当然瓶子还是要还回去的。

     领完粮食,无视其他人对他愚蠢行为的指指点点,少年回了地下室。

     地下室还是很温暖的,少年拧开水瓶,就着一口水服下了一粒他从曾兮尘那里要来的药丸。

     今天他一改往日平静的表情,极其温柔的喂着光头吃完了今天的口粮,由于光头是一级力量异能者,这些食物也就让他吃个七分饱。

     拿出钥匙,少年给光头打开了束缚他的锁链。

     “你这是做什么?”光头站起身,心情复杂的问着少年。

     “能不能抱抱我,我好冷。”少年声音哀求,眼神恳切的看着光头。

     光头不知想着什么,他将比自己矮上不少的少年抱在怀里,怀中的人儿冷的就像一块冰。

     察觉到不对的光头看向少年,只见少年闭着眼睛,嘴角含笑已经没了呼吸,他瘦小的身躯看着是那么可怜。

     光头心中仿佛缺了一块一样,他不发一言,紧紧抱住怀里冰冷的人,冷血如他,眼泪也滑落了脸颊。

     许久,他才放下了少年,少年的手中掉下了一小块叠的整齐的纸,光头打开纸看着,只见上面这样写着: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我不适合这个世界了,所以我走了,其实我不恨你,虽然你那样对我,可能……弱小真的是罪吧。

     另外,你放心,其他人不会追究你任何错,你也不必担心,哈哈,我这样好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欸,才不是呢……

     我也渴望被爱呀,真的好渴望……再见。

     小小的纸上记录着这几句话,上面几滴泪痕模糊了几个字,但还是可以看的清。

     光头看完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他到底,到底做了什么,多好的一个人,如果可以,他好想将他护在身边,给予他爱,可那还有可能吗?

     哭过后光头失魂落魄的穿上门边厚厚的棉服棉鞋出去了,这些都是适合他的尺寸,少年穿着单薄的衣服,把御寒的衣服留给了他,还是那么合身的……

     曾兮尘站在街边的角落看着出来的光头,一切他都猜到了,也放任不管,他能管什么,自从少年跪在他身前哀求他给他药的时候一切就注定了,没有他也会有别人,少年对于生的渴望他看到了,对于自己弱小的自卑他也看到了,他无权干涉,也没道理干涉。

     光头卖力的往基地外运着雪,往日的兄弟等级比他高了,时不时冷言讽刺几句,他沉默着,没了精神,只是机械的干活。

     房车中的季星辰什么都看到了,他的精神力遍布整个基地,他看到少年的所作所为只是不屑的撇撇嘴,他看着师父时,心中又是满满的控制欲,他现在非常想把师父关起来,不让他出去。

     雪还是那么的大,墨月天在这种天气飞行很吃力,但她依旧在基地周围飞行巡视着,一圈下来,她的翅膀挂满了冰晶。

     云仙儿在房间里处理着因为大雪基地里产生的各种问题,这时候她后悔当这个老大了,因为实在太烦了,底下的人什么事都要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