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末世重生之时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世重生之时光: 第四十九章 再见

    一片黑暗的世界里,点点彩色光辉浮现……

     天空碧蓝,白云悠悠,草地鲜花遍布,动听的歌声在天地间回响,季星辰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宁静。

     “星辰~”好听的声音在季星辰的身后响起。

     “师父?”季星辰眼含泪水的回头,入目的果然是曾兮尘。

     只见曾兮尘身着一袭大红云纹广袖袍服,长发柔顺的披散着,英俊的面容挂着三分宠溺七分神秘,目光宛如秋水般动人。

     “好了,不要哭。”曾兮尘摸了摸怀里哭唧唧的徒弟,安慰了一句。

     “师父,我好想你~”季星辰擦了擦眼泪,依偎在曾兮尘怀里语气可怜巴巴的说道。

     “哼!我不想你~”曾兮尘坏坏的说着,把季星辰推开了自己的身边。

     “师父~”季星辰又要哭了。

     “区区一头八级化形失败的树精就把你干掉了,你可真是丢我的脸!”曾兮尘一改之前温柔的样子,语气严厉的训斥季星辰。

     “对不起~”季星辰委屈巴巴的,想哭又不敢,为什么好不容易见到了,师父还这么严厉呢?

     “好了~许多事我不便说,只能隐瞒或者骗你,星辰,只有一点你记着,既然我收你做徒弟,就要做到我满意,不然我是不会再见你的。”曾兮尘声音冷冽的说着。

     “是,师父。”季星辰低着头闷闷不乐,他不开心,他不喜欢师父这个样子。

     曾兮尘知道季星辰脑袋里在想什么,他也不想这么严厉,可是一旦踏上修行之路就身不由己了,不变强往上爬,只能沦为炮灰惨死,神魂被吃,灰飞烟灭。

     说再多不如亲眼看到来的震撼,想到这里曾兮尘一把拉住了季星辰的手。

     季星辰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七彩流光包裹住两人,时空隧道被打开,七彩流光遁入其中。

     漆黑的时空隧道里各色闪电缠绕,时空乱流密密麻麻遍布其中,几个白色光点飞在他们前面,眨眼间就被时空乱流撕成能量被闪电吸收。

     突然一个黑色的影子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跟在他们身后,曾兮尘没有一点反应,他只是紧紧握着季星辰的手。

     恐怖的威压被七彩流光阻隔在外,但是季星辰还是惊的心神不宁,这可比那树精强了有上亿亿倍了。

     “桀桀桀桀,前方小友何不停下,本尊并无恶意。”后方的黑影越来越近,几道闪电劈中它一点伤害都没有,要知道这可是时空闪电,被劈中可是要被时空之力抹除的。

     “害怕吗?”曾兮尘冷不丁问了季星辰一句,吓了他一跳。

     “怕。”季星辰诚实的回答,要不是师父在身边给了他不少安全感,恐怕季星辰都能抖成个陀螺。

     “师父也害怕,怎么办?要不然我们停下?”曾兮尘腹黑的说道,他装做害怕的样子。

     “不要!”季星辰慌张的急忙制止曾兮尘,可是他晚了,因为曾兮尘已经停了下来。

     数道闪电劈到七彩流光上转瞬就被流光吸收,就连时空乱流都绕着流光走。

     黑影注意到了,它不以为意,这点小手段没什么看头。

     邪恶的气息暴涨,这一小片区域被可怖的能量封锁,现在曾兮尘他们走不了了。

     季星辰哪里见过这场面,没有吓成鹌鹑就不错了,至于曾兮尘,他装模作样的表现出一副胆小鬼样子。

     “你这么做不怕时空管理局找你麻烦吗?”曾兮尘装成草包色厉内苒的恐吓那黑影。

     “少拿他们压本尊!再过数纪本尊可不怕那些伪君子!”黑影愤怒的说道,邪恶的力量向着七彩流光吞噬而来。

     “没意思~”曾兮尘也不装了,再装把徒弟吓傻就太亏了。

     曾兮尘话音未落,黑影被七彩流光尽数吞噬,连个渣都不剩,而曾兮尘贸然出手打断了那黑影的时间线还造成不小的连锁反应,最后被时空管理局给通缉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黑影是彻底湮灭了,他的时间线破碎,时空隧道因为这剧烈波动着,大有一种爆炸的架势。

     各色光芒在曾兮尘还没走时赶来了这里。

     “这里发生一级时空事件,报上你们的名号,跟随时空管理者回时空总局备案。”一个黑衣的男人悬浮在七彩流光前面,语气冰冷的陈述着。

     “队长,他们没有登记过!”这时候一个贼眉鼠眼的女人来到男人的面前,暗自窃喜的汇报着。

     “既然是非法穿越那就就地正法!”黑衣男人毫不客气的攻向七彩流光,他手中毁灭的力量让在场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即使躲在师父身边,但季星辰只感觉自己的三观都炸了,这么短时间发生的一切早就不是他个蝼蚁可以掺和的了,没有师父护着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没的,而且刚才那黑影怎么消失的他都不知道,更没看到,因为太快了。

     “我们走。”曾兮尘不屑的说了一句,七彩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这些人的后台是十二个时空法则神,那才是曾兮尘不愿意招惹的。

     那些时空管理者的记忆被清空,这附近的能量波动被抹除,等那群人反应过来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那里。

     “……”季星辰沉默着,他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师父,师父让他无话可说,连震惊他都觉得自己做不到,他已经麻木了。

     这次时空隧道之行就这么结束了,曾兮尘带着季星辰又向着无尽深渊而去,看来相当一段时间曾兮尘是不会踏足时空隧道了。

     无尽深渊一层一层无穷无尽,在这里曾兮尘给季星辰讲着弱肉强食的事实,同时又传给他一部神级功法,在他修到一定境界前,曾兮尘不会再出手了。

     “你们那个宇宙快坠落了,坠落前达到宇宙级别的强者会被永恒列车接走送往界渊战场,也就是无尽深渊,到时候我和你一起来,所以,徒儿要努力变强啊。”曾兮尘随意的说着各界的隐秘事实。

     “师父,宇宙为什么会坠落啊?”季星辰问向曾兮尘。

     “把世界和宇宙比作树上的果子和树叶,果子熟透或者生虫就会掉落,叶子也一样,而界渊战场就是大树下面的土地,

     果子掉在地上会被细菌和虫子吃掉,世界也就没了,宇宙级的强者相当于细菌吧,来到地面成长为更强的细菌,

     大树之上的顶级存在是仙尊,相当于一只小飞虫吧,很小的那种,不过也要比细菌强无数倍了,那你知道大树是什么吗?”曾兮尘缓缓说着,他问了季星辰一句。

     “不知道。”季星辰摇了摇头。

     “是各种纬度的集合体,比如梦之纬度吧,它会向各个世界输送梦这种养料,借助反馈回来的噩梦美梦衍生新的世界,

     我说的可能不太恰当,但是这个比喻也算凑合了,而有一颗大树,就有更多的树,花草也有,界渊作为大地是深不见底的,

     那里就连仙尊也是蝼蚁一样的存在,在完全没反应的时候就被路过的未知恐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碾死也是常有的事。”曾兮尘故意把这些话说给了季星辰听,好在季星辰没有被吓破胆或者道心全失,颓废的成个废人。

     “世界什么样我不在乎,会不会死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和师父在一起,我喜欢师父。”季星辰深情的看着曾兮尘,这倒是把曾兮尘看的有点尴尬。

     “……乖徒儿,现在也该回去了,不然你姐姐要黑化了。”曾兮尘赶忙用墨月天转移了季星辰的注意力。