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世重生之时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世重生之时光: 第四十八章 记忆

    墨月天看着落到地上的绳子,眼神晦暗不明,队友们什么时候不见的她居然没有发现。

     光线透过绳子悬浮在那里,还保持着系在手腕上时的圆圈样。

     扔掉手里的绳子,墨月天背后光翼显现,振翅一动,墨月天飞了起来,她越飞越高,奇怪的是雾还是那么的浓。

     而且飞的越高压力就越大,到最后墨月天被一股巨力直接拍向了地面,被拍的那刻墨月天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嘭!”地上直接被砸出了个大坑。

     墨月天狼狈的从坑中爬出,她心底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虽然没有受伤,可是这种潜藏在暗处的威胁不像她对付的变异兽那么容易。

     季星辰进到屏障内部时脑中仿佛被针扎一样,要不是红绳使他清醒,季星辰早就已经惨死在这波精神攻击中了。

     经此季星辰调整好状态,空间异能用出,瞬移在迷雾中,他记下了精神攻击来时的方向,如今正赶赴那里。

     浓雾的深处是一颗千米高的巨树,这颗巨树仿佛会呼吸一样变大变小,苍老的树皮片片剥落掉在地上。

     海量的木之能量随着巨树的呼吸进入到树干中,古树的内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团精纯的木之能量和精神之力汇聚成一个人类的雏形。

     季星辰来到树下,隐藏在熊猫人偶头套下的目光冰冷极了,只见季星辰手掌一动,一道巨大的空间刃击向了树干。

     古树到了关键时刻没了反抗之力,那道空间之刃将树干拦腰斩断。

     “嘭!”地一声震天巨响,古树上半部分砸到了地上,将山体硬生生砸的粉碎,剩下的部分也因为山体的崩塌而被拽断树根。

     这个恐怖对手的孱弱出乎了季星辰的预料,他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在周身遍布空间刃防御。

     墨月天听到这声巨响飞快的向着这里跑来,她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浓雾没有散去,反而原本灰白的雾气隐隐变的有些发绿。

     这声巨响其他人也都听到了,可是他们自身都难保,更别提赶来这里了。

     待扬起的土石落下,那堆有古树上半部的土石堆里一种可怕的威压向着四面八方碾压而来。

     季星辰堪堪承受住,红绳这会儿光华隐没全无一点能力。

     “吾警告过汝!尔等三番五次来打搅本尊化形,如今更是趁吾即将化形之际断吾本体,毁吾根基,致使吾化形失败!今日本尊要血洗人族!”沙哑的男声响彻在整个堕神山地区,直击人的神魂六腑。

     墨月天骤然被这夹杂十成精神力的声音震的吐了口血,但她没有退缩,更加快速的向着巨响之地跑去。

     季星辰被震的更是严重,他心肺受损,实力被压制的发挥不出十之五六。

     堕神山迷雾里的其他人就挺不住了,直接进入了濒死状态,呼吸断绝,神魂破裂,内脏被震碎。

     异能者更强的体质也只是让他们晚些时候凉透而已,这些墨月天都不知晓,就算知道也很难及时救回所有人。

     堕神山上的土石堆里一团绿光漂浮在了空中,绿光收敛,露出内里的一个皱巴矮小的生物,它的皮肤如同最恶心的腐烂树皮,

     怪异的脑袋上有七个黑洞,长短不一的手足在躯干上扭曲延伸。

     这恶心的东西就是被破坏了化形的万年古树,化形失败变成怪物的古树那漆黑的眼眶充满恨意,它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是看到了已经赶来的墨月天。

     这个女人身上有让它都忌惮的力量,它区区还未化形的级别对上这明显是高它一个级别的女人完全就是送死。

     季星辰也察觉了来到山脚的墨月天,他不清楚姐姐的秘密,为了保护姐姐不被这怪物攻击,季星辰率先甩出数道空间之刃。

     锋利的空间之力撕裂空气正要把怪物斩成数段时,怪物身形一闪就来到了季星辰身前。

     一爪探出,怪物直接抓碎了季星辰的心脏!

     墨月天虽然什么都没看到,但她的心突然抽痛了一下,她调转自身的力量,不顾一切的向着山上冲去。

     山上的雾气没有那么浓了,可以看见数米外的事物。

     得手的怪物没有迟疑,转头就跑了,而被抓碎心脏的季星辰生机飞速流逝,他手中淡绿光芒浮现,将带着治愈之力的木之能量放到心脏处依旧是杯水车薪。

     鲜血如泉般染红熊猫人偶服,力竭的季星辰摔倒在地,他还是缺少实战经验啊,面对比自己厉害的怪物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墨月天看到一处大石头上躺着的那个穿着熊猫人偶服的人了,她跑了过去。

     来到那块被鲜血染红的石头边上,墨月天摘下了季星辰的头套。

     入目的是个很眼熟的可爱胖脸,只是现在这张脸挂满了遗憾和不甘,惨白的脸和逐渐失去焦距的眼睛让墨月天知道他快死了。

     “姐姐~”季星辰声音微弱的说道,他看着眼前容貌精致的墨月天,心底很不舍。

     “……”墨月天眼神闪烁,心中一抽一抽的疼,脑袋也疼的要炸了。

     一幕幕和眼前小胖子一起相依为命的情景浮现在她眼前,曾经没钱时她和弟弟一起吃一个红薯的记忆出现在墨月天的脑海中。

     那是一个很冷的冬天,两个人偷偷从孤儿院跑了出来,墨月天拿着捡瓶子挣的几块钱买了个红薯给弟弟吃。

     弟弟不吃,要姐姐吃,最后两个人一人一半分着吃了那个红薯,红薯很甜,哪怕两人穿着单薄的棉衣,回到孤儿院还要被院长惩罚扫院子。

     可那是那个冬天最温暖的一天,不用和其他孤儿院的孩子争着那口勉强温饱的饭和极少的玩具,书籍。

     以前的日子很苦,也很甜,有弟弟的陪伴墨月天很幸福,有家的感觉。

     回想弟弟以前被从孤儿院门口发现时还是一个只会哭的三岁小孩,他瘦瘦小小的,身上也脏脏的,可是不似其他小孩一样调皮,弟弟只会哭。

     被院长领到大家面前时,墨月天看着季星辰仿佛看到以前被送到这里的自己,那时她就决定要保护好弟弟,不再让他伤心的哭。

     记忆到这里就没有了,墨月天捂着像要裂开的脑袋仰天痛苦的大吼。

     “啊!”

     脑袋还是那么疼,记忆也只有这么一点,但是墨月天却哭了,她抚着脸庞渐渐变凉的季星辰,浑身悲伤的颤抖。

     “为什么不来找我?”墨月天喃喃自语,眼泪抑制不住的流着。

     “姐姐,别哭,哭了就不漂亮了。”季星辰呼吸已经停止了,但他还是强撑着,费尽力气的说了这句话。

     “我不在乎漂不漂亮,我只在乎你啊!”墨月天握着季星辰的手痛苦的说道。

     光之能量注入季星辰的身体,他胸口的大洞却无法愈合,墨月天更难受了,她不顾脑袋的痛楚全力释放着光之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